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我的宝可梦吗?”成了欧美福利姬的接头暗号

  • 游戏研究社
  • 2022年8月10日11时


宝可梦玩家在面对人类最本源的欲望时渺小无力。

常在社交网络上免费展示自己各类大尺度照片供人大饱眼福的女网红通常会被称为“福利姬”,虽说这个称呼起源于日本,但在欧美互联网上也有不少类似的大小网红。

不同于早期的福利姬们单纯只是为了展示自己身材获取赞美,如今这一行早就成了互联网上的一桩生意——公开发布的那些性感照片只是吸引顾客来购买付费图包的鱼饵,更有甚者是在为自己的直播打广告。

为了尽可能博取关注,福利姬们也时常绞尽脑汁来给自己发布的照片配上一些诱导性文案,试着让它们被推送到潜在顾客的搜索前排,又或者是吸引现有的关注者来互动回复。

而在最近,那些身处欧美的福利姬们盯上了一个原本和她们凑不上什么关系的词——宝可梦。

“喜欢我的宝可梦吗?”

1

事到如今,只要在推特的搜索框输入“do you like my pokemon”,便会被铺天盖地的擦边色图所淹没,而究竟谁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已经难觅踪迹。

至少早在几周之前,推特上便零星有了些欧美福利姬给自己发布的性感照片配文“喜欢我的宝可梦吗?”

当然,你在这些照片中找不见一般意义上的“宝可梦”……

这并不是某种“注意力测试”,图里真的没有宝可梦

不过“宝可梦(Pokémon)”这一人造词本就取自于“Pocket Monster”,所以大部分人在看到这些图片后,也能很快反应过来这里说的“口袋妖怪”其实是指藏在衣服下的“胸器”。而这些早期推文用的还是更正式的拉丁字母写法“Pokémon”,摆明了就是在玩一语双关的谐音梗。

尽管说不上有多幽默巧妙,但按常理来说,这种借着热门游戏来卖卖福利的行为本是网友们喜闻乐见的事儿,福利姬收获了关注,观众们大饱眼福,双方各取所需。

这场风潮真正愈演愈烈,还是要等到上周举办的“宝可梦发布会”。任天堂在这场发布会上公开了不少关于系列最新作《宝可梦 朱/紫》的消息,“Pokemon”也在推特上成了各个地区的热门搜索词。

发布会披露新作中的神兽可以化身为交通工具,这在玩家间引发了不少争议

就当宝可梦的粉丝们还在热烈争论“可以变成摩托车的神兽”还有没有宝可梦系列原来那味儿的时候,也有更多欧美福利姬悄然蹭上了这趟顺风车,她们上传了一张张“胸怀若谷”的照片,并统一配文“喜欢我这宝可梦不?”

这些照片起初没引起多少宝可梦粉丝的关注,但不妨碍其中几张获得了上万点赞,文案也随之进一步病毒传播。

等到宝可梦玩家回过神来的时候,这一话题已经彻底被奶子和屁股照片所包围,就连原本 “藏在口袋里的胸器”这一表现主题也被遗忘,不乏大量露点图,单纯沦为软色情产业的一个接头暗号,成了福利姬和她们关注者的狂欢。

这下,玩家们可就不怎么待见这些假“宝可梦”了。

2

后知后觉的宝可梦玩家们聚集在一起,表达对于“色图入侵”的不满。在他们眼里,这些色图根本比不上宝可梦可爱和有趣。

“你们那才不是宝可梦,那只是你的柰子!”

他们纷纷在评论区里晒出了自己收藏的宝可梦玩偶,并同样配文“喜欢我的宝可梦吗?”,这些照片在玩家间得到的点赞自然也远高于那些挂羊头卖狗肉的“福利图”。

“Cute!”

还有人从宝可梦特别篇漫画里翻出了“女角色将宝可梦球藏于胸口来偷袭对手”的桥段,以此告诫其他训练师可千万不要被迷惑了。

照入现实

此时此刻,众多宝可梦玩家表现得就像是系列动画中的男主角小智——他们胸中燃烧的只有对于宝可梦的热爱,心无旁骛,尤其擅于抵御对于来自女性的诱惑。

女人只会影响我成为宝可梦大师的速度

除了这样的圈地自萌,一些宝可梦粉丝还试图与“波涛汹涌”的色图潮流抗衡。他们发起了“Say no”运动,去那些挂着“Do you like my pokemon”文案的福利姬评论区表达不满,痛斥“姐们你儿这根本没有宝可梦好吗!”

