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靠山寨四驱车火爆全国的奥迪双钻,后来做什么去了?

  • 3DM游戏网
  • 2022年7月30日11时
辽配版《四驱兄弟》在电视的推动下,走进了千家万户。动画中出现的众多四驱车,如胜利冲锋、音速战神等,受到了孩子们的狂热追捧。而山寨四驱车如同雨后春笋,迅速席卷全国。

“奥迪双钻,我的伙伴”——在无数80后、90后的童年里,风靡一时的迷你四驱车和这句脍炙人口的广告词一起,编织成了一段最美好的童年时光,拥有一辆奥迪双钻四驱车,成了众多孩子的梦想。拿着自己辛苦改造的四驱车,和小伙伴们一决高下,日复一日,乐此不疲。

而让四驱车风靡全国的催化剂,就是那部以儿童四驱车竞技为主题的动画片《四驱兄弟》。星马烈和星马豪两兄弟改造四驱车、战胜强敌的故事,让无数孩子有了一个成为赛车手的梦想。而缠着父母给自己买一辆四驱车,就是实现这个梦想的第一步。距离《四驱兄弟》在国内播出,已经过去了20年,而当主题曲“抬头望望天,月亮在笑,低头看看地,浪花在跳”响起的时候,相信很多人的童年都回来了。

然而,充满戏剧性的是,四驱车在中国的火爆,源于奥迪双钻二十多年前的山寨,这场山寨四驱车的运动,甚至还得到了相关部门的支持。而四驱车原本的创造者——日本田宫,却并不为人们所熟知。奥迪双钻的这一手偷梁换柱,就此创造了一个玩具“帝国”。

如果站在历史的角度来看,奥迪双钻这家公司的诞生,堪称是我国改革开放浪潮下,一个励志的农村少年白手起家的创业故事。20世纪90年代初,在五金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的蔡东青,登上了驶往香港的轮船。他决定去当时的亚洲金融中心见见世面,寻找未来创业的方向。而这次出行,让他邂逅了日后改变他命运的经典儿童玩具——田宫四驱车。

1993年,踌躇满志的蔡东青,回到了老家汕头,创立了广东奥迪玩具实业有限公司,并开始重点攻克制作四驱车的技术。当时正处在改革开放浪潮中的中国,初步具备了成为“世界工厂”的客观条件,无论是政策上的支持,还是创业环境,都为蔡东青的山寨之路提供了便利。很快,蔡东青就组建起了一支团队,推出了自家研发的“奥迪双钻四驱车”。

实际上,蔡东青山寨的不仅是四驱车,还有公司的LOGO。田宫的LOGO是红蓝配色的两颗镂空五角星,搭配英文名称。奥迪双钻则改为配色接近的两个镂空钻石,虽然不能说一模一样,但也称得上相似度极高。

就这样,伴随着四驱车在全国的风靡,奥迪双钻的大名不胫而走。

这一时期,还发生了一件插曲。早在1985年,中港日三方便合资组建了一个名为“福万”的儿童玩具制造公司,而日方出资者就是今天鼎鼎大名的万代。可以说,嗅觉敏锐的日本商人,很早就关注到了中国市场。在奥迪双钻之前,福万就已经在华销售四驱车。但由于经营不善,福万的一款商品,和法西斯扯上了关系,因此业务在中国停摆。这就让奥迪双钻的山寨之路少了一个强敌。

但是,即便福万没有出现变动,奥迪双钻的崛起依然不会受到多大影响。虽然在版权保护越来越完善的今天,类似山寨四驱车的事件已经很难再度上演。但在上个世纪末,各种山寨产品遍地走的中国,这类事件却并不算罕见,而且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比如很多90后童年里玩到的“红白机”,就是山寨自日本任天堂的FC。而山寨FC的小霸王“红白机”在彼时的国内不仅没有被判侵权,还在电视上打起了广告,并请来国际巨星成龙进行代言。

奥迪双钻,同样如此。大约在21世纪初,四驱车相关的电视广告就已经出现,伴随着炫酷的四驱车比赛画面,经典广告语“奥迪双钻,我的伙伴”,深深扎根在90后的脑海里。

不仅如此,相比起田宫正版四驱车高达80元的售价,当时的奥迪双钻四驱车只卖20元,并且在品质上并没有太大的差距。在巨大的价格差面前,奥迪双钻优势尽显。甚至于,在奥迪双钻辐射不到的角落,更低一级的国内山寨厂商,依然可以靠着价格更低廉的山寨四驱车,获得丰厚的利润——当时的四驱车市场,潜力无穷。

