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独行月球》上映前——当开心麻花不再开心

  • 3DM游戏网
  • 2022年7月28日11时
演员终究是一份工作——很多时候,很多演员是没有足够能力随意挑选剧本的。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含腾量”成为衡量开心麻花电影质量的伪真理。

“含腾量”可以简单理解为一部电影中沈腾的出场时间,这一专有名词背后的含义,展示了沈腾本人的票房号召力——很多观众走进电影院的原因,就是为了看沈腾。

如果开心麻花的电影中,“含腾量”非常高,那么这部电影的口碑,基本上不会低。这种似乎带有玄学要素的正相关,会忠实地反映在票房上。时至今日,沈腾依然是国内最具票房号召力的男演员之一,由他主演的影片,总票房达到了221.8亿,仅次于吴京。而在影片数量上,沈腾只有16部,甚至比吴京还少2部。同样是喜剧演员,黄渤则比沈腾低了大约40亿票房,位列第三。

图源:猫眼

可如果开心麻花出品的电影里,“含腾量”并不高——甚至几乎没有,那么这部电影的口碑,往往会遭遇崩盘式下跌。同样地,票房会给出最真实的市场反馈,“含腾量”低的开心麻花电影,几乎无一例外都遭受了票房失利。

刚刚在2022年1月1日上映的《李茂扮太子》,集合了开心麻花团队马丽、艾伦、常远等多名演员,主创阵容相当豪华。然而最终,这部电影只收获了4.62亿票房,口碑扑街,豆瓣评分只有4.3,可以归入“烂片”行列。这部电影的开心麻花含量99%,但唯独“含腾量”为零,沈腾甚至连客串都没有参与。

图源:豆瓣

2021年3月19日上映的《日不落酒店》,主演是开心麻花主力之一、知名笑星黄才伦。这部电影同样集合了多位开心麻花演员,并在宣发期间大蹭沈腾热度,多次与沈腾进行捆绑宣传。然而,走进电影院之后观众才发现,沈腾仅仅以“纸片人”的形式,在电影里“客串”了一把,此前官方所进行的宣传,无异于“挂羊头卖狗肉”。这部影片,也创下了开心麻花评分新低,豆瓣评分仅为3.1,票房止步于2008万。由于宣传欺诈,沈腾的口碑甚至因此有所下降。

《日不落酒店》中出现的沈腾

2019年3月29日上映的电影《人间·喜剧》,集合了《夏洛特烦恼》里的主要演员艾伦、王智,而艾伦更是开心麻花的核心演员。在离开沈腾之后,艾伦和王智的表演没能给观众带来惊喜,影片中乏善可陈的“包袱”难以逗笑观众,豆瓣评分只有3.3。

图源:豆瓣

2020年12月31日上映的《温暖的抱抱》,由常远自导自演,沈腾客串演出,总算“含腾量”不再是零。这部电影的口碑虽然不尽如人意,但和上面几部影片相比,已经好了很多,豆瓣评分达到了5.2,差一点就及格了。除了沈腾,马丽、艾伦等一众开心麻花演员都来给常远捧场,阵容同样豪华。

图源:豆瓣

唯一例外的一部电影,只有2022年春节档上映的《这个杀手不太冷静》。这部由魏翔、马丽主演的喜剧电影,收获了26.16 亿票房。同时,《这个杀手不太冷静》的“含腾量”为零。不仅如此,宣发期间,这部电影也没有故意蹭沈腾热度。

但《这个杀手不太冷静》的豆瓣评分,也只有尴尬的6.2分。口碑两极分化,是《这个杀手不太冷静》遭遇到的困境。有人高度肯定魏翔的表演,认为他可以媲美“黄金拍档”吴孟达。

