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中世纪模拟游戏里,我体验到了最真实的城市经营

  • 游戏研究社
  • 2022年8月30日11时


本村土特产:传染病和劫掠者。

为了逃离贵族的暴政,一批贫苦的农民搬迁到了“最远的边陲”。这是一片荒凉而又动荡的土地,他们在这里定居下来,建立了新的村落。

这个村子能否在自然与人为威胁的对抗中生存下来,发展壮大成为边陲最繁荣的城市,就看扮演新上任领主的玩家,重开过多少次游戏,吸收了多少的经验教训。

看了好几遍的开场动画

由《恐怖黎明》开发商Crate Entertainment打造的硬核城市经营游戏《最远的边陲》(Farthest Frontier),在8月9日登陆Steam,目前有着85%的好评率,还上过一次Steam畅销榜。

《最远的边陲》仍然处于抢先体验阶段,暂时没有像样的新手教程。除非是住房、食物、水源,或者用于过冬的柴火得不到满足时,屏幕左上角才会冒出特别显眼的对话框。在此之上,游戏就没有任何提示了,刚上手的玩家根本找不到发展目标,也不知道该怎么赢。

事实上,游戏主菜单有一个“游戏指南”选项,直接导引至游戏官网的相应页面。官网列出了整整二十页的攻略,阐明了从购买安装游戏到探索游戏内的各种拟真概念,让人想起几十年前的实体版游戏会附赠的攻略书,只不过换成了电子版。

机翻的游戏指南节选

虽然现在只有英文攻略,可是一想到因我而死的上百条人命,我就很后悔没有早些点进去看。

吃饱穿暖

根据官网的说法,《最远的边陲》制作灵感来自中世纪的技术和封建社会,并不基于现实世界的任何位置或任何特定的历史时代所设计,但许多游戏机制直接受到现实生活的启发。因此,学过地理、农林等方面的专业知识,处理这些游戏机制就会得心应手。

按照欧洲大陆性气候的普遍规律,一年四季温差较大,冬季必须做好保暖工作。刚搬到这里的村民来不及休息,就要被我催着去树林里伐木,收集木材建造房子、把原木劈成柴火,以免在数个月后的暴风雪中冻死。

为了获取干净的水源,村民们还要去采些石头开凿水井。水井的选址要充分考虑植被覆盖率和地下水储量,假如村子幸运地活到了需要进一步扩张地盘的时候,放置的第二座井还要尽可能远离第一座井,避免过度开采地下水,害得全村没水喝。

人性化的水源加成视图

这些村民逃走之前储备了一些食物,但几个月后就会吃光,开辟新的食物来源至关重要。采集、捕鱼与狩猎,这三种途径仅需要木材建造相应的建筑,获取食物相对容易,保证村民不会在几年内饿死。

随着村子的发展壮大,植被退化与过度采集在所难免,周边的野生食物来源迟早要枯竭。开垦田地发展农业,乃至以后的畜牧业,才是长久之计。但游戏里没有拖拉机、化肥和农药,种田也绝非在地图上划出一块农业用地这么简单。

开垦一片适合耕种的土地,需要占用大量劳动力,所需要的时间几乎要按年来计算。如果耕地存在大量石头和杂草,清理它们要耗费的时间更长。

仅是清除过杂草或岩石的耕地,尚且没有带来一场大丰收的肥沃程度。正经的粮食作物或蔬菜都会消耗土壤肥力,而三叶草、豆子,以及由村民的排泄物制成的堆肥,能够有效提升肥力。如果村子土壤特别贫瘠,农田里需要种上持续数年的三叶草。

土壤肥力视图

由于作物仅需几个月就会成熟,一块维护得当的耕地,可以在一年内种植两三种植物,还能以三年为周期安排轮种。

轮种是《最远的边陲》最核心的机制。作物产量容易受到温度影响,如豆子不耐霜冻、萝卜与胡萝卜不耐高温,迫使我在一年间穿插种植不同作物。同时,作物有可能患病或遭受虫害,通过轮种不受疾病影响的其他作物,就能将损害降至最低。

