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阿里巴巴元境王矛:打造研运一体化平台,去做开创性的事

  • 竞核
  • 2022年8月18日10时


坚持长期主义,不搞零和竞争

云游戏时代,厂商们似乎都想成为新型平台。


早前笔者在《专访Unity中国总裁张俊波:云化引擎是第一步,成为云游戏时代的新平台》一文中提及,Unity明确表示希望整合不同的云服务商,成为云游时代的平台。今天,我们把目光汇集在阿里巴巴元境上,看看他们在云游戏时代有哪些新打法、新想法。


阿里巴巴云游戏事业部(元境)总经理 王矛


阿里巴巴云游戏事业部(元境)总经理 王矛告诉笔者,站在元境的角度来看,元境扮演的是一个承上启下的角色。可以这么理解,云是新型的开发平台,元境站在中间是一个操作系统的角色,而Unity等引擎是在操作系统之上、位于工具层界面提供给开发者的框架。


操作系统几乎可以约等于平台,它向下接入云计算、GPU硬件资源,向上提供开发者工具。


成立两年多以来,阿里巴巴元境发展迅速,打造出多个标杆案例,快速成为云游戏领域的领先企业。元境快速发展的背后,离不开对云游戏市场变化做出的准确研判和对技术的不断探索。定位在研运一体化服务平台的元境,如何看待与合作伙伴的关系?又将积累哪些技术栈,拓展哪些新领域呢?

PK后跑出来的硬核玩家


能成功浮出水面的玩家,大多在水面下经历了好几轮博弈。


最早,阿里内部大约有三个团队在开拓云游戏业务。之后王矛牵头的团队脱颖而出,于2020年1月正式成立阿里巴巴云游戏事业部,成员来自阿里云、达摩院、大文娱等部门。团队成员的背景非常有优势,有从事云计算的,有做操作系统的,有做算法的,也有做开发者工具的。这意味着,团队在系统软件、开发者工具等方面拥有较强的技术积累。


通常来讲,大厂成立事业部所瞄准的一个行业,前景非常重要。客观来看,云游戏并非新兴行业,从2009年Onlive破冰开始,行业已经过十多年发展。


之所以选择在2019年进入云游戏,首先是内部因素,当时米哈游已经提出原神云化的需求。其次是外部因素,5G基础设施日益完善,消费者算力上云这件事有了可能性。再加上,谷歌推出Stadia,让产业界认识到了云游戏的前景。



王矛告诉竞核,当时阿里内部没有成立云游戏部门时,推动《云·原神》项目并非易事。这并不是简单地把游戏放上云就可以了,而是需要在不同技术方向整合起来推进。

他补充说道,在《云·原神》项目上,团队把云游戏这件事变成了一个规模化、经济上可行的工业级服务。

此外,通过服务灵犀互娱、网易游戏、三七手游、bilibili等客户,元境团队在阿里内部推动了边缘云基础设施的改造,成功打通了中心云和边缘云。

目前,元境已经积累了系统级适配、规模化运维以及定制化硬件等能力,也是中国云游戏服务商当中,第一个支持全平台和全终端的服务商。用王矛的话来讲,元境在X86端游云化解决方案上,可能是国内第一个吃螃蟹的玩家。

随着客户在云移植阶段提出更多新需求,比如输入适配、账号/支付多平台打通等,元境也在通过不断完善基础设施,研发新技术,更好地支持客户,与客户携手共同成长。

王矛告诉竞核,云游戏本质是一个新的计算范式,这个新的计算范式可以跟过去的云计算、个人计算、移动计算并列看待。

当基础技术成熟后,对系统软件技术、大规模云计算管理与调度技术、流媒体技术、开发工具等方面都产生了新的要求。这些要素发生变化又在业务层面带来新的灵活性要求、新商业模式的支持,可以说云游戏的影响是全面的,技术栈非常长。


坚持长期主义,不搞零和竞争

这就不难解释,为何元境的“身份”从早期PaaS服务商,到如今的研运一体化服务平台。


在云游戏行业早期发展阶段,市场会把串流能力服务化或者云渲染能力服务化叫做PaaS。但这并非PaaS的真正含义,云游戏PaaS还需要开发工具、网络优化、安全防护、AI等系统能力。一个可作为基座进行开发,支持运行、运维、增长等不同场景的产品,才符合PaaS的定义。

这背后的驱动因素是云游戏发展阶段及客户服务场景更迭所致。比如云游戏发展阶段,从点对点云化到大规模云移植,再到少量厂商尝试云原生,服务器及用户规模迅速上升。


“云游戏不只是串流,它早期是点对点TO VC的一个业务。”王矛告诉竞核,“拿几台PC做串流演示,这个点对点可能是500台服务器小规模服务的一个时代。”


他进一步解释道,进入到百万用户规模时代,对技术栈要求会越来越高,串流只是技术能力之一。

差不多两年前,王矛在云栖大会上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说,要想降低云游戏的开发和创新成本,不能简单地拼凑解决方案,而是需要从基础硬件设施、基础软件技术、云服务平台技术、开发框架和工具入手,去啃技术的硬骨头。

