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女与鱼”之后,终于有人把“鱼飞机杯”做出来了

  • 3DM游戏网
  • 2022年8月14日11时
放过水产吧,清蒸不香吗?红烧也好啊?

互联网是个污浊的环境。但它有个优点,那就是绝对的娱乐化氛围——“乐子”是这片土壤中为数不多的,能让人呼吸到的新鲜空气。可有些时候,即使是最顶尖的“乐子人”也不得不承认,那些个“乐子”已经突破了他们的承受上限,让他们在“大受震撼”的同时,感慨碳基生物的无限可能。

提到对鱼的恐惧,很多读者朋友们可能会第一时间联想到各种与“深海恐惧症”相关的场景。但请放心,本文所谈论并提及的,并不涉及这个类型的恐惧。我要说的“害怕”,指的是由鱼这种生物引发的,对人类下限的恐惧。

朋友们,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修女与鱼”的故事?

我相信,在各位十级冲浪选手面前,提这个问题有些班门弄斧,而且一个月前,编辑部果脯老师的文章《人类性癖的终点,是白丝胖虎》中,也科普了这个故事。但为了方便“信息茧房”里变态浓度不够高的朋友们阅读,也方便本文的顺利展开,我姑且还是简单地将这个故事叙述一下。

国外最大直播平台Twitch上,有一个专门的主播聊天分区。这个分区中的主播竞争之激烈,堪称水深火热,不整点狠活都很难混得下去。为了整活,Niki这名主播,想出了一个Cos修女聆听直播间观众忏悔的点子。而那个家喻户晓的“鱼的故事”,便在这时诞生了。

一名叫“Q”的观众,在语音频道里说起了他13岁时的往事。当时还是个小男孩的他,跟随父亲去钓鱼,并成功地没有“空军”,钓上了一条小鱼。他的父亲嫌鱼小,让他扔回水里,然而他“感觉跟鱼有着某种联系”,所以并没有照做,而是将鱼塞进了裤裆带回了家。13岁对一个小男孩来说又是个懵懂的年纪,在“Q”裤裆里逐渐变暖的鱼又莫名激发了他的欲望,于是“Q”用这条小鱼,完成了他的性启蒙,并且依靠他家里冰箱的“保鲜功能”,度过了一个星期的“夜夜笙歌”的生活。

图源:微博@伊座并厨

从飞机杯到各种挑战人类想象与承受能力极限的涩图,其实我们已经向各位读者们充分展示了在互联网上,人类关于XP这个话题究竟有多混沌。但无论以往我们看到的XP有多么变态,都不及这份“真实经历”来得有冲击力。“Q”的叙述感情真挚、语气诚恳且娓娓道来几乎没有作假的迹象,向我们说明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当我们以为人类已经够变态的时候,他大声地告诉了我们人类是没有极限的。相信Dio爷在听了他的故事之后,都得考虑是不是该放弃变成吸血鬼的想法——跟人比起来,吸血鬼还是太纯良了。

扮演修女的Niki、直播间的观众,以及后续通过切片了解了这段故事的网友们,全都被“Q”的叙述冲垮了并不牢固的三观。Niki当时震惊的表情,也因此成为最炙手可热的表情包——修女问号,出没于各大奇怪XP的评论区中。

理所当然的,这个故事也迅速衍生了众多的梗图,继章鱼哥之后,水产家族里大家又多了一员新的“迫害对象”。

以往我们劝说失恋的人说“天涯何处无芳草”“没了一棵树你还有整片森林”,在这个故事之后,有了“大海里还有很多鱼”这个意味深长的延伸,你能够获得怎样的结果,取决于你如何去理解这片大海里的“鱼”指的是什么。

图源:微博@叛逆行为艺术

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是,“钓鱼”其实是一门有着广大受众群体的爱好。这项看似无聊的“运动”,有着极强的技术性,以及相当深奥的知识体系,令无数人为之沉迷上瘾,甚至会有“要什么女人,我只想钓鱼”的说法。但在这个故事之后,“钓鱼”这项浪漫运动的“神圣性”,大概是被玷污了。

T恤上的文字大意:我会很快,因为我有鱼要钓

“修女与鱼”的meme像每一个大火的互联网谜因一样,以破坏性入侵的方式,迅速融进了互联网的每一寸土地之中。漫展FF39上所出现的“修女与鱼”的完美Cos,大概便是这个meme影响力的体现。

当你在各大社交媒体上,看到平时喜欢晒涩图的“女菩萨”们给自己戴上一个鱼头的时候,你便能够理解,这个meme对网络文化的破坏性入侵有多么得成功。

而如果我们从宏观的角度来看,可以发现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有着无数与鱼有关的故事,童话《小美人鱼》和《小蝌蚪找妈妈》,哲学故事《庄子与鱼》,电影《大白鲨》和《下水道的美人鱼》等等。但在令人印象深刻这方面,这些故事恐怕都难以与“修女与鱼”并肩。