图源:豆瓣

然而在社交媒体平台,《这个杀手不太冷静》却遭遇到了观众的猛烈吐槽。魏翔的表演虽然得到了大家的赞美,但是电影本身的叙事,以及笑点、包袱的设计,则表现得乏善可陈。

开心麻花不再开心,已经是当下众多影迷反复提及的话题。每当有开心麻花电影上映的时候,围绕“含腾量”展开的讨论便会络绎不绝。残酷的票房同样证明,对于开心麻花而言,沈腾的市场号召力无法取代,即便是马丽、艾伦、常远等人加在一起,也无法达到沈腾的影响力。

而“开心麻花”这一喜剧品牌的信誉,也在变得愈发松动。

客观而言,开心麻花沦落至今,多少有被市场裹挟的“委屈”在。事实上,由开心麻花影业制作的电影,总共只有三部,分别是《夏洛特烦恼》《驴得水》和《羞羞的铁拳》。而这三部电影之外的作品,或者开心麻花只是出品方之一,或者仅仅只是有开心麻花签约演员参演。

但是,这并不证明开心麻花值得同情。因为在电影宣发期间,无论这些电影是否由开心麻花出品,只要有开心麻花的元素在,都会或有意或无意地与“开心麻花”这一品牌产生关联,尤其是《日不落酒店》,更是无中生有地拉来沈腾为电影站台。甚至连宣传海报中,都肆无忌惮地加上了沈腾。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你好,李焕英》。这部由贾玲自导自演的电影,“含腾量”同样很高,但在宣发期间,并没有刻意拿沈腾作为噱头。2021年春节档,《你好,李焕英》上映后引爆影市,靠得也是口碑传播。和它同档期的《唐人街探案3》,前期牢牢掌握着排片比,后期才被《你好,李焕英》超越。这部电影为沈腾带来了54.13亿票房加成,比在开心麻花自家拍摄的电影票房还高,一举奠定了沈腾国内当下喜剧电影演员第一人的身份。

而除了票房上的加成,《你好,李焕英》更大的意义,是挽回了沈腾不少的观众缘。至少观众可以相信,如果沈腾认真演一部喜剧,他依然可以驾轻就熟,宝刀未老。

只不过,对于开心麻花而言,这样的电影越来越难以出现了。

2015年9月30日,《夏洛特烦恼》横空出世。对于电影市场而言,开心麻花是一个陌生的名字。对于喜剧电影来说,沈腾同样是一个“生瓜蛋子”。虽然此前沈腾已经在话剧界、小品界小有名气,并在此前多次登上春晚,但电影于他而言,却是一个陌生的赛道。

2015年的国庆档,虽然称不上大片云集,却也不乏强有力的竞争者。徐峥携“囧”系列新作《港囧》来势汹汹,改编自《鬼吹灯》系列的《九层妖塔》同样得到了广泛的关注,由刘德华主演的《解救吾先生》虽然是小成本制作,凭借影帝王千源与刘德华上演对手戏,同样赚足了眼球。对开心麻花而言,首部电影便加入到国庆档的厮杀,堪称一次冒险。这样的场景,和2021年《你好,李焕英》所面临的局面颇为相似。

最终,《夏洛特烦恼》笑到了最后。一个全新的喜剧大厂,在中国电影市场中应运而生。作为一部喜剧,《夏洛特烦恼》高达7.8的评分,足以令其笑傲群雄,而同档期的《港囧》,评分只有惨不忍睹的5.7。

图源:豆瓣

这部电影捧红了很多人,诞生了很多名场面。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要数沈腾和马丽的黄金组合,以及尹正饰演的袁华。前者成了开心麻花的金字招牌,“沈马”组合的精彩合作,收获了大批影迷的认可,成为中国喜剧片的一张名片。两个人的名字一起出现,观众没看电影就已经开始笑了。加上这二人此前多次携手登上春晚,国民度进一步高涨。但之后的一系列电影证明,真正支撑开心麻花的,还是只有沈腾一人。后者尹正则成为自带BGM的“潮汐海灵”,每当《一剪梅》响起的时候,都会唤起观众《夏洛特烦恼》的记忆。