拆解下来,这主要是因为云游戏行业具备两个弹性特征:第一是游戏行业需求具有弹性;第二是云游戏技术供给上具有弹性。鉴于上述特性,云游戏需要一揽子的新技术。

此外从需求侧来看,元境早期邀测时签约的客户来自各行各业,除游戏外,还包括房地产、汽车、无人机、体育等等。

从这个角度来看,会发现云游戏技术必然是会向水平行业辐射扩张的。如果云游戏解决方案商只提供串流技术,很难满足客户需求。这就不难解释,元境为何提出成为研运一体化服务平台的新主张。

王矛直言,从技术或产品角度,云游戏行业可以容纳非常多角色。大家可以从自己擅长的技术、产品化能力以及商业资源,形成各自的定位。接着,通过互相合作形成一个良性生态。

换言之,横向来看市场上的PaaS解决方案提供商,未来可能不会陷入零和游戏中。推演至研运一体化时代,各大ISV(Independent Software Vendors ,意为“独立软件开发商”)理论上也能够找到自己合适的位置。

在软件行业,边界跟闭环存在对立统一的关系。ISV想要不被取代,被抛弃,核心技术壁垒需要足够深。


纵向来看,历史上很多做SaaS的厂商多走向了PaaS,比如Salesforce、Workday等。聚焦至云游戏行业,我们也能看到头部CP正在招聘云游戏网络传输研发、云平台后端开发以及云游戏实时音视频研发、云游戏资深WebRTC等岗位。

结合游戏厂商们都在谈论GaaS,这或多或少也意味着未来云游戏行业PaaS和SaaS会走向融合。对此,王矛表示认同。对于云游戏从业者而言,这里是挑战与机遇并存的“黄金加州”。



要去做一些开创性的事情

眼下整个中国云游戏市场,我们发现游戏CP侧热情已然是冰火两重天。仍在台面上的玩家,大多以传统巨头以及游戏新势力为主。

对上述厂商来说,现阶段云游戏能够助力存量游戏上云,扩展新用户、新场景。至于未来,原生云游戏作为一种全新的游戏类型,更是令人期待。

王矛告诉竞核,游戏厂商确实拥有较强的内容制作能力,但云游产业要想往前走绝不能仅靠游戏厂商。像是市场上的云游戏解决方案服务商,不能是一个完全被动的服务角色。它得去引领市场发展,去做一些开创性的事情。


理论上,整个云游产业链协力创新,才有可能加速推动云游产业规模化,激发更多创新。比如产业链上游硬件、运营商可在GPU、带宽侧思考如何降低成本,中游平台入口可优化体验,探索更多商业模式。

“如果游戏厂商看不到新的技术能力,技术厂商看不到新的市场需求。那么大家就会进入到一个死循环的状态。”王矛颇有些担忧地说道。


作为行动派、云游戏解决方案服务商的代表,元境成立至今一直试图通过标准化产品,推动云游戏行业向前发展。当前,云游戏行业正处于云化、云移植阶段,主要面临三重挑战,分别是适配及运行成本、用户体验和用户增长。


针对适配成本居高不下的挑战,元境面向端、手、页三端推出了个性化解决方案。以端游云化为例,元境拥有较完整的端游容器,能够享受X86在算力方面的优势,包括高性能GPU和高速的本地化存储。

为了解决Windows多年来积累的各版本图形、输入接口及编程框架,元境使用了较完善的兼容层去适应如DX9、DX11、DX12、OpenGL等渲染库,以及如DInput,XInput等输入框架。这样做的好处在于,端游云化迁移到元境时,无需改动便能顺畅、高性能地运行。

大致上,云游戏运行成本可以约等于GPU服务器跟带宽成本,尤其是前者占比接近60%。为降低成本,元境与多家芯片厂商包括英特尔、AMD等展开合作,在AI图像超分等技术上做了很多探索。

阿里巴巴云游戏(元境)副总经理龙志勇曾经介绍到,通过使用AI超分技术,可以降低渲染、耗电、带宽成本,最高可降低25%-50%。

至于在时延方面,要想保障用户拥有良好的体验,需要把时延控制在120ms-160ms之间。拆解下来,分配到链路各环节,即游戏处理33-80ms、编码4-8ms、解码8-12ms、HDMI输入16-33ms、屏幕显示4-16ms、USB输入poll 8ms。单个环节每优化1毫秒都非常关键。

鉴于上述洞察,元境建立了基于RTC协议的自研串流体系,最大程度降低端到端的延迟。针对低延迟的实时编解码优化,元境还建立了主客观画质定向调优框架,持续迭代实时编码的性能和画质。

面向未来云原生领域,元境也在积极储备相关能力,比如AI、虚拟人、数据能力、安全能力等。在王矛的规划中,技术前瞻规划跟市场需求要保持同步的节奏。总的来说,在云游戏领域元境想要做的是研运一体化服务平台,为云游戏从业者提供包含开发、运行、增长的一体化服务。

如果跳出游戏行业,放在元宇宙、Web 3.0的背景下,元境希望帮助各行各业加速进入元宇宙,提升数字化转型效率,带来更多价值。

作为长期主义信仰者,这是元境持续前进的动力,也是一座待攀登的高峰。





稿
luoxuanwan111










文章转发自竞核,版权归其所有。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任何投资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