《信长之野望》如何被玩成了一款后宫游戏

  • 游戏研究社
  • 2022年8月20日11时


从北海道到九州岛,你的恶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1560年,日本东海道大名今川义元率数万大军入侵尾张(约为现在的爱知县西部)。尾张大名织田信长亲率3000人马,趁夜间天降暴雨,奇袭了今川义元的本队。在奇袭中,今川义元战死,军队大败。

这场以少胜多的“桶狭间之战”,令织田信长一战成名,也被后世认为是信长走上称霸日本之路的开端。

一时的疏忽并不代表今川义元无能。今川家在义元一代走向鼎盛,而义元也被称作“东海道一弓取”,即“东海道地区排名第一的武士”。

《信长之野望》(以下简称《信野》)本是以织田信长作为主角的历史战略游戏,也给了这位好对手足够的尊重。在最新作《信长之野望:新生》,今川义元不但具备一流武将的数值,还拥有一项实用的特性:公家嗜好。

公家嗜好能够无视其他大名外交态度的影响,哪怕是相性不和或长期敌对的势力,也能与其搞好关系。

一方面,公家嗜好允许玩家四处拉关系缔结同盟,防止在攻略一家势力时,被另一家势力趁虚而入。另一方面,拥有公家嗜好特性的人才,能够帮助玩家们实现独立于统一日本之外的野心:

把其他势力的女性角色通过外交婚姻的方式轻松纳入自己的阵营,将战略游戏玩成后宫养成游戏。

1

结婚是《信野》的重要玩法,对游戏性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两点。

其一,将大名的女儿许配给麾下武将,就能将他们拉拢为“一门”众,即同一家族的亲戚。一门武将有忠诚度加成,不易背叛,和大名同处一座城市时还能提升人物属性。

在此之上,大名可以选择隐居,将位置禅让给任意的一门武将,配合结婚功能,玩家几乎可以让手下的任何人当上新大名,尽管可能要付出如官位或属下忠诚度之类的代价。

“杀去‘东京’,夺它鸟位”

其二,如果自势力或其他势力存在适婚女性,玩家可以选择联姻,建立长久的同盟关系。普通的同盟一般只能维持短短几年,而婚姻同盟永久存在,除非联姻的其中一方去世,或者一方大名主动背弃盟约。

婚姻同盟十分稳定,玩家们都乐意做好这样的“战略准备工作”。如若在游戏开局设定时开启允许女性上战场的“姬武将”设定,讨到一个老婆,就等同于招募到了一个稀有人才。

女性武将的属性一般不会太差

另外,前作《大志》首次引入了侧室系统,而《新生》将这一系统发扬光大。势力的大名可以迎娶三位侧室,算上正室就是四个老婆。这倒是符合时代大背景,还为婚姻同盟提供了进一步的操作空间,却也给了玩家广开后宫的合理借口。

按现代的道德标准,《信野》的结婚系统存在不少“缺陷”。这些“缺陷”可能是制作人员无意间留下的漏洞,或者为了还原历史上的真实情况而有意为之。

游戏很少限制远亲乃至近亲结婚。在《新生》中,除了父子、母女、兄妹、姐弟等极端情况,一门众之间的婚姻不会受到任何拘束,上到姑姑下到外甥女,都可以是大名的翅膀。

年龄亦不是问题,凡是元服(成年)的武将一律满足结婚条件。有时,AI控制的今川义元,会拿自己六七十岁的老母亲寿桂尼当成婚姻同盟的筹码,这不是外交羞辱,反倒是AI认知中的基本操作。

每代《信野》都有一个“群雄集结”的假想剧本,游戏中的所有武将均会登场,不受寿命设定影响。制作人员或许觉得,几代人同堂的大乱斗一定很酷——可有些“突破底线”的玩家心里想的,却是如何让爷爷娶走在同一剧本登场的曾孙女。

真田幸隆是真田幸村的爷爷

而阿梅是真田幸村的第三个女儿

虽然跟《十字军之王》相比,《信野》尚且做不到“我女儿的女儿还是我的女儿”、“我的姐妹、女儿、儿媳妇兼情人是同一个人”之类的逆天操作,上述玩家的行径也远远算不上真正的“大奸大恶”。