另外还有一些容易被忽略的细节。作物不及时派人收获,就会烂在田里。附近的野生动物会冲进田里,踩踏和偷吃作物,要修筑篱笆予以阻拦。不同作物具有不同的土壤偏好,可以使用粘土与沙子资源调整土壤成分,进一步增加产量。

待到田里的小麦成熟,运到风车磨坊磨成面粉,面粉再送至面包店,做成香喷喷的面包时,我才觉得自己倾注了长达数年(数小时)的心血没有白费。

高度自治

《最后的边陲》需要大量脑力理解游戏机制,但很多地方不需要领主亲自动手。只要吃得饱穿得暖,村民就会充分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我无需像玩即时战略游戏一样,微操每一位村民的行动。

由AI控制的村民,会在需要人力的建筑完工后自动上岗,没有工作时就去自觉找工作。像是木材与石头这两项基础建筑资源,只要划定一块区域,有闲暇的村民就会把区域内的两项资源挖干净,送到村上的仓库。

采集食物的建筑同样拥有划定工作区域的功能。这意味着,猎人小屋没必要非得造在猎物旁边,只管把动物划进工作区域。采集和捕鱼也是同理,当一片区域的食物枯竭时,去找下一片区域就行了。

资源需要村民运输至各个需要资源的设施或建筑工地,这一过程也由他们自动完成。游戏设置了许多提升自动工作效率的方式,包括铺路,加快移动速度;建造资源中转站,减少运输路程;亦或者使用柳条编织篮子、使用木板制造小车,提升一次性的资源运输量。

职业之间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基本靠系统随机抽取,仅有如教师、医生等少数职业,要求受过教育的村民才能担任。但受教育的村民并不会抗拒系统分配给他们的工作,不论这项工作是种地、搬砖,还是去堆肥场里铲粪。

职业界面

有了闲置的住房和充足的资源,村民幸福度呈指数上升,他们就会有生育的意愿。外部移民也会不定期赶来,补足村子的劳动力缺口。

一旦人口上升到一定程度,满足了资源与建筑的前置条件,村镇中心就能升级。这一点倒很像《帝国时代》等即时战略游戏里升级主基地的机制,玩家唯有升级才能攀科技树,解锁更多的建筑选项。

解锁的一部分建筑是新的资源采集建筑,能够采集粘土、沙子、铁矿、金矿等进阶资源。另一部分是将资源转化为商品的生产建筑。因为村子周边的资源状况由地图种子随机指定,这些建筑的建造顺序也要遵循因地制宜原则。

无法在村子周边获取的资源,只能指望对外贸易。建设交易站后,村子每年都会有商人拜访,互通有无。黄金仍是交易所需的一般等价物,除出售商品、冶炼现成的金矿之外,还能通过征收人头税获取。

商人也会有特定的商品需求

村民会在每个月自觉上缴一笔黄金作为税收,人口越多税收越多。与《纪元》系列类似,村民的住所也会在满足一定条件下自动升级,高级房屋的富裕村民会提供更多税收,同时拥有更高的生育意愿,但对于物资的需求也会变大。

影响房屋升级的最重要因素,是房屋的“吸引力”属性,好比其他城建游戏中的宜居程度。如水井、学校、面包房、剧院等公共服务设施,以及如花园、雕像等装饰物件,能够提升周边房屋的吸引力。大部分的生产建筑、矿坑,以及存贮粪便的堆肥场,则会降低吸引力。

吸引力视图

“吸引力”的设定,要求玩家提前分配好居住区、农业区与工业区,规划好建筑与道路的布局,以便实现从第一产业发展到第二产业、从内向经济发展到外向经济的转变。

天灾人祸

《最远的边陲》毕竟是以中世纪的科技水平为基础设计出的游戏,而我们认知里的中世纪,似乎并没有这么光明。纵使村民团结一致求生存,摆在他们面前的挑战却层出不穷,不止有天灾,还有人祸。

首先,食物会腐败。不同食物有着不同的腐败周期,考虑到一级村镇中心就允许玩家建造熏肉工坊,将生肉、生鱼制成保质期更长的熏肉、熏鱼,那么第一批会腐败的食物,多半是新鲜的蔬菜水果。

