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高温限电又遇疫情,成都游戏人经历的魔幻两月

  • 游戏茶馆
  • 2022年9月09日06时

文/月下、小猪、绵绵、迷宫



导语


这个夏末秋初成都有些不太平

万万没想到,刚刚来成都一个月的火狼,就撞上了人生第二次全城静默管理。



今年四月至五月,火狼在上海经历了一次历时两个月的封控。来到成都入职游戏茶馆后,火狼再度被封在家。火狼的经历已经为他在编辑部赢得“封狼居胥”的美名。


“成都还可出门两小时,超市供应尚且充足,快递、外卖也没停,这比上海当时幸福太多了。我那时真的连楼都不能下!”


这个夏末秋初成都有些不太平。


8月初成都因疫情传播迅速,中心城区之一的成华区因此静默五天,波及范围尚且有限。8月下旬开始,连日破历史纪录的高温天气导致全市用电量疯涨,用电缺口巨大,不得不限电。全市写字楼、商场、工业园区等关闭中央空调,让电于民。大量企业因此安排居家办公。9月开始,一波来势汹汹的疫情再度冲击成都,数日新增破百后成都按下了暂停键。截止今
(9)
日,已是我居家隔离的第8天。





在高温限电、疫情接连的冲击之下,成都游戏人这段时间生活、工作状态如何,我们身为游戏行业以及成都的一份子,有必要提笔记录。


01
高温限电
他们在无空调环境中赶进度


8月11日,成都首次发布高温红色预警,此后14天里高温红色预警一份接一份,根本停不下来。成都最高气温直接冲破了40°C,挑战着每个成都人的汗腺。


火狼依然是倒霉的那位,他刚刚在成都找到房子,空调甚至还没装上,滚滚热浪就将他淹没。


风扇根本没用,火狼在床上躺两分钟就浑身湿透了,并因此中暑,进了医院打点滴才缓解。当火狼想买一台空调时,才发现全城空调安装师傅排期直接拉满到9月初,远水解不了近渴。一不做二不休,火狼干脆去酒店住了几天,算是挨过了最热的那段时间。





天府软件园在高温那段时间里受限电影响,关闭了中央空调。一些赶项目的游戏公司,购置了大量冰块放在办公室降温。体验过的员工直言,冰块降温效果微乎其微……但至少制冰厂初期生意不错,冰块售价从几元涨至40元,不仅不还价还需预定。



(图源网络)


独立游戏团队凯旋科技,几乎是在无空调的办公室熬过了高温。


团队老大肖Sir告诉我,目前他们正在制作一款多人游戏和一款单机游戏,研发进度已到90%,正进入攻坚阶段。限电就像被泼了的一盆凉水。但好在电脑还能开机,肖Sir发布通知告知小伙伴们可以自由选择居家或留在公司,但希望每天早上来公司开早会,“最后大家都选择留下来了,都挺有责任感的”。如果实在太热,大家就用风扇对着吹。


此外,成都某家游戏公司的员工透露,为了让游戏开发顺利进行,他自发每天顶着高温去公司驻留、打开电脑,方便同事远程操作。属于是一个人照亮了整个公司的心窝。即便如此,居家办公还是影响到他们的开发效率,每周游戏活动的项目任务从20多条支线减少到10余个。


02
疫情突袭,地震又来,
生活继续
我抢到超市最后一袋零食


挺过了高温,熬过了限电,成都人民又遭遇了新一波疫情。是的,成都正在经历自2020年以来最严重的一次疫情。


以我的亲身经历来看,这一次疫情波及所有市辖区,即使在静默管理下,成都连续数日新增感染者还是过百。周边密密麻麻的高风险轨迹,仿佛有种跑进决赛圈的错觉。





9月1日,成都政府一纸公告宣布全市于当天18点开始进入静默管理,成都人民纷纷出门展开十八般武艺抢菜。





其实成都民生保障还是比较充足的。各大超市蔬菜肉蛋奶基本不缺货,甚至街边面包店、卤味店都在营业,就是休闲零食卖得特别快……



我抢到了最后一袋花生


本身疫情已经够闹心了,但总有一些“龟儿子”
(成都祖安方言)
想方设法给成都人民添堵。9月2日也就是全成都开始第二轮静默管理的时候,成都线上的核酸检测系统大面积崩溃,而负责核酸检测系统的运营企业东软一度被成都人民骂上了热搜。


我本人也亲身经历了这次灾难,当天我们这儿还下着雨,有的居民就这样淋着雨从下午开始排队一直排到了晚上10天,对做核酸的市民以及坚守岗位的大白们都是痛苦的折磨。



医护人员起初以为是信号原因(图源微博)


让人哭笑不得是,一开始很多人把参与天府健康通
(核酸检测系统接入平台)
背后的包括腾讯云、阿里云等在内的几家企业误认为成“罪魁祸首”,在微博等平台发起情绪化指责,后来才发现认错人了。我司CEO王佳伦也在第一时间发布微博,指出成都核酸检测系统是采购的东软的全场景疫情病原检测系统。