《夏洛特烦恼》之后,开心麻花下一部喜剧电影是《羞羞的铁拳》。这部电影的主演为艾伦和马丽——很明显,开心麻花在有意地捧新人,而艾伦也总算不负众望,扛下了这部电影,成为开心麻花继沈腾、马丽之后,另一位知名喜剧演员。《羞羞的铁拳》“含腾量”不算低,在影片中,沈腾还留下了“你过来呀”这一名场面,令人印象深刻。

只不过,和《夏洛特烦恼》相比,《羞羞的铁拳》整体评价低了不少,作为一部喜剧电影,只能说是表现尚可。而这,也是开心麻花所承认的“第三部”院线电影。这部电影之后,开心麻花便被动地陷入了烂片不断的阶段。

图源:豆瓣

或许,和外界所认为的开心麻花烂片不断相比,产能过低,才是开心麻花遇到的真正阻力。至少,开心麻花承认的正统作品,迄今为止只上映了三部。然而,距离2017年已经过去了5年,也就是说,开心麻花已经5年没有推出新的电影作品了。

这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人才的流失。

实际上,在《夏洛特烦恼》当中,走红的尹正、王智,并非开心麻花的签约艺人。即便后来二者在《羞羞的铁拳》中客串,也仅是因为友情的关系。此后,尹正本人的发展重心,逐渐偏向了正剧,和开心麻花合作的机会并不多。

长期以来,开心麻花的头部演员其实只有沈腾和马丽。

《这个杀手不太冷静》的主演魏翔,原本是开心麻花的老员工,与沈腾合作过多部电影。不过,2018年合约到期后,魏翔已经退出开心麻花,转而加入由闫非、彭大魔创办的西虹市影视。这家公司里,闫非与彭大魔持股比例合计超过了60%。

图源:爱企查

而闫非与彭大魔,同样是开心麻花的元老。一举带火开心麻花的《夏洛特烦恼》,正是由这二人自编自导。在拍摄完成《夏洛特烦恼》后,闫非、彭大魔同样选择了出走。和魏翔一样,双方基本属于和平分手,并且依然在业务上往来密切。2018年7月27日上映的《西虹市首富》,就是双方分家后的一次合作,西虹市影视和开心麻花同属制作公司。

旗下艺人解约,尤其是闫非、彭大魔这样的主创团队相继出走,对开心麻花造成的影响是十分明显的。在过去的几年里,沈腾相继参演了《你好,李焕英》《飞驰人生》《四海》等电影,但都是以“演员”的身份参与其中,开心麻花并没有参与制作。这些作品大多有口皆碑,取得了不错的市场反馈。究其原因,开心麻花人才流失,必然造成创作能力的下降,而主创编剧团队的变动,进一步降低了开心麻花创作优质剧本的能力。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开心麻花只能宁缺毋滥。

无疑,沈腾是爱惜羽毛的,他并没有过多地透支自己的人气,尤其是近些年他所出演的电影,显然比开心麻花其他成员所参与的电影,质量要高出不少。然而,演员终究是一份工作——很多时候,很多演员是没有足够能力随意挑选剧本的。

坊间一直流传着有关《西虹市首富》换角的传闻。这部电影最初敲下的主演,是沈腾与马丽的黄金组合,原本剧情中的女主角,计划由马丽出演。但在招商的过程中,资本方出面干预,导致马丽被换、剧本被改。而这部电影原本的名字,是《资本接班人》。即便是开心麻花的“二当家”马丽,在资本面前也无能为力。

或许,《夏洛特烦恼》的爆火,以及《羞羞的铁拳》持续发力,让不少观众误以为,开心麻花是一家规模很大的行业巨头。但现实是,他们最初只是由一群有梦想的年轻人,组成的话剧团队。而现在,他们已经人到中年。

沈腾、马丽尚且如此,开心麻花旗下其他演员,能够参与到优质项目的机会,就更是难上加难了。在此期间,相声演员出身的常远,甚至自导自演了《温暖的抱抱》。或许,他们的确没有为观众带来足够优秀的作品,但梦想,总是要建立在现实之上。