毕竟,这个故事好像是一个“深渊”,当我们在凝视这个“深渊”的时候,这个“深渊”也在凝视着我们,于潜移默化中,极大地改变了我们对鱼这一生物的看法。

在没有“修女与鱼”之前,这道“仰望天空,死不瞑目”的剁椒鱼头,最多也只会和某道英国著名美食“仰望星空派”联系起来,但在“修女与鱼”之后,这个鱼头口中被塞得满满当当的辣椒,轻而易举地就引起了人们不好的联想。

图源:微博@里神乐

同样的,作为人类常用食材的草鱼,当它的鱼头被做成菜,且特意在菜名里标注出来的时候,估计也会打消不少人点它的欲望。

以往那些故事里的“鱼”,在“修女与鱼”之后,也会经常性地变得让人难以直视——尤其,是这些“鱼”在与一些让人容易想歪的元素相结合之后。

比如《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里湖中喝酒的一幕,林青霞仰天喝酒风情万种,李连杰傻笑笨拙青涩,在“修女与鱼”的故事之后,李连杰的微笑就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内涵,这个画面浪漫至极的氛围都被突如其来的杂念给败干净了。

更糟糕的是,原本已经在当今网络文化冲击下,像“水乳交融”“管鲍之交”这类成语,已经逐渐有变得“奇怪”的趋势。而在“修女与鱼”的故事之后,一些经典的文言名句,也在向“儿童不宜”的方向发展。

“Q”在自述结束后,因为听到Niki说他毫无疑问需要直入地狱,于是就用类似于“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的语句来自我辩解。

二创对话截图

从此以后,这句话中所蕴含的庄子的哲思,就再也回不去了。

同样回不去的,还有孟子的选择恐惧症名言“鱼,我所欲也”。

当然,“修女与鱼”并不是一个最近发生的事情,与它相关的梗也已经是几个月前的热点,此时提及这件事,对某些读者来说已经不新鲜了,有水选题的嫌疑。

但我之所以会在此刻重提旧事,是因为我原本以为“修女与鱼”,会在热度之后,“润物细无声”地融入到互联网的梗文化中,像“YYDS”一样。

可互联网远比我所想的要魔幻,我所难以预料的是,原来大家真的对“水产”有如此高昂的“热情”。

前几日的“钓鱼吧”中,一个名为《一觉醒来。只有悔恨》的帖子横空出世,寥寥数语之间,讲述了一个成年人如何化身为“Q”,与一条鲤鱼发生不可描述之事的经过,唤醒了无数人对“修女与鱼”逐渐尘封的记忆。

原帖已删除,现在钓鱼吧只有“高仿贴”,楼主还很细心地给“当事鱼”打了码

在互联网的另一个隐秘角落,一个号称为“健身界泥石流”的博主“艾刚”,干出了用鱼发电,用完之后还把那条鱼红烧吃了,完成“蛋白质自循环”,并全程用视频记录的逆天之事,也越过了时间长河,被更多的人发掘了出来。

别想了,看不到这个视频的

旧闻新事一同到来,于是新的一轮关于“玩鱼”的讨论,再次进入到大众的视野之中。

在“修女与鱼”事件发生后,其实已经有不少关于“鱼”的教程。一开始,这个教程教大家可以用黑鲈来复现“修女与鱼”的故事。

但很快,更进一步的教程就对黑鲈鱼这一选择进行了勘误,说黑鲈的唇上有细密的牙齿,不建议使用,还是比较推荐鲤鱼。

估计钓鱼吧那位“一觉醒来,只有悔恨”的老哥,也是在这条帖子的科普下,才完成了那常人所不能及的壮举。

然而,知识的道路是无尽的,在《一觉醒来。只有悔恨》这个帖子广为流传之后,“钓鱼吧”的各位专业人士,开始了对这一教程的进一步研究,为广大吃瓜群众科普了鲤鱼的详细构造。

除此以外,我还看到了一条关于“玩章鱼”的详尽教程。不过,可能是因为过于详尽和变态,这个教程很快伴随着“404”一同消逝于风中,只剩下一些网友的吐槽,还能看到这则教程存在于世上的痕迹。

看到这些不辞辛苦,为各位对鱼类缺乏生理性认知的网友们,科普与鱼类构造相关知识的朋友,我感到深深的震撼——原来这个问题真的是能被讨论的吗?

但我的震撼,很快又被一条新的消息所消解了——当你看到鱼被做成飞机杯的时候,你也会跟我一样。

此前不是没有鱼与飞机杯之间的奇妙结合,但那充其量只是动手能力强的网友DIY后的产物,但这一次,是真的“鱼飞机杯”要来了。

8月10日,一个平平无奇的日子,一名为飞机杯画视觉图的画师在微博上吐槽老板让他在图上加一条鱼——这让他联想到了那个著名的“修女与鱼”的故事。因为他之前所画的对象,就是一位修女。对此,他感到无尽的疑惑与罪恶。