除了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影响四驱车火爆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如火如荼的线下比赛。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日本田宫就已经举办了J-CUP日本杯大赛,吸引了数以万计的日本小学生参与其中。于是,蔡东青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中国依样画葫芦,举办民间四驱车大赛。

1995年,奥迪双钻找上了广东省电视台,举办了一场全国四驱车大赛,收获了意想不到的成功,央视甚至还专门对这场比赛进行了转播。一年后,这项赛事升级为奥迪杯全国少年四驱车冠军赛,吸引了24个省市约80万学生参与其中,盛况空前。而在最后的赛事颁奖典礼上,团委教委、新华社副社长、中国奥委会秘书长等重要人物登场发言,让这项赛事“名正言顺”。

自此之后,奥迪杯全国少年四驱车冠军赛陆续举办了数届。如今,随着四驱车热度的下降,这项赛事也逐渐归于寂静——当然,这是后话了。

而在当时,蔡东青决定再加一把火,引进日本动画片《四驱兄弟》。上个世纪80年底末,随着中日关系正常化,中国陆续引进了一大批日本的动画、影视剧作品。80后、90后的童年,在电视里看日本动画片,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20年前,电视仍然是人们最主要的娱乐工具,一部热门影视剧足以造成“万人空巷”的盛况。就这样,辽配版《四驱兄弟》在电视的推动下,走进了千家万户。动画中出现的众多四驱车,如胜利冲锋、音速战神等,受到了孩子们的狂热追捧。而山寨四驱车如同雨后春笋,迅速席卷全国。

手握先发优势的奥迪双钻,则是四驱车红利的最大受益者。

《四驱兄弟》里面众多令人震惊的车技,让当时的小朋友们无限崇拜

只是,四驱车这阵风来得快,去得也快。随着《四驱兄弟》的热播,四驱车热潮达到了顶点。而在动画结束后,四驱车热度也开始慢慢下降。但在这场难以复刻的热潮中,奥迪双钻已经发现了卖玩具的黄金公式,想要让一款玩具热卖,离不开动画、影视作品的推动作用。就这样,这家依靠山寨四驱车致富的公司,在2004年正式进行了股份制改造,成立了广东奥飞动漫文化股份有限公司,奥迪成为旗下子公司之一。而公司的业务,也从一家玩具制造厂,变成了覆盖动漫、玩具的综合娱乐产业。当然,其主打的市场,依然是儿童市场。

在成立奥飞动漫后,这家公司成功洗掉了“山寨厂”的名号,先后推出了多款影视作品,制作了多款风靡一时的玩具。2006年,《火力少年王》开播,这部聚焦悠悠球的青春剧,成功让悠悠球风靡一时。

2008年推出的《巴啦啦小魔仙》,则将目光锁定在了女性市场,与剧中角色联动的魔法棒等玩具,让女性儿童在洋娃娃之外,有了另一个选择。甚至在多年后,剧中的游乐王子还因一句“雨女无瓜”,红遍网络。

2009年,《铠甲勇士》开播,衍生出的周边模型,迅速成为儿童市场的宠儿,时至今日依然广受欢迎。而《铠甲勇士》系列,也成为中国具有代表性的特摄片。

除了这些影响力比较大的作品,奥飞甚至还将触角伸向了一些传统经典玩具,如《奇博少年》聚焦于魔方、《翼空之巅》推广了手指滑板。动漫+玩具这套组合拳,在市场上屡试不爽。奥飞也从原来的一家山寨小厂,成长为一家玩具大厂——而奥飞的成长之路,堪称顺风顺水。

2009年09月10日,奥飞动漫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自此之后,这家公司便有了“中国动漫第一股”的美称。蔡东青的野心,也不再仅仅是做一个“卖玩具的”。他的触手,开始伸向更多领域。

2015年,多次陪跑奥斯卡的莱昂纳多,终于凭借《荒野猎人》夺得第88届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这部电影的投资方之一,正是奥飞娱乐。