当然了,那天最慌的人可能除了东软就是成都游戏公司数字天空了。他们和东软集团在同一栋楼,官博害怕的在微博上表示,“麻烦看清楚,别走错了”。








疫情尚未褪去,地震又来了。5日泸定县发生6.8级地震,成都震感明显。好在地震对成都影响不大,只是给市民带来些许惊吓。可我的朋友圈又热闹了,下图概括得就非常贴切。





03
疫情封控
消耗着小团队的现金流


生活虽有诸多不便,但工作同样不能耽误。


我相信疫情3年以来无论是个人开发者还是公司团队,都已经被迫学成了一套疫情下的特别工作法。一位制作人总结起来就是电脑背回家,“开早会、定目标、拆任务、做好验收,项目经理跟踪好进度”。


学了,不代表没有影响。


成都某大厂的项目负责人阿磊告诉我,他们刚好正处在项目测试的封包期,而他们所处的线下办公区域出现了密接。


“当天我们晚上街道物业通知,说要关闭整栋写字楼,晚上12点前物业就要来锁楼了”,阿磊当即通知了项目里的人,并且赶在12点前将资料打包,紧急撤离。而对于这次经历,阿磊的评价是“好TM刺激”。



大厂员工尚可苦中作乐


《泡沫冬景》的研发商猫之日也有着类似的遭遇。唯一不同的是,猫之日早在两周前就因高温开始陆续居家办公。


“上周二刚恢复办公,周四又居家了”,猫之日的CEO古落对此也很无奈,而对于疫情造成的影响,古落表示多少还是会有,但现在没工夫抱怨,而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而对于部分中小团队来说,限电叠加疫情的双重打击是致命的。


某研发团队创始人F就直言:“能活着就不错了,今年太折磨了。”F表示,在他们团队3年的创业历程里,几乎有两年的时间都在跟疫情做斗争。


进入2022年,好不容易撑到开发工作进入尾声,他们也开始陆续与发行和投资方接触。但随着疫情逐步严重,他们团队的小伙伴陆续被封在家,工作也不得不就此暂停。据F回忆,截至今日,他们团队已经有接近两个月时间没能正常办公了。


F团队人数并不多,并且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成员是冲着喜爱的项目来的。因此,即便他们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只能拿到低于行业的薪资,也都还能坚持。


但是,眼看着由于各种不可抗力,项目开发进度在近两年时间内一停再停,上线时间也遥遥无期,已有成员在希望一再幻灭的情况下选择了离开。毕竟,随着团队经济情况一起消耗殆尽的,还有团队成员们的士气。


提及现状,F颇感无奈:“只能说时不予我。”


不过现在他还没有完全放弃,F表示,之前接触过的好几个资方和发行表示过很看好这个项目的潜力,想当面来看看团队。而预定10月份举办的核聚变或许就是他们最后的机会。“核聚变开不了的话,团队士气基本上也要耗尽了。”F已想到了最差结局。



一被封控的小区


面对再一次被迫居家办公,凯旋科技的肖Sir非常想直接住公司,不出写字楼。虽然只是说说而已,但心情急切是真的。


肖Sir透露团队因为换人、重组导致项目进度拖后,他们也许久未推出新游戏了,迫切希望能在年底上线一款新游戏。


这大半个月对于凯越科技是实打实的经济损失,“封控半个月加高温,接近一个月,就是18万的损失”。


为了摆脱焦虑感,肖Sir用繁忙的工作释放压力。他在家用笔记本电脑写方案,思考产品的方向和上线时间,同时看一些最新的游戏研发技术,为项目做技术铺垫。


目前疫情的静态管理似乎三天又三天。“原本打算两轮疫情结束,能够找机会把电脑主机拿出来,我们搭建联网环境,居家办公,不然扛不住”,当然肖Sir的想法并未实现。


04
烟火气早日重现锦官城


在这特殊的时间节点,每位成都人都过得都不容易,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困难之处。我想在结束静默管理之后,成都市政府一定会推出一系列纾困措施,帮扶小微企业,降低疫情的长远影响。


在采访中,有感于数家小团队的坚韧。面对不利境遇,依然想方设法克服困难,推进产品研发进度,团队成员也愿配合做出牺牲。希望他们的产品最终能顺利上线。


我无意歌颂苦难,更不愿在此处煽情。与成都同期静默的,还有深圳南山区、大连、三亚、贵阳和乌鲁木齐等全国33城。可以想象,会有数千万人的工作、生活受疫情封控影响。


我们作为游戏媒体,除了记录行业点滴碎片外,还是希望大家尽可能接种新冠疫苗,为推动社会开放创造基础条件。


愿疫情早日散褪,人间烟火气重现锦官城!





疫情下的上海游戏人报道:



“财务被封控了,3月工资能正常发吧”——疫情下的游戏行业群像


抢不到菜的上海游戏人



联系作者请点击






推荐阅读



每一个「在看」,都是鼓励

文章转发自游戏茶馆,版权归其所有。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任何投资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