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片人卷钱跑路后,导演选择拿出买房钱做动画

  • 游戏研究社
  • 2022年9月12日11时


作为一部每集只有5分钟的“泡面番”,2018年初次播出的动画《一脸嫌弃表情的妹子给你看胖次》收获的商业成绩相当可观。

这部动画的实际内容与长长的片名一致,简单来说就是想方设法地卖人设和送福利。而其中的擦边球场面可以说赶上了短视频时代的顺风车,在登陆日本弹幕网站Niconico后收获空前关注,大受欢迎的动画也顺势带动了原作销量,热度喜人。

动画首集在Niconico网站砍下70万播放,作为对比,当季热门动画《莉可丽丝》目前的播放量也不过50万

随着原作者40原的新作接连推出,这部动画本该顺风顺水地继续制作,但怎料商业成绩并未延长动画的寿命。

在2019年的第二季放送完结之后,这个系列便再也没有后文,直到今年年初,一场闹上法庭的官司才把这部作品重新拖回大众视野。

9月6日,作者40原与动画监督深瀬沙哉接受了日媒采访,几年前那个混乱的动画现场终于得以公之于众,迟迟未到的第三季也总算有了缘由:制片人在投资方、原作者以及动画公司三头之间来回诈骗,经历了卷钱跑路后的动画导演不得已掏出了买房钱继续做动画……

1

从本质上来讲,《一脸嫌弃表情的妹子给你看胖次》是由原作者40原随手绘制的插画改编而成的短篇小动画。

动画为情节薄弱的一张张插画补足了剧情,填充了内容,愣是将几张毫无关联的精致插画拼凑出了一部观感尚可的动画剧集。

用寥寥数张插画改编一部完整动画的例子即便是放到动画云集的日本也不算常见,在本作正式放送之前这个类别下的作品更是屈指可数。根据40原的回忆,他接触到制片人的契机,是对方递给自己的动画化企划书,考虑到同类作品淡薄的市场,以及那张简简单单毫无诚意的企划书,40原起初回绝了动画制作的请求。

知名角色“黑岩射手”便是由插画转变为动画的先例

不久之后,日本大型ACG综合商店虎之穴主动联系上了40原,这才打消了他的疑虑。在业界领头羊的出资与推动之下,动画化开始启动。其中负责主管动画制作的是本作的导演深瀬沙哉,原先那位向40原投递了企划书的人士则担任起了制片人一职。

在日本动画制作现场,制片人是个至关重要的职位,他们通常负责与动画制作各个环节的管理与调节,确保动画的制作周期顺利推进,还需要在资方、原作者以及动画人之间反复回旋,是个门槛不高但难度颇高的工种。在本次的访谈中,40原与深濑导演将这位制片人称为S,向大家控诉了S将三方玩弄于股掌之间最后又能做到全身而退的全过程。

以“动画制作”为内容的动画《白箱》,其主角便是一位忙碌不堪的制片人

其实在动画制作的流程中,40原与深濑导演便已经察觉到了这位S制片人的诸多疑点。尽管他参与过的作品绝不算少,且其中不乏名作,但与之共事的深濑导演屡次感觉这位所谓的制片人更像是毫无经验的业内新人,从他手里闹出来的岔子数不胜数,完全没有专业人士的感觉。

例如,40原在审阅完动画组绘制的宣传图后,对图片的细节提出了几条修改建议,却迟迟未能收到相应的回复。当他再度询问自己的邮件是否送达时,负责对接管理的S则不以为然地表示“邮件收到了但我没答应要改”。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像是40原越过S直接与原画师交流却遭到S的怒斥;S在请求画师作画时用的理由往往也都是“原作者的无理要求”。凭借着两边的信息差,S全然不顾原作者对作品提出的意见,将这部作品完全做成了符合自己口味的动画。

除开制片人的身份,S在这部动画里还参与了脚本一职。在他单方面的独断指挥下,动画的成片质量意外的还算不错,声名在外的噱头配合业界大手的宣发推动了动画的成功,优秀的商业成绩也让动画第二季顺理成章地提上了日程。

2

在动画第一季的庆功宴上,40原与深濑导演在交杯换盏之间互相讨论起了疑点重重的S制片人,但念在此人做过的事还不算出格,同时也负责了全片脚本,是推动动画化企划的大功臣,此事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不过两人在最后留个了心眼,一改传统效率低下的电话邮件沟通,用起来更为先进的即时聊天软件,顺便还把S一起拉了进来组了个三人小群组。不过此后S有意无意地拆散打乱三方的交流,执着于最原始的电话邮件通信,久而久之这个群组还是归为沉寂,回归了最初的通讯手法。

他们使用了日本人常用的办公聊天软件Chatwork

有了第一季的经验,第二季的制作推进顺利。不到半年,完工交货,刻录光盘,动画制作接近尾声,只是到了结算动画制作费用的阶段,这位S制片人又开始作妖了。

2019年初,深濑导演找到了S制片人,要求结算第二季的制作费。负责与深濑对接的并非S本人,而是S的专程请来的律师,根据律师的说法,S对于现阶段动画成品的多处细节非常不满,如果动画公司未能在指定的期限内返修重做,S方面会拒绝付款。

