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创造:一个骑手被游戏治愈故事的背后

  • 游戏陀螺
  • 2022年9月14日10时



今年暑假,正在上高三的墨华终于拿到了迷你世界全民创造节的金奖。这是他第三次参赛,也是第一次拿到金奖。借由迷你世界,墨华明确了自己未来学习的方向,他觉得自己是热爱创作这件事的,他期望成为一名优秀的游戏开发者,去创作更多有意思的东西。


因为迷你世界与全民创造节,沙豆结束了他的沪漂和北漂生涯,回到了河北老家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干起了工作室,全职为迷你世界输出教学与比赛指导视频。脱离了一线城市快节奏、高强度的生活状态后,沙豆感觉轻松了不少,如今他有了更丰厚的收入,也有了更多的时间去陪伴家人,迷你世界让他看到了生活的另一种可能。


41岁的外卖骑手张师傅则在迷你世界中享受着自己难得的快乐,他对中国古风建筑情有独钟,经常赶在上午10点半出门送外卖前在迷你世界中用一个个方块搭建起自己心中的建筑。周围同事们喜欢玩《传奇》《大话西游》一类网游,对于张师傅在迷你世界里搭古风建筑这事不甚理解。张师傅也不在乎,他很享受这种创作的快乐。


每个月,数千万的玩家活跃在迷你世界中,他们在这个方块世界里生存、冒险、创作,并乐此不彼。





2016年正式上线之后,迷你世界发展迅速,接下来的每一年,基本都能拿出一个里程碑式的成绩,比如2020年最高月活正式突破1亿大关,作为一个UGC平台最重要的创作者数量达到了7000万+,UGC作品数量更是来到了2亿+,开发者分成超1亿,这些耀眼的数据代表了迷你世界过去几年的成绩,但是比起数字本身,我更好奇数字背后的故事,而全民创造节应该是这个故事中重要的一个篇章。


2017年,第一届全民创造节举办,没有完善的活动体系,创作奖励仅有游戏道具和皮肤,却在一个月的活动期内收到了几十万份作品投稿,玩家强烈的创作欲望让迷你世界更坚定了鼓励UGC内容生产的方向。今年的全民创造节也于不久前落下帷幕,根据官方给出的数据,六届活动累计收到的投稿数量来到了182万,累积参与人数达5400万+,今年投稿数量较去年增长了4倍。





我们明白,人们沉浸其中,很重要一部分原因在于沙盒游戏本身的魅力,在倡导“自由、包容、开放”的沙盒世界中,各种充满想象力的UGC作品倾诉着创作者的创作欲和表达欲,这是其它品类的游戏产品很难提供的独特体验;但另一方面,迷你世界本身所塑造的独特游戏体验,也让它和市面上其它沙盒产品区别开来。


自由的沙盒,如何激发Z世代的创作欲


迷你世界的玩家中年轻人占据了绝大部分,特别是被称为“Z世代”的这一群体,是迷你世界的绝对主力军。他们在成长的过程中早早地接触到了互联网,拥有更广阔的视野和表达欲望,借由互联网,他们身上的特性也被进一步放大和表现出来。强烈的自我意识、乐于分享和表达、渴望被认可是他们的共性,也正因此,他们的身影经常出现在各大平台的热搜榜,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们是真正的互联网原住民,相对地,他们对于各类网络产品的选择也更为挑剔。


墨华是一位典型的“Z世代”,电话里的他腼腆内敛,但提起创作我依然能感受到他言语中的热情。他是今年全民创造节电路区的金奖获得者,一次偶然的机会走进迷你世界的大门后,这位少年的创作才华就随迷你世界一同成长着。开始的几年时间里,墨华还只是在迷你世界的生存模式中冒险,当生存模式的内容已经被消耗的差不多了,他便开始为电路创作而着迷。



