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生把「看漫画打三个月手冲」的体验写成论文,引起学术圈地震

  • 游戏研究社
  • 2022年8月27日11时

前段时间,一位曼彻斯特大学的博士生发布了一篇论文,让整个欧美学术圈都陷入了震动。

而个中原因,倒并不是因为这篇论文有着卓越的成果,而是因为这位博士生的研究方向和调研手法有些过于超前:

为了研究“日本亚文化漫画粉丝的欲望”,他收集了大量日本漫画,花费了三个月进行了一场基于自身的实验。

而实验的内容,则是“对着日本正太漫画打了三个月手冲,随后记录每一冲的心路历程”。

而自这篇雄文被发掘之后,不仅这位博士生被冠以“手冲博士”的称号,整个学术圈也都陷入了热络的讨论中:人们先是被论文的内容所震撼,其次则开始质疑这合不合理——甚至合不合法……

这篇离奇的手冲论文,正在引出欧美学术圈的黑暗一面。


《定性研究》是一本国际期刊,致力于交流人文科学方面的理论和实践。于今年4月26日,其上刊载了一篇有关日本亚文化的论文,作者为一名曼彻斯特大学的博士生,卡尔·安德森(Karl Andersson)。

这位卡尔·安德森并非学术大拿,他的这篇论文也并没有太过突破性的成果。但在发布数月后,该论文还是被网友发掘,并引起了现象级的讨论。

因为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它都稍显离奇。

该论文全名为《我并不孤单——我们都是孤单的:在日本的正太亚文化研究中使用手淫作为人种学调研方法》(I am not alone – we are all alone: Using masturbation as an ethnographic method in research on shota subculture in Japan)

尽管这一标题颇为严肃,别具学术味,但它却又处处是“亮点”——也正如其字面意思所表,这篇论文还真是试图「用手淫进行调研」。

在引言中,作者卡尔·安德森就十分真挚地写道:

在这篇研究笔记中,我将讲述我是如何建立一个对正太漫画进行手淫的实验方法。这种对自身欲望的参与性观察,不仅让我对我的研究主题有了更具体的理解,还让我思考孤独和对抗孤独的方法。

在正文之中,他则用更朴实的语言解释道:自己是在研究正太漫画读者对“欲望与身份”的看法时遇到了瓶颈,所以想以身作则,亲自参与实验。

而这所谓的「实验」,具体内容则是:在三个月内,只看正太漫画进行手淫,并记录每次的数据,包括“用”的哪些材料、在哪里做的、用了多久……

安德森在论文中表示,这是一种“批判性的自我反思”。

根据论文中的内容,在这三个月内,安德森共计批判了30多次正太漫画。或许是出于篇幅限制,在论文中,他只记录了几次批判过程,但都超乎想象的详细。

例如,安德森不仅会简单叙述自己所看正太漫画的情节,也会记录自己的“冲点”在何处,同时还会在事后总结出感受。

作为作者的他,并不顾忌向外人袒露自己的手冲历程,反而大方分享自己的心路历程。

在这篇约四千字的论文中,安德森写出了自己对日本正太漫画的观念以及看法,用十分学术的方式描绘了这场手冲实验。

他甚至还十分详尽地交代了作为实验者的自己,为此做出的前置准备。例如,他目前正好单身独居,所以“这些因素促成了我探索这件事的意愿和渴望”。他还为了看正太漫画而买了盏灯,而这“表明我尊重自己,体现了对正太手淫一事是值得骄傲的。”

安德森所批判的系列

在论文最后,他得出结语:同人文化之所以流行,是因为在一个被大规模的孤独感渗透的社会中,人们渴望不那么孤独。

总体来看,这篇论文其实更像是作者本人三个月内的手冲日记(带贤者时间感悟版)


而这篇“手冲调研”在被期刊《定性研究》发布了大约三个月后,最终被一些搞学术的网友发现,并公布于网络上,且顺理成章地引起人们注意。

在事情的最开始,大家还以为这又是一次“索卡尔事件“。


所谓”索卡尔事件“,是指所谓的“学术恶作剧”。这个名词出自于1996年:一位名为艾伦·索卡尔的物理学家,向文化研究杂志《社会文本》投稿了一篇伪科学的论文,文中内容夹杂着一些有反常识的胡说八道,但却成功被杂志发表。