2022年1月9日,开心麻花推出了团综《麻花特开心》,开心麻花旗下知名的、不知名的艺人悉数登场。很明显,这部团综有着给新人刷脸的指标,而对于大众所熟知的沈腾、马丽等演员,同样增加了吸粉的机会。

“饭圈化”是近些年来不少传统艺术团体所努力的方向。在这之前,德云社的团综《德云斗笑社》,已经连续制作了多季,效果出众,不仅增加了艺人曝光的机会,也为线下剧场带来了人气。

而对于开心麻花,话剧仍然是他的主营业务。去年年底推出的奇幻爆笑舞台剧《变身怪杰》,在圈内收获了不少好评。如今,沈腾、马丽等头部艺人,已经淡出了话剧的舞台,一批年轻人,正在撑起剧场的票房。或许,对于开心麻花而言,培养新人,更习惯从剧场开始。如今,在开心麻花团综的推动下,新人获得的曝光机会也会更多。

而对于开心麻花来说,剧场的意义远不止于此。实际上,电影《夏洛特烦恼》就是改编自开心麻花同名话剧,早在2012年就已经在剧场里演出。当时,在话剧圈已经名声在外的编剧闫非、彭大魔,通过穿越的形式,将90年代的经典元素融入故事中,编排了一出戏谑的小人物悲喜剧。这部话剧一直演到了2015年,直到电影《夏洛特烦恼》上映。

而电影《羞羞的铁拳》同样是先有的话剧。早在2015年,《羞羞的铁拳》就已经走进了剧场,并一举拿下了这一年的开心麻花舞台剧票房冠军。

将一部得到市场检验的话剧搬上大银幕,是开心麻花所擅长的领域,并且屡屡取得了成功。某种意义上说,只要话剧的根基还在,开心麻花就还在。只是话剧的创作周期,的确偏长了一些——尤其是对于正处在事业高峰期且已经将主业转到电影的沈腾,现在的开心麻花,多少已经对沈腾造成了一定的限制。

原本,开心麻花出品的电影《超能一家人》,计划在2022年2月1日上映,这部电影的主演是沈腾和艾伦,“含腾量”想必会有保障。但在临近上映前期,片方却紧急撤档。

《超能一家人》明确标有“开心麻花电影”标签

外界对《超能一家人》撤档的原因众说纷纭,甚至有传言称,由于电影中涉及了“金融理财”内容,而政策上略有敏感,因此未能过审。

无论真相如何,在五年的空档期后,开心麻花需要向市场交出一份答卷,《超能一家人》遭遇撤档,不是一件好事。

而上映档期一拖再拖的《独行月球》,总算是要和观众见面了。这部电影也是开心麻花制作的“真”开心麻花电影,主演是观众所熟悉的沈腾与马丽的组合。从公开的预告片来看,这次的“含腾量”相当高。对于开心麻花也好,包括沈腾,以及马丽、常远等演员,急需一部质量过硬的喜剧电影,重拾大众的信心,并给喜爱他们的影迷们一个交代。

《独行月球》的市场表现,就显得无比重要。

至少在《独行月球》上映之前,“含腾量”还是开心麻花的遮羞布。但在不久的将来,究竟“含腾量”光环不再,还是“含腾量”依然是伪真理,就让我们拭目以待了。

Q&A
银河正义使者的“答读者疑”
邵国鹏
问:
小编们对于一款能多周目的游戏能坚持玩多长时间呢?比如仁王系列


银河正义使者
答:
大多数时候,我都不是一个多周目的游戏玩家——除了“尼尔”“生化危机”与《伊苏:起源》那类将多周目融入叙事结构的游戏之外,大部分游戏对我来说就是“一期一会”。
究其原因,大概是我打游戏比较细致,像是“前面肯定是个死路,但我自己不走一遍,那这个迷宫就等于没来”的情况,每时每刻都会发生在我身上,这也导致了我通关单个游戏的时间往往要比不少人长——所以,为了在有限的时间内玩到更多的游戏,“打通一款,放下一款”就成了常态。