墨华获奖作品


据迷你世界工作人员介绍,迷你世界最开始的时候还没有触发器这类逻辑编程功能,用户可以通过电路方块来实现某些功能,比如升降机、刷怪等。伴随着游戏的发展,现在其实已经有取代电路的功能了,但由于其涉及到数学、模型等多方面的知识,不少玩家还是很乐于去钻研其中奥妙,官方为了鼓励大家创作,也特意在各种赛事中设立了电路这个赛道。


“玩法创作兴起之前,电路在游戏里一直是玩家觉得最厉害的存在,那时候就特别感兴趣,就想要学习电路。”这是我在问墨华为什么选择电路创作时他给出的答案,我想挑战对他而言,或许是很重要的人生意义。


迷你世界也面临着各种各样的挑战。沙盒并不是什么新鲜品类,海内外知名作品也不少,要在这个赛道中脱颖而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越是拥挤的赛道,往往越需要倾听用户的声音。


类似的官方社区、QQ群、客服后台等,迷你世界组建起的沟通渠道是多样的,方便用户交流也好,收集反馈意见也罢,总之,多样的渠道让迷你世界更贴近他们的用户了。


得益于多样、便利的意见反馈渠道,迷你世界的更新频率可以用“恐怖”来形容。过去的6年时间里,迷你世界在不断听取用户反馈后,推出了120多个版本,包括生存、创造模式的内容更新和游戏调优。在交流中墨华也提到,经常就隔了几周没上,再回到游戏里就发现“变天”了,有时候是新的游戏模式,有时候是编辑工具的改版,每更新一次就要学习一次。但也正是高频率的更新保证了游戏的源源不断的活力,“新的游戏内容越来越多,工具也越来越好用了”。


我相信迷你世界在不断的更新和变革中会走向一个更美好的明天,正如他们那些朝气蓬勃的创作者们一样。从2016年接触迷你世界到成为今年全民创造节电路区的金奖获得者,墨华用他的才华和各类奖项赢得了家人对他游戏创作的认可,我问他这些经历对他而言最言最重要的意义是什么?


“我想好我大学要学什么专业了,我想学计算机,和游戏开发相关的专业”,他如是告诉我。


让所有人,享受创作的乐趣


游戏行业的历史上有过太多经典的UGC内容,比如风靡全球的MOBA游戏Dota就诞生于《魔兽争霸》里的一张自定义地图,Dota2中又出现了自走棋这一品类并向全平台传播,全球知名游戏平台Steam则凭借其创意工坊为众多的游戏不断续命。但这些游戏平台的UGC内容,入门门槛并不低,基本都是专业的开发人员在做,没有技术基础的玩家想要在游戏里做一张自定义地图,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魔兽争霸》里的编辑器


也正因此,生态与门槛,是讨论UGC平台永远绕不开的问题。


迷你世界也是如此。根据官方透露的数据,目前迷你世界中,生存冒险模式的玩家游玩时长从最开始80%的占比降到了如今15%左右,每3个迷你世界的用户,就有1个是内容主。庞大的创作者数量以及海量的UGC内容,也带给了官方新的问题,如何让数量庞大的创作者群体获得更好的创作体验?又如何让优秀的作品获得更多的曝光?


沙豆是迷你世界庞大生态体系建立的见证者之一,而他本人,也是这个体系中,颇具代表性的一环。


他原本在上海的游戏公司实习,工作之余做做游戏直播,直到某天他直播间的观众让他试下迷你世界,因为呼吁的观众不少,他决定试试,生活也就此改变。


彼时的迷你世界刚上线不久,正处于快速增长的时期,沙豆凭借着入场早又爱钻研的精神,收获了不少迷你世界玩家的喜爱,经常在他直播间问他各种关于创作的技术问题,他本身又是一个特别喜欢分享的人,慢慢地沙豆变成了沙豆老师,官方也找上门来,希望他能成为全民创造节的指导老师,产出一些教学视频供玩家们学习。