游戏中有数十座建筑用于对抗必然发生的腐败。水果能够制成果酱,蔬菜能够制成罐装腌菜,养牛获取的牛奶可以加工成奶酪,而小麦可以在磨坊磨成面粉,用得到时再送去制作面包。此外还有地窖、粮仓与木桶,这三样东西结合起来,即可有效延长各种食物的保质期。

玩家不仅要确保食物相对充足,还要保证营养均衡。游戏中的食物分为蛋白质、谷物、蔬菜、水果、乳制品五种,富裕的村民会要求更多种类的食物满足其幸福度需求,但任何村民缺乏蔬菜与水果的摄入,都会患上可怕的坏血症;长期食用熏肉和熏鱼还会导致痛风。

包括上面两种病症在内的各路疾病,堪称边陲地区的特产。游戏的疾病系统相当复杂,每种疾病都拥有相应的病因和症状,以及单独的治疗方法。

目前已知且常见的疾病,足以把村民折腾死,进而把屏幕前的玩家折腾个半死。没鞋子穿的村民会扭伤脚踝,或者被寄生虫咬伤导致感染。没有皮大衣穿的村民会被蜜蜂蛰伤,导致过敏。不及时清理村民的排泄物会导致霍乱。被狼咬伤了则有几率感染狂犬病。如果村里没有安排专人抓老鼠,就会爆发鼠患,老鼠会偷吃粮食,还会带来致命的腺鼠疫。

清洁的水源、使用动物油脂生产的肥皂、处理垃圾的堆肥场、处理尸体的墓地,都是能够最大限度避免疾病传播的方法。村镇中心升级后会解锁药店与治疗师之家,前者可生产比草药更有效的药物,而后者能够隔离患上传染病的村民。

边陲地区的另一特产是土匪。根据游戏的开局设定,玩家可以修改难度,调整劫掠者的入侵频率与队伍强度。中高难度下,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村落即会吸引劫掠者夺走村里的物资,高难度下更是有装备精良的大规模军队,要求村子主动进贡。

劫掠者一定会冲向村里存贮物资与黄金的仓库,因此,围绕物资仓库构建防御,是获胜的不二法门。

如复杂的地形、城墙与城门,可以分割敌人、让敌人走上预想的进攻道路。而了望塔能够自动射击沿路线行进的敌人,假如建在高处,还能获得射程与伤害加成。村镇中心拥有《帝国时代》的“摇铃”功能,允许村民进驻避难,同时射击敌人,亦可视作静态防御的一部分。

兵营提供的常备军属于动态防御,若有铁甲、铁剑、弓弩等资源的储备,就能显著提升他们的战斗力。只是制造武器需要大量铁矿,常备军和了望塔的守卫也需要一笔不小的维护费。强大的军事实力背后,不能没有稳健的经济作支撑。

结语

《最远的边陲》利用大量的拟真机制,搭起了一个城市建造与生存游戏的完善框架。处理各项机制的过程固然繁琐,却因为有自我管理能力极强的村民,降低了玩家不必要的体力花费。玩家得以专心沉浸在建筑、资源和劳动力的分配,以及与天灾人祸的斗智斗勇中。

这款游戏还在抢先体验阶段,并不缺亟待打磨的细节。游戏并未设置通关条件,当前开放的游戏模式等同于沙盒模式。将村镇中心升满级后,游戏就没啥新内容了,只有愈发强大的劫掠者和不断下降的帧数,劝退想要进一步谋发展的玩家。

游戏在8月24日发布了一次更新,随之而来的是大量的漏洞与存档损坏报告。“坏档”的说法并不确切,准确地说,更新带来了如出生率与死亡率大幅上升、石头资源全部消失等无法导致游戏继续下去的Bug,经过第二天的接连三次更新才予以修复。

不过,抢先体验的高完成度,倒也允许玩家们给《最远的边陲》多一些宽容。在官方论坛上,开发人员也在积极采纳玩家们的意见与反馈,添加进一步的游戏内容。或许再过几个版本,《最远的边陲》玩家的平均游戏时长,就会从几十小时抬升至几百小时了。




文章转发自游戏研究社,版权归其所有。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任何投资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