最后,我其实连《仁王》一开始的伦敦塔都走不出去。




奇星星
问:
虽然是个恰饭的文章,但是读者答疑的环节还是很认真的回复了。这个环节添加的真是太好了,即使是恰饭也没有反感。请一定要坚持下去呀!!顺便问一哈3DM 想知道编辑大大对于办公室复杂人际关系的看法…比如隔岸观火的话会不会观着观着引火烧身了


银河正义使者
答:

如果您问这个问题的初衷,是您正深陷办公室政治泥潭的话,那么我对您表示关切。

但说实话,我帮不上您太多的忙。在很久之前的一份工作中,我被迫要接受一些并不合理的办公室人际关系处理工作,而我又没那么擅长去应对那些事情,长此以往,我选择了离开。

所以你看,在这个问题上,我应该算是个逃兵——除了逃避,我没办法回答你更多的东西了。

但如果你非要我给出一个答案的话,那么我可能会建议你换个环境——有些问题是结构性的,以个人的力量来说,实在是难以改变的。

当然,从某种程度上而言,我是幸运的。我在那份工作结束之后,辗转来到了3DM编辑部,并努力让这里成为一个没有办公室复杂人际关系的地方——从现在的状况来看,我应该做到了。





专属于你的21克
问:
很想请问3DM的编辑大大是怎么保持创作热情的。我在高中大学的时候,因为喜欢动漫所以每次看完一部番后都会写一个长篇的观后感。但是毕业工作后,因为各种原因,动漫虽然也是看,但是每次准备写一些感想的时候总是不知从何下笔


银河正义使者
答:

回答你这个问题其实有点儿像日常工作——有不少编辑都在某个时期对我发出过同样的疑问,大体就是自己为什么丧失了创作的热情。

而我认为,所谓的创作,其实从本质上来说是一个“输入”与“输出”的过程——如果你想要保持所谓的“创作热情”,那么定量的“输入”与一定压力下的“输出”,都是必不可少的。

定量的“输入”,其实就是指你能够在日常生活中摄取的那些东西——人、事、电影、小说、游戏、漫画、动画,乃至各种地摊文学等等,这些东西无论好与坏、优质或糟糕,都是你未来创作时必不可少的积累。当你通过定量的“输入”完成积累之后,就需要将那些积累转化为自己的表达,并“输出”给你的读者——这个时候,压力是必不可少的。

当然,这里的“压力”并不是字面意义上的压力——但对于从业者来说,“死线”的压力是切实存在的——而是指你完成“输出”后所能够获得的反馈。对我们而言,最想要获得的反馈,那就是批评与赞扬。

所以,看动画是你的“输入”,写观后感是你的“输出”。那么,你只需要一点儿压力——将你的观后感发布出去,随便发在哪里,然后获得一些言辞激烈的批评与热情洋溢的赞扬吧,然后继续写出下一篇。

不过,我也理解你在进入社会后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现状。如果说创作从本质上来说是一个“输入”与“输出”的过程,那么连接两者的管道,总是会被一些“杂物”给堵塞上——它们可能是来自于生活的苦难,也可能是肉体的疲惫,更可能是心灵的重压。

但这些都是现实问题,漂亮话是解决不了现实问题的。

我只能祝愿你的生活中少一些堵塞管道的“杂物”。然后一直写下去,直到死。



“答读者疑”
环节:

从今天开始,你可以在每篇头条文章下面的留言板块里,对作者发出你的疑问——我是说,你可以问任何你想问的,你可以问文章的细节,你可以问个人的喜恶,你可以问对待生活与工作的想法,你可以问社会时事的观点,你甚至可以问他昨天的晚餐菜单。而相应的作者则会在次日头条文章的“答读者疑”环节里,挑选一个问题进行回答——他们会保证真挚、诚恳,且知无不言(隐私除外)。
那么,你想问我们什么问题呢?欢迎在留言板块写下你的疑惑。

文章转发自3DM游戏网,版权归其所有。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任何投资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