论文名为《超越界线:走向量子引力的超形式的解释学》

在近年间,类似的“索卡尔事件”也层出不穷,特别是人文社科领域里。

2018年,就有三位学者花了10个月编撰了20篇恶作剧论文,并投稿给各大期刊,最终竟成功发表了七篇。

这七篇恶作剧论文里,其中甚至还包含一些看上去就十分离奇的文章,例如讨论犬类强奸文化的《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城市狗公园中,人类对强奸文化和同志效应的反应》,以及探讨直男与后门玩具的《从后门进入:通过感受后入性玩具的使用挑战直男同性恋、变性人和变性人恐惧症》。

这种“索卡尔论文”会故意选取一些特殊领域(如涉及女性主义、边缘人群),随后用大量学术味十足的后现代词汇来编撰出毫无根据的,虚构出来的荒诞文章。

人们以为这篇“正太手冲文”也是如此,但随后才发现实则不然。

作者还真是认真的。

在这篇论文被注意到之后,对此感兴趣的人们开始调查文章背后的作者卡尔·安德森,结果发现,此人似乎是个货真价实的“正太控”。

如今是博士生的他,其实早早就涉及了“正太领域”。自2006到2010年间,安德森就曾先后开创过两种“男孩杂志”:《毁灭者》和《惊爆男孩新闻》—— 都是以展示年轻男孩图片、故事为主的平面杂志。

在这些杂志中,虽然没有直接裸露的图片,但却充斥着大量的“擦边球”内容。虽然在法律上属于合法,但却有“性化儿童”的嫌疑,早早就引起了一部分欧美人的不安。

恋童问题在欧美格外受到重视。这也让安德森在这一时期就开始“臭名昭著”,他曾因此接受媒体采访,但却一直巧妙回避关于自己是否真正恋童的问题,并称自己的杂志是“艺术”而不是色情制品。

在安德森YouTube的个人频道上,他也时常分享自己从日本买到的正太漫画,且曾多次歌颂自己对“日本正太文化”的热爱。

结合这些资料来看,人们不难推断出论文作者安德森对正太/年轻男孩有着一定特殊癖好。

而这一事实就让这篇论文显得更加诡异:它似乎成了一篇恋童者书写的色情自白。

一些网友同时指出,尽管安德森在论文中称自己的研究领域是“日本正太亚文化”,但这其实只不过是“恋童”的另一种美化版说法。他本人毫无疑问是一位恋童者(尽管他自己坚决否认),证据就是论文里的一切内容——没有一个正常人能做到只看正太漫画打三个月手冲。


很快,网友们开始给安德森冠以“手冲博士“的称号,对其群起而攻之。因为“看儿童色情”进行自慰这件事实在不合乎常人的道德,在安德森本人所处的英国,这甚至还涉及违反法律。

尽管学者在学术调研的过程中时难免面对一些道德难题,且大多数人都对此类问题有所了解。但这篇“正太手冲文”还是有些过于挑战人类的底线——简直就是冠以学术之名,行不端之事。

以至于一位议员都带头出面怒斥这篇论文:

在普通网友表达不满之后,也有更多学术圈的研究者指出了此事更多的不合理之处。

例如,为什么期刊《定向研究》能让这样的论文审核通过?为何作者安德森在读的曼彻斯特大学对他的“研究”并不阻止……

人们逐渐意识到,最可怕的不是这篇论文中的离谱内容。而是「有期刊同意发布这样的论文」,且在数月内并没有其他学者对此表示质疑。

而这些迹象似乎都在说明,如今的欧美学术圈正面临着一些根深蒂固的问题。

最终,在舆论压力之下,发布“正太手冲”论文的《定向研究》期刊很快发声明致歉,表示已经撤回发表,“因为该作品的出版造成了社会危害”。

曼彻斯特大学的一位发言人也向外界透露出讯息,表示此事已经“引起重视和担忧”,正在开始着手调查这位手冲博士。

至今为止,手冲博士安德森尚未对此进行任何回应,不过整件事情的结局基本已经定调。

但与此同时,亦有人开始新的讨论,比如“手冲到底能不能当作一种调研方法”。

人们对此的看法倒还是比较一致的:能,但冲的时候不能看儿童。

文章转发自游戏研究社,版权归其所有。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任何投资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