“滚,我选皮卡丘”

还有一些人采取了更激进的 “以毒攻毒”战术,同样发布了一些带着“喜欢我的宝可梦吗”标题的推文,配图却是些古怪的宝可梦COS图,试图以此来扰乱搜索结果,将福利姬和她们的受众从这里驱逐出去。

只是福利姬们的评论区里本就充斥着各种直白的下流话和“长枪短炮”的自拍,宝可梦粉丝的所谓 “回击”相比之下显得毫无攻击性。他们的抵制活动不仅没能把“Do you like my pokemon”的话题拉回正常领域,反倒让更多人注意到这句话正和色图关联在一起。

甚至有一年前的COS照片因为配文中出现了相似的短句,也在再度被翻了出来

这下福利姬们发照片时都不必再劳心费神想什么撩人的文案,只要配上一句“喜欢我的宝可梦吗”就能最大化传播效率。

曾经用来揶揄小智“不近女色”的梗图,如今则成了粉丝们无奈的自嘲。

“走吧,皮卡丘,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宝可梦了,只有无趣的裸体女人。”

3

像这样的“小智行为”并不是宝可梦粉丝的常态。

在P站去年的年度总结报告里,宝可梦就位居“游戏相关搜索词”的第四名,仅比前年下滑了一位。可见对于借着宝可梦搞黄色,部分玩家向来积极得很。

也就是在这次《宝可梦 朱/紫》的发布会上,有一名叫作古鲁夏(Grusha)的新角色登场。看着PV里那水色的长发、卷翘的睫毛,还有那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温婉神态,一众玩家还没等得及发布会开完,就开始对着古鲁夏大喊“Waifu”,一些画师也是忙不迭地为其绘制色图。

显然,此时大部分人都默认古鲁夏是女性,深信她厚实的羽绒服下隐藏的是曼妙的身材。

结果发布会后追加的官方介绍却让许多人傻了眼——那里明明白白地写着,古鲁夏是“他”,是一名男性。

方才还对着古鲁夏叫老婆的人们自然是大呼上当,下手太快画出诡异色图的画师也只能自认倒霉。

“我为我的傲慢付出了代价”

不过与此同时,也有不少粉丝表示可以“迎男而上”,只要可爱就行。更别说这类略带妩媚的中性角色本就是一些玩家的心头好,古鲁夏的同人图产量依旧迎来了高峰,成为《宝可梦 朱/紫》当下受关注度最高的角色。

其中当然也有许多是题材健全的绘画作品

一直以来,宝可梦系列都是“全年龄”“子供向”游戏的代表,但在玩家之间,像这样对着宝可梦里的角色“发情”倒也算不上什么忌讳。别说是将其中的异性角色当作幻想对象,就连对着沙奈朵、烈焰狐等宝可梦喊“老婆”的也大有人在。

更何况在游戏中也有过暗示人类可以宝可梦作为恋人厮守甚至结婚的内容

“人的性癖是自由的”,宝可梦的粉丝们对此心照不宣;与之相对,大家也默契地在社群内维持着擦边内容与正经内容之间的平衡——你在某些地方说“素利柏是劳模”可能引来会心一笑,但要是不分场合地到处刷这类梗一定会招来厌恶与指责。

但如今由“Do you like my pokemon”引起的风波,则完全脱离了粉丝内部的制约,蹭得过于简单粗暴。

如果说这场闹剧在一开始还带有些幽默感,和“宝可梦”也多少扯得上关系,现在则已经彻底沦为了福利姬们寻求曝光的工具,她们发布的照片也一路从“色图”变成了露骨的“黄图”,而且很少将其标注为“敏感内容”。

有人担心这些过激照片可能会被推送到单纯搜索“宝可梦”相关内容的未成年人面前;有人觉得这个限定了“巨乳巨臀”才能参与的活动从一开始就很不“政确”。

也有人认为这些福利姬的行为已经是在利用“宝可梦”品牌牟利,毕竟她们中的大部分人都会在照片的评论区里置顶自己的“粉丝专属”链接,诱导关注者购买图包。

只要有一张照片顺利传播开来,福利姬们大多会迫不及待地卖起“粉丝福利”

对于宝可梦社群而言,这样的“热度”所能带来的显然只有负面影响,但面对这种“外来入侵”,玩家们过去用来解决圈内争议的手段则完全不起作用。

久经沙场的福利姬们对于玩家们的谩骂毫无所谓,也不在乎某个粉丝不多的账号被举报封号;没有人能阻止那些精虫上脑迫不及待看更多色图的看客们打钱;愤怒的玩家们甚至无法确定自己在攻击的对象是否是个发帖机,而他们的留言只会让这张照片被推送到更多人眼前。

作为全球受众范围最广的游戏粉丝群体,宝可梦玩家在面对人类最本源的欲望时依然显得渺小无力。

结语

没人知道这场闹剧还将持续多久,至少在福利姬们抛弃这一文案之前,欧美的玩家们大概是很难在推特上正经讨论自己所喜爱的宝可梦了。

幸运的是,欧美福利姬行业的竞争颇为激烈,当无数跟风者还在复读“do you like my pokemon”的时候,那些较早吃到流量红利的福利姬们已经在研究新句式,试图引领新风潮。

坏消息则是,这些福利姬似乎真的认为是宝可梦的热度帮她们吸引到了关注,她们将目标进一步锁定在游戏宅男身上,成天发图追问:“Hey玩家们,想捏我的动漫西瓜吗?想挤压我的动漫桃子吗?”

从“one piece”可以被解读为“连体内衣”的角度来说,这倒也算是个谐音梗

看起来,正有更多的动漫或是游戏将要经历和宝可梦相似的遭遇,粉丝们将不得不面对福利姬所带来的侵扰,而他们的抗议声依旧被淹没在了更多的黄图之中。




文章转发自游戏研究社,版权归其所有。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任何投资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