《人事》

但《十字军之王》更自由,很容易走上与史实不同的世界线,仅需一代人的时间,游戏里就再也见不到史实人物。而《信野》的世界线变动率较小,主要登场人物还是日本战国史上的名人,不论男女都有光荣准备的精致立绘,代入感更强一些。

这种代入感也导致《信野》玩家显得“纯情”和“专一”,许多人早在建立存档的那一刻,就不约而同确定了一致的游戏目标:把日本战国的第一美女追到手。

2

“战国第一美女”的头衔,属于织田信长的妹妹——阿市。和艺术作品虚构的“三国第一美女”貂蝉有所不同,阿市的悲情故事有确凿的历史记载。

《新生》中阿市的画像

1567年,织田信长将20岁的妹妹阿市下嫁给邻国大名浅井长政,促成婚姻同盟。仅三年后,信长率军进攻和浅井家拥有三代人交情的朝仓家。

据《朝仓公记》记载的传说,阿市曾派人给信长寄来一个两端用绳子绑紧的小布袋,暗示信长可能受到浅井与朝仓的两面夹击。

废弃同盟没有影响长政与阿市的关系,但这段关系注定不会持久。浅井朝仓合力,也无法和如日中天的信长抗衡。1573年,浅井长政的居城陷落,长政授意阿市务必活下去,随后与父亲一同自杀。阿市带着“浅井三姐妹”,即长政的三位女儿,回到织田家,过了几年安生日子。

前作《大志》中阿市与长政告别的剧情

1582年,在统一日本的前夕,织田信长死于家臣明智光秀的谋反。上文提到的木下藤吉郎,此时已经更名“羽柴秀吉”,讨伐了光秀,成为信长霸业的有力竞争者。

同年,阿市改嫁织田重臣柴田胜家。次年,柴田胜家为争夺权力与羽柴秀吉开战,兵败后也和浅井长政一样,在自己的居城自杀。这一回,阿市也跟着自尽了,享年37岁。临终前,阿市请求羽柴秀吉庇护三个女儿,再次保全了她们的性命。

前作《创造》中阿市的结局

羽柴秀吉将三姐妹收作养女。之后几年里,秀吉获得朝廷赐姓“丰臣”, 三姐妹中的长女茶茶,被丰臣秀吉纳为侧室。秀吉长期没有子嗣,而茶茶却接连生下两个孩子,因此备受秀吉重视。

1598年,秀吉去世,茶茶所生的第二个儿子、6岁的丰臣秀赖即位,茶茶名为辅政,实则掌握丰臣家的实权。

《太阁立志传5》中的茶茶(淀夫人)

后面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一度向丰臣家俯首称臣的德川家,历经1614年与1615年的两次战役,攻陷了丰臣根据地大坂城,茶茶与秀赖躲进城内的粮仓自杀,丰臣势力灭亡。

三女阿江在秀吉的命令下与表兄结婚,因表兄支持德川家康,秀吉一怒之下迫使二人离婚。他又命令阿江嫁给养子丰臣秀胜,可秀胜却在侵略朝鲜时病逝。

为了维持与家康的和睦关系,1595年,秀吉把年仅23岁就出嫁过两次的阿江,许配给家康的三子——17岁的德川秀忠。后来,德川秀忠就任第二代幕府将军,而阿江也成了将军夫人,得以善终。

结束乱世的德川家康

次女阿初也接受了秀吉的强制命令,嫁给了表兄京极高次。大坂战役时,为了姐妹着想,阿初在丰臣与德川之间多次奔走说情,直到大坂沦陷前,阿初仍在劝说茶茶保全性命。丰臣灭亡后,阿初被京极家当作人质送到德川居城江户,在那里度过了余生。

阿市一家子的故事,堪称半部日本战国史,亦是封建时代女性地位的某种缩影。即便是出身武家、地位显赫的公主,身处乱世之中,也无法避免任人摆布的命运。

3

《信野》的核心玩家都或多或少听过阿市的故事,却未必会再为这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故事掉一滴眼泪。

当游戏要求玩家们扮演肆意摆布他人命运的角色时,便有玩家不惜一切代价,哪怕篡改历史,也要娶到阿市,还把对阿市的这种狂热投射到三位女儿身上,巴不得把茶茶、阿初、阿江全都娶来纳为侧室。

在信长和浅井长政的同盟建立之前,或者基于关闭史实剧情的前提,抢先一步与织田家建立外交联姻,即可和平娶走阿市。

倘若动用武力征服,令织田家灭亡或臣服,就能强行夺走阿市;日本战国的最终赢家德川家康,曾是织田信长的忠实盟友。历史上的织德同盟亦是婚姻同盟,但女主角完全可以换成阿市。

武田胜赖本是织德同盟的手下败将,换成玩家操作,也有机会向织田家提出平等的婚姻同盟提案。

假如玩家操纵的是织田信长,那就更要遵循“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则。还记得之前提到过的婚姻限制条件吗?