就这样,迷你世界指导老师成为了沙豆的全职身份,他本人也因此结束了沪漂和北漂的生活,回到了河北老家全身心投入到新身份的工作中。根据沙豆介绍,像他这样为迷你世界全职产出教学视频的人并不少,官方为他们提供了不错的收入,目前在虎牙、斗鱼、B站等主流直播平台上有不少迷你世界的专职主播,粉丝数量巨大的UP主也不少,依靠视频和直播,他们成为了众多迷你世界新晋开发者的领路人。



沙豆老师


而这一切,也只是迷你世界内外循环内容生态体系的一部分。


每年,迷你世界都会制定各种各样的赛事活动和扶持体系,除全民创造节外,星启计划也广受玩家好评。这是官方针对开发者推出的专项扶持计划,通过现金扶持和培育孵化帮助开发者创作出让千万玩家喜欢的游戏,成为优秀的游戏制作人。自从星启计划上线以来,迷你世界给开发者分成已经超过1亿元!在今年星启计划3.0活动中,设置了包括时长激励、分成激励、孵化金激励三大版块,同时迷你世界官方还将推出1亿现金扶持政策,加速生态规模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官方一直在开发者分成激励上做加码倾斜,作品内购分成较之前提升了30%,个人或工作室根据作品的表现,不同评级还可获得70%~100%的分成区间。头部优质开发者累计收益可破百万,中腰部开发者收益也在万元至几十万不等。


为了让这些优质的教学内容有一个集中展示的地方,方便新晋开发者学习,官方建立起了自己的开发者学院,从基础到进阶,一步步帮助新晋开发者走进创作的世界。



开发者学院的部分课程


同时为了吸引更多优质团队的加入,除了线上的赛事和渠道外,官方也在积极拓展更全面的线下生态产业基地,帮助更多团队组建工作室,提供创作场地、提供技术培训,提供资金补贴。目前官方已经在深圳、北京、西安多地落成迷你世界生态产业基地,给予从零起步的开发者们足够的信心和创作动力。


另一方面,创作工具的更新和进步也在一直帮助迷你世界的开发者们更好地进行创作。


根据沙豆回忆,2016年的时候,迷你世界的创作工具还没有触发器等一系列功能,创作的门槛相对现在要高不少。但随着迷你世界国产自研引擎的不断进步,如今已经可以灵活实现对方块素体场景的深度定制,比如世界规则编辑器、载具系统、蓝图系统、微缩方块系统、还有生物骨骼编辑系统等,让开发更加敏捷,产品运行效率也更高;触发器、脚步编辑、地形编辑、UI编辑等易学好用的创作工具的加入,也进一步降低了开发者的入门门槛,总而言之,让开发者们更快乐地参与创作这个目标,正在迷你世界里一步步实现。





沙豆对这一切的变化感知很明显,他是陪着迷你世界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今年的全民创造节中涌现出了许多特别优秀的作品,沙豆坦言,“我自己是完全没有这个能力做出来的,我只能在旁边看着,这个东西的发展速度已经远超我之前的想象了。”


包容共生,让更多的人被看见


今年41岁的张师傅可能是迷你世界里年龄最大的那一批人。


张师傅是一名外卖骑手,初中毕业之后,张师傅就走上社会开始工作,早年做过厨师,学过电焊,干过木工,还下了几年煤矿。他很喜欢中国的古代建筑,也很喜欢中国的仙侠文化,他在迷你世界里的创作,大多都是一些古代建筑,在周围的同事都在玩《传奇》《大话西游》等一众网游时,他却一头扎进了迷你世界里搞自己的创作。



张师傅创作作品


我们问他这么喜欢古代建筑是和之前的工作经历有关吗?他告诉我们,其实没多大关系,就是一直感兴趣,玩这个也是为了开心,解压。创作的过程中遇到困难了,他就会去看视频找资料,或者下别人的地图看一下人家是怎么建的,他很享受学习的过程。


6年间张师傅参加了不少官方的比赛,但从来没获过奖。他也不在乎,他很清楚自己的实力,看着自己的作品登上舞台,或者在平台上被别的玩家游玩点赞评论,张师傅就已经很开心了,“反正就是解压,开心就好,看到别人玩我的作品肯定会更开心一点,证明自己还是能做出一点东西的。”



