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月连拿两款版号,这家独立游戏工作室瞥见了光

  • 竞核
  • 2022年8月02日09时

(来源:《匿名爱人》)

他们是坚忍的,他们是勤奋的,他们是时代浪潮中幸运的一艘小船。
过去半个月,对于好乐猫游戏工作室无疑是好时光。他们苦等两三年的版号,终于陆续获批。7月12日,《匿名爱人》获发版号。紧接着就在昨天(8月1日),工作室出品的《谍:惊蛰》也获发了版号。另外工作室在研项目还有《废柴物语》《三秋食肆》《窗外的真相》等产品。
用工作室负责人糖小渣的话来说:“好在,事情正在好转。”这句话背后的潜藏着的意味有很多,毕竟过去三年里,他们经历了很多。这期间他们面临过多次改版号包,与发行商陷入纠纷,团队甚至一度为发工资发愁。


好在,他们坚持了下来,也等到了曙光。以下是好乐猫游戏工作室负责人糖小渣自述,已获得授权转载。本文中,她讲述了过去三年来的心路历程,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请大家Enjoy


1

《谍:惊蛰》,我们的。


整整三年,百味杂陈,一言难尽。


比起8月审批列表上许多榜上有名的产品,惊蛰从题材到审批过程都不是很“太平”。民国”、“谍战”两个关键字达成了“重点审批”成就,至此开启困难模式——巨大的文字量、高昂的审核和自查成本。


因此,我至今怀念每一个埋头修改所有的“杀”和“死”的日子。


我、策划、文案、运营,每个礼拜四一起钻进1940年代的上海,逐段逐句抠字眼,帮助主角陈山 – 这个上海街头的小混混,戒掉了烟和酒,成为新时代的文明青年。


而不远的未来,游戏上线后,我想也鲜有人会知道,曾有这么一支玩家注定无法看见的小队伍,在上海滩经历了一场不逊于陈山所经历的血雨腥风。



《谍:惊蛰》

说说惊蛰的事吧。


时间线拉回到2018年,我机缘巧合结识了《麻雀》的编剧海飞老师

那一年5月,我们在北京见了一面,他为了给我讲述故事创作技巧,起笔在餐巾纸上画了一张“教学示意”。至此,开启了我跟随他学习故事创作的漫长旅途。


“教学示意图”

2019年,我厚着脸皮向他签下小说《惊蛰》的游戏改编权,我认为这会是一场“纯文学”与“独立游戏”的碰撞。这对当时一个仅有5员的小团队而言,足够令人雀跃。

2020年,《谍:惊蛰》有幸获得腾讯GWB手游赛区银奖。改版号包,等版号。


2020GWB


2021年,腾讯极光计划新游曝光,《谍:惊蛰》在列。业内媒体也给了相关报

极光计划5款新游发布,聚焦手游细分品类新方向

《谍:惊蛰》制作人:一部小说改编的谍战独立游戏,一次将爱好融入游戏创作的思考

一年时间过去了,那些赛事中脱颖而出的游戏究竟近况如何?


改版号包,等版号

2022年,改版号包,等版号。

一直到昨天。

2

但在《惊蛰》之外,版号对我们的影响远不止于此。

2018年我们开发了《废柴物语》,代理给广州某司。19年双12 iOS首发,拿过几次苹果推荐。

两个月后苹果宣布响应版号政策,我们不得已下架至今,版号进程杳无音信。

去年,被发行商告知其运营团队调整,要求终止合同,并拒不支付iOS的上线费用,从而引发了一场剪不断理还乱的纷争。


今年,其商务部门(据说)全员调动,后续事务无人处理,致使《废柴物语》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陷入到了无法上线也无法拿回的僵局。



《废柴物语》



今年4月的沟通



2019年
,出于对故事的热情而动工的“AVG工厂”系列,因为审批难度,不得已暂告一段落,停滞不前。


2020年
,惊蛰,惊蛰,惊蛰。


2021年初
,开启《三秋食肆》版号办理的漫长征程,至今仍在等待。


《三秋食肆》


2022年,“AVG工厂”同样等待了两年版号的《匿名爱人》,不得已,iOS上线新马地区。没有用户,没能回血。


上周,为了能如期给大家发工资绞尽脑汁。


3



再讲一件挺好玩的事儿。


早些年手游版号政策刚出台,代理满天飞,隔三差五有人找我问,有无版号软著代办需求,动辄宣称加急包过。


前两年,版号审批的进程总是走走停停的,那阵子版号贩子很是猖獗,老打电话联系我问这个版号出不出,某某版号买不买。


当然现在更猖獗,都是直接问,公司卖不卖,或者某某版号连同公司打包待售,老板有没有意向。


4


不说废话啦,最后还是想感谢一些人吧,在没有版号的日子里给了我光。


一个是海飞老师,良师益友,一直在帮我,并且无比包容着我的拖稿“恶习”。对此,我怀着深深的惭愧和感激。以至于后来团队里多了几位文案策划,每每遇到进度拖延的时候,我都认为是我“作恶多端的反噬”,或者“因果报应”。


一个是高老师,投资人,不计回报地支持,最苦逼的时候和他在山里一蹲蹲一天,管我一天伙食费,拿理想做柴,烧毁所有的emo。


一个是搭档,从始至终,坚定不移。一起经历太多事啦,尽在不言中吧。


《平凡的世界》


当然,还有工作室的大家,每一个人。


发不出工资的时候,项目组依然稳定运作着。有天我想就此事跟一位实习的小伙伴解释一下,她听完只对我说,加油。


另一个晚上,不约而同的好几个人留言告诉我他们有信心,我说我也是。


甚至,平时老哭穷的主美不知道怎么想的,拿了两万块钱(她前两年买了房,一个月房贷要还1W5,上个月没发工资)。我没要,我都不知道拿了这个钱,她后面要怎么办。


说到底,我们不算是特别出彩的一个团队,资质平庸,能力有限,但还是遵循着一些很质朴的逻辑在这个行业耕作,比如,做游戏,就是要给人玩的。


5


好在,事情正在好转,就在刚刚过去的短短半个多月里。


7月12日
,《匿名爱人》破天荒地下版号了。


《匿名爱人》



7月27日
,《三秋食肆》获得腾讯GWB独立游戏大奖赛最佳叙事提名。


同一天,《废柴物语》的纠葛终于和平解决,那一刻,我可以爱所有人。



废柴的圆满收场



8月1日
,如大家知道的那样,《谍:惊蛰》传来好消息。


我把惊蛰的消息分享给海飞老师,海飞老师说,会好起来的。


我说对,但也接受所有的不好,做好我们该做的,让所有的事流向它们该去的位置。


他说,很对。






*爆料丨合作丨投稿:
戳微信号 luoxuanwan111

转载:戳微信号vera_bebe




点分享

点收藏

点点赞

点在看

文章转发自竞核,版权归其所有。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任何投资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