织田信长不能和亲妹妹喜结连理,但是可以把她的女儿纳为侧室。信长的儿子信忠和姑姑结婚,也不会受到游戏机制的惩罚和NPC的谴责。

迎娶阿市一家子,仿佛一项游戏中的隐藏成就,还是高难度成就。甚至仍有玩家觉得,四个老婆的位置不够,恨不得修改游戏改出额外的侧室栏位。

对日本战国的“天下人”而言,四个后宫席位真的有点少。拿最好色的丰臣秀吉举例,仅是得到史书确认的侧室就娶了十多个。正是因为好色,坊间才会传出如丰臣秀吉苦苦追求阿市而不得,只好将其女儿茶茶纳为侧室之类的流言。

据传教士弗洛伊斯留下的记载,60多岁的秀吉“极为好色而不知廉耻”。他的宫廷内已经有200名以上的女性,可他还要派人外出搜寻美女,不论未婚还是寡妇,通通召进城内。屏幕前的玩家,乃至三国的曹丞相,跟丰臣秀吉一比,都算是品行端正的。

然而在2004年发售的另一部光荣游戏《太阁立志传5》中,主角丰臣秀吉的形象突出一个伟光正,除桶狭间之战后纳娶的正室宁宁之外,无法纳娶侧室,完全没还原出人物本性,暂且不提伦理道德,至少不算还原历史。

在玩家的操作下

结婚之前的秀吉可以移情别恋

《信野》玩家娶阿市的野心,可能就起源于注重单一角色扮演的《太阁立志传》。原版太阁5的可结婚对象很少,大多数女性角色依剧本设定已经名花有主,不得再嫁。PS2、PSP版本,以及今年发售的重制版《太阁立志传5DX》,试着添加了一些事件,来解决男性武将单身问题。

例如“亡国公主”事件,会随机抽取丧夫之妇的头像生成可结婚对象,替换一个名字就当作新角色来用。理论上,这一机制允许浅井长政以外的角色娶到阿市头像的女性。

但是娶到阿市本人却很困难,这时就要轮到玩家自制的模组派上用场了。

太阁玩家无不记得《战国绘卷》,将其称作战国“实验室”,一点都不过分。《战国绘卷》完善了游戏机制,突破了一夫一妻、女性角色无法主动请求结婚、无法同性结婚等限制,也添加了一些登不上大雅之堂的内容,其中自然包括将阿市一家纳入后宫团的剧情。

令人细思恐极的对话

4

这种做法绝非日本战国人物、相关游戏与玩家的专利,哪怕换成三国,情况也差不了多少。

由英国团队CA制作的《全面战争:三国》,联姻系统做得莫名保守与克制,就连妻妾成群的曹操,都要严格遵循一夫一妻制。而且,只要男女双方在家族树上沾一丁点边,就禁止成婚。

合乎礼法却不合乎时代背景的婚姻机制,带来了不少尴尬,而貂蝉是最大的受害者。吕布认董卓做干爹,会把干爹登记在族谱里,万一董卓与貂蝉成婚,吕布就再无机会和真爱在一起。在194年剧本中,吕布势力自立,开局自带正室严夫人,却不能将貂蝉纳为侧室。

当然,《全面战争:三国》也有改变婚姻机制的类似模组,玩得也挺大。

如果说《信野》玩家的好色是“为什么要爬喜马拉雅山”的问题——因为婚姻机制这座“喜马拉雅山”就在那里。那么太阁与全战玩家的追求,就完全属于“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了。

玩家们在游戏中的操作,仍然算是一种对历史情景的确切模拟,无法用21世纪的道德标准,以及“变态”“禽兽”等词语简单衡量,顶多让我们慨叹一句文明与法治社会的好。




文章转发自游戏研究社,版权归其所有。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任何投资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