早在2018年就有某动画公司爆出过返修大幅缩减制作费的情况

深濑导演也是头一回遇到这么不讲理的状况。动画已经开始放送,准备卖的碟片也在着手装箱,制片人若有不满应当趁早提出,如今再谈多半是想蛮不讲理地私吞制作费。深濑无奈找上了动画出资方虎之穴,后者也只是尴尬地表示早已将费用汇寄至S的名下,显然无力干涉这场单方面的利益纠纷。

事已至此,官司已经难以避免。深濑导演这边请来的律师为了胜诉搬出大量资料做足了准备,结果却是以“被告缺席”为由无条件胜诉。S根本就没理会法院的通知,以下落不明的状态逃亡至今,本该回收的500万日元制作费也因此未能找回。

动画的制作费用当然不止数百万日元,这笔钱本该是分割交付的最后一笔尾款。在提前将工资发放给员工的情况下,如今缺失的这500万成了突如其来的欠款,资金链的断裂让公司濒临破产。

按照动画第一季的收益,这个项目原本极有可能推进至第三季,如今人财两空,别说后续的作品了,填平负债才是当务之急。这时候,始终站在第一线的深濑导演站了出来,掏出了原计划在北海道购房的资产,填补上了将公司缺失的相应费用,并用剩余的钱启动了动画第三季的项目。

3

事后,在与各方业界人士交流的过程中,40原与深濑都收到了相似的回复:“最好不要和那个人扯上关系”。

虽然在两人的访谈中,S的真实身份并未提及,不过动画Staff表里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的人员名单直白地点名了罪魁祸首的名字:佐(Sa)藤郁雄。

这位佐藤郁雄目前已经人间蒸发,但他早前舍弃的个人社交账号还是被神通广大的网友们挖了出来,最近几天还有人专程跑过去催债。由他自己晒出的履历来看,最亮眼的成绩当属参与过名作《忌火起草》与《428 被封锁的涩谷》的开发制作,只是在这些游戏的Staff表里,佐藤郁雄的职位叫做“仕様”,在日本的游戏业界并非要职。

此人参与过的大多数作品都没有担任重要职务

值得注意的是,在他留下的最后一条推文里,佐藤郁雄提到了“动画”与“NFT”的字样。考虑到NFT近期屡屡暴雷的事件,或许佐藤郁雄又找到了一条全新的生财之路。

佐藤郁雄卷钱跑路一事对原作者40原而言并无大碍,这位推特坐拥60万粉丝的人气画师手里共有两部作品成功动画化,并参与多部轻小说的插画绘制,对于国内的朋友来说,他笔下最为人熟知的角色恐怕还是这只可爱的猫娘。

猫娘画集在上个月成功商业化

只是苦了事件的主人公深濑导演,本就没参与过多少作品,还在事业巅峰期被骗走了这么一大笔钱。从40原的访谈来看,深濑导演对于这部作品相当上心,他时常会赶赴作者家中与其面对面交流讨论动画的细节处理,力求把动画做到最好。这回在处理完相关的法律事宜后他立马着手于第三季的制作,并在制作班底尚未成型之际做完了第一集的脚本工作。

为了尽可能地回馈导演对作品的热爱,颇具影响力的40原与动画公司共同开启了众筹项目,为新作动画筹集必要的资金。众筹金额为600万日元,与受骗损失的制作费用基本持平,同时,众筹的相关介绍中也没有刻意利用卖惨博取同情,直到9月6日的访谈放出,大家才得知了动画第三季难产的缘由。在知晓了动画组背后的故事后,粉丝们纷纷解囊支持,一个月后筹集总额来到了420万日元,达成目标金额的计划指日可待。

众筹项目在8月初便顺利开启,彼时大家对于动画的内幕尚不知情

深濑导演碰上的恶性事件,在年产值超过两万亿日元的动画市场里不算少见。原定于去年4月放送的动画《东京巴比伦2021》就曾因抄袭风波闹出过制作委员会拒绝支付1亿日元制作费的商务纠纷,直到今年,双方之间的矛盾还是没能达成调解。

有意思的是,《东京巴比伦2021》制作团队与出资方并未针对这部斥资上亿日元制作的动画签订书面合同

动画公司一个项目执行数年的工作流程注定了其脆弱的本质,经不起半点折腾的特性也督促着这里的各位动画人加强对法律的重视程度。但如果可以改变一如既往的商业模式,寻找更适合动画公司的资金流通手段,或许这类事件会减少很多。

正如本文的深濑导演所带领的团队,在传统的制作委员会制度下,他们扮演的角色是拿钱交货的打工人,生杀大权交由出资方决定,中间但凡出了一点小差错也足以酿成大祸。在开启了众筹项目后,他们放弃了此前执行的制作委员会制度,新作动画带来的收益可以尽可能地返还给辛苦制作动画的团队,不会再出现无法回收制作费的风险。

当然,别忘了这是一部彻头彻尾的绅士向动画——正如他们自己在众筹说明里写的,赚钱啥的其实是次要目标,最关键的还得是向大家传播他们最喜欢的“胖次文化”。




文章转发自游戏研究社,版权归其所有。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任何投资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