2016年由周星驰执导的电影《美人鱼》,出品方之一是奥飞影业(香港),而这家公司正是奥飞动漫的子公司。

还是2016年,奥飞娱乐入股大千阳光,成为大千阳光股东和董事会成员。而大千阳光就是2015年上映的动画电影《大圣归来》的特效制作公司。

这并不是奥飞在动漫领域的第一次投资。就在一年前,奥飞动漫刚刚通过9亿人民币的价格,收购了知名漫画公司有妖气。后者旗下拥有《十万个冷笑话》《镇魂街》《端脑》等多部人气作品。改编自《十万个冷笑话》的动画,受到了观众的广泛好评。2014年上映的同名电影,票房达1.2亿。

而奥飞娱乐最为人所称道的一次收购,是2013年花费约6.34亿港币,收购了拥有《喜羊羊与灰太狼》IP的原创动力,结束了《喜羊羊与灰太狼》IP混乱的局面。在此之前,《喜羊羊与灰太狼》已经热度大幅下降,IP陷入停滞。

而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实现蔡东青的一个伟大梦想——打造东方迪士尼。

残酷的是,这个梦想,现在已经基本破灭了。

2016年的时候,奥飞娱乐的市值,一度达到了650亿元。但是现在,其市值只有66.39亿元,缩水近十倍。在刚刚过去的2021年,奥飞娱乐净利润亏损达4.17亿元,同比下滑212.21%,颓势明显。

玩具业务作为奥飞娱乐的主营业务,实现营收10.44亿元,同比增长5.87%,占总营收比重为39.49%。然而,玩具业务的毛利率下降到了26.26%,远不及2019年的46.59%。

而和玩具业务比起来,奥飞娱乐2021年动漫影视业务的营收仅为3.35亿,同比增长10.53%。即便如此,这已经是自2018年以来,动漫影视业务首次实现正增长。

这一残酷的数据,佐证了奥飞娱乐在动漫影视业务上全线布局的失败。

有妖气的再度易主,是奥飞娱乐过往投资成绩的缩影。2021年11月19日,B站全资收购了奥飞娱乐旗下的有妖气,收购价格为6亿元。而在2015年,奥飞娱乐收购有妖气花费了9亿元。

在被奥飞收购的这几年,有妖气可以说每况愈下,再未孵化出可以媲美《十万个冷笑话》的新IP。在对原有IP的开发上,有妖气同样没有取得成功,众多经典漫画逐渐淡出了大众视野。这笔收购对有妖气和奥飞来说,是双输的结局。

可怕的是,这种情况在奥飞旗下其他公司接连上演。2022年上映的《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筐出未来》,票房止步于1.6亿,对于《喜羊羊与灰太狼》这一国民级IP而言,这样的成绩难言成功。

而在股票市场上,蔡冬青家族已经陆续通过减持的形式套现25亿。虽然奥飞娱乐曾表示,蔡冬青家族将减持套现的钱无偿借给公司,但实际上,这部分借款已经归还了绝大部分。当初白手起家的蔡冬青,是否已经为自己准备好了功成身退的后路呢?

如果站在玩具大厂的角度,奥飞娱乐的根基还在,它依然是中国炙手可热的儿童玩具明星品牌。但在扩张版图的过程当中,奥飞娱乐却没有交出一张及格的答卷,如今落得一地鸡毛。现在的奥飞娱乐,仅仅依靠手里现有的底牌,不要说重回巅峰,就连扭转亏损都难以实现。能够拯救奥飞娱乐的,恐怕只有属于这个时代的“四驱车”才可以。

但这样的“四驱车”,恐怕已经很难再出现了。

Q&A
“答读者疑”
“答读者疑”
环节:



从今天开始,你可以在每篇头条文章下面的留言板块里,对作者发出你的疑问——我是说,你可以问任何你想问的,你可以问文章的细节,你可以问个人的喜恶,你可以问对待生活与工作的想法,你可以问社会时事的观点,你甚至可以问他昨天的晚餐菜单。而相应的作者则会在次日头条文章的“答读者疑”环节里,挑选一个问题进行回答——他们会保证真挚、诚恳,且知无不言(隐私除外)。
那么,你想问我们什么问题呢?欢迎在留言板块写下你的疑惑。

文章转发自3DM游戏网,版权归其所有。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任何投资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