果不其然,他的猜测应验了。这位朋友真的将鱼做成了飞机杯,也真的把它放上了淘宝网店,与修女的飞机杯捆绑售卖。

而当我以为,这位飞机杯厂商将鱼与修女捆绑售卖只不过是玩梗,大家还是更愿意去为了“修女”消费时,他的宣传微博底下的网友评论打消了我最后的一丝幻想。

不仅有只想单买鱼的朋友,还有人在底下给出详尽的建议,教厂商如何改变鱼的构造,来让使用体验大幅度提升。

事已至此,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止水产正式进入人类的XP选项了。

我不禁想起《黑袍纠察队》中,那位恶搞“海王”的“深海”。能够与水生动物沟通的他,对鱼类和章鱼有着强烈的欲望。在该剧第六集,他为我们奉献了一幕“抱脸虫抱错地方”的玩章鱼画面。

《黑袍纠察队》第六集,深海与章鱼

我一直以为这些只是编剧刻意塑造出来,用以吸引眼球的“猎奇剧情”。

但在一系列真实的“玩鱼教程”以及“鱼飞机杯”诞生之后,我终于明白了何谓“艺术源于生活”。

Q&A
银河正义使者的“答读者疑”

不爱动的树獭问:

问一下三大妈编辑们,请问你们是如何保持对玩新游戏的热情的呢,我在上大学的时候喜欢玩动作,射击,比如幽灵行动荒野,孤岛惊魂,刺客信条,火影究极风暴这种体量大的游戏,后来工作了以后,反而变得更女神异闻录系列,更愿意玩以前大学时候玩的文明,p社四萌这种策略类游戏,甚至宁愿玩以前gba模拟器上的牧场物语,火纹3部曲这类游戏也不愿意玩大镖客和旷野之息这种公认的神作,我这是已经电子阳痿了吗,还是说这种策略游戏能在操作的时候用更低的操作量带给玩家更多的刺激更大的快感呢?就像是在找新歌的时候,听过太多导致像听歌一样前奏不对就听不下去,直接下一曲一样。今年真正玩进去的就只有艾尔登法环,还有之前买了没玩的怪猎世界和偶像大师星耀季节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挑食了还是没耐心了,编辑们是否也会有这样的时候呢?另外编辑能推荐一些个人比较喜欢的游戏吗,新老均可,不论类型,我基本是全类型通吃的,但最好不是那种公认的神作,因为那种我可能都玩过,谢谢

银河正义使者

那您真是问对人了。
我算是编辑部里有名的电子游戏阳痿患者了。主要的症状,大概就是只买不玩——当然,现在情况有所好转。

我最为严重的时候,大概在一年多前。那段时间,每天下班了就是往床上一躺,然后无尽地刷手游、社交媒体与短视频,连续刷上几个小时也不会嫌累。至于游戏,是万万不会打开的。
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时间“电子游戏阳痿”的主要成因,大抵有两个:
第一,是每天的工作实在耗人心力,而玩游戏对我来说算是个比较正式的事情,如果不能有一段较为完整且连续的游玩时间的话,那么连打开游戏这一步的心理建设,我恐怕都做不好。所以,我选择了做一些不需要那么集中精神并且认真对待的娱乐活动,也就是说手游、社交媒体与短视频。
第二,则是因为游戏往往需要玩上一段时间后,你才能够获得足够多的正反馈。而手游、社交媒体与短视频就很快了,十五秒一次,并且还种类繁多。
所以,我是理解你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的——但我没办法针对性地给你一个解答,我只能说说我的解决方案。
在我意识到这个问题后,我卸载了绝大部分只是为了刷而刷的手游、社交媒体与短视频,然后给自己列了个计划表,打卡上班似的“逼迫”自己去玩游戏——虽然这听起来很怪异,但确实卓有成效(顺带一提,我今年还列了个关于“电影”的,每日一部,有机会的话放给大家看一看)。
如果你暂且没什么解决方案的话,那么不妨按照我的方法试一试——说不定会有效。
至于推荐游戏的话,想要避开“公认的神作”,那么我还真是有几个游戏可以推荐给你。
首先,就是须田刚一的“英雄不再”系列,一代和三代都是他亲自操刀,味道极正——属于那种必须对上电波才会喜欢的游戏;
其次,是Falcom的《伊苏8:达娜的安魂曲》与《伊苏9:怪人之夜》——推荐这两部的原因,是因为它们属于比较贴近时代的“伊苏”系列。如果以前从未接触过“伊苏”的话,不妨从这两部入坑,感兴趣的话可以回头玩一玩更老的作品——当然,“伊苏”属于那种隔个几代就有点儿变化的作品,可能需要适应适应。
好了,就到这里。晚安。





“答读者疑”环节:

从今天开始,你可以在每篇头条文章下面的留言板块里,对作者发出你的疑问——我是说,你可以问任何你想问的,你可以问文章的细节,你可以问个人的喜恶,你可以问对待生活与工作的想法,你可以问社会时事的观点,你甚至可以问他昨天的晚餐菜单。而相应的作者则会在次日头条文章的“答读者疑”环节里,挑选一些问题进行回答——他们会保证真挚、诚恳,且知无不言(隐私除外)。
那么,你想问我们什么问题呢?欢迎在留言板块写下你的疑惑。

文章转发自3DM游戏网,版权归其所有。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任何投资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