张师傅在工作间隙



像张师傅这样的大龄创作者在迷你世界并不常见。沙豆老师也和我讲过一段神奇的“教学经历”,有一位70多岁的老人通过别人要到了他的电话找到他,希望沙豆教他搭一个很简单的房子,为的是等孙子放学后展示给孙子看,表示爷爷愿意去陪你玩你喜欢的东西。这件事对沙豆触动很大,他更加意识到自己做教学的意义可能不止是教会别人一些东西,有些时候,他还会让人们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密,这些都是来自于迷你世界的魅力。


我在翻阅一些官方的资料的时候,还看到一位名为“粉红豹”的迷你世界开发者,他早年因为疾病身体落下了残疾,行动上有些许不变,生活在一个低保家庭,却通过在迷你世界中进行创作获得了每月数万元的收益,他用自己的第一桶金给妹妹买了一部新手机,用开发者的收入修缮了家里破到几乎不能再主人的老房子;在迷你世界中,他交到了很多朋友,用作品赢得了他人的尊重和认可。



“粉红豹”作品


当迷你世界帮助越来越多汇入人流就消失不见的普通人被看见,这个时候,你很难再将迷你世界仅仅定义为“一款游戏”。


沙盒所塑造的未来


根据官方的设想,他们希望“全民创造节”能成为所有沙盒游戏爱好者的共同节日。迷你世界CEO周涛表示,单纯的降低UGC创作门槛并非迷你世界的目的,为用户创造更加丰富、多样化的内容生态才是真正的目标,而未来,如果条件合适,他们希望迷你世界全民创造节可以办成类似于Dota2的国际邀请赛这样范围更广,参与人数更多,拥有全球影响力的赛事。


这也不难理解,无论是通过各种方法降低入门门槛,还是流量与资金扶持,“全民创造节”一直秉持着“创意是稀缺的,需要被鼓励”的原则帮助更多的用户参与到UGC的内生产中来,整个“全民创造节”也成为了迷你世界UGC能力的一次综合体现。而当内容生态丰富到一定程度,我们对于未来的想象也就更细致了一些。


比如更多虚拟化场景的引入。去年年底,迷你世界与QQ音乐合作在迷你世界中举办了一场音乐会,或许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始;迷你世界之外,这两年我们也看到了太多虚拟场景与现实的交织带来的震撼与感动,因线下毕业典礼被取消的毕业生们在游戏里搭建毕业场景“云毕业”,在游戏场景里观看一场流行天王的虚拟音乐会,或是化身虚拟人在游戏场景举行一场会议,这些场景无论粗糙或者精致,至少都指向了一种可能,即虚拟场景在多大程度上能影响甚至改变我们的生活,业界给了这份想象一个更具体的词——元宇宙。



迷你世界 X QQ音乐


“元宇宙”被认为是互联网的下一个形态,当下最贴近“元宇宙”的好像也只有游戏所构建的虚拟场景,而沙盒所倡导的“开放、自由、包容”的精神,或许又是最适合当前技术水平下“元宇宙”探索实践的落地场景。


别忘了,迷你世界的重中之重是UGC,现今的迷你世界背靠7000万+内容创造者,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地增加。我们目前还不知道真正的“元宇宙”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但自由、开放、包容肯定是它重要的标签,这也就意味着,带有同样标签的UGC内容在元宇宙中大有可为。


我们当然无法判断迷你世界最终会不会成为一个“元宇宙”,但至少在目前,他们正在不遗余力的推动UGC的内容生产,且已经拥有了足够多才华横溢的年轻创作者,与之相匹配的生态环境也已经搭建起来并不断完善,未来的迷你世界如何进化,我们只需等他们给出自己的答案即可。



往期推荐
    
  

合作请联系
    
    
  
商务合作/融资对接(微信)
     
   
西瓜:18659030320
       
     
刘威:18948723460
文静:mutou_kiki


     
   

文章转发自游戏陀螺,版权归其所有。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任何投资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