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招开启形势惨烈,抢互联网公司的”一线城市门票”有多难?

  • GameLook
  • 2022年9月19日11时

「点击上方”GameLook“↑↑↑,订阅微信」

图片来源:unsplash

2022年的第一场秋招,比去年来得更晚一些、也更冷一些。

2021年恰逢游戏行业“大跃进”,当年7月秋招规模为历史之最,腾讯、字节等大厂HC(人员编制)数量在7、8000不等。包括游戏行业在内的各互联网细分行业行情不佳,降本增效主旋律下,大厂秋招开启动作都有点新媳妇上花轿——扭扭捏捏。

晚点开启秋招尚能接受,最令今年应届生焦虑的是,今年秋招堪称地狱难度,整个互联网行业几乎所有大厂都在大幅缩编招聘岗位,而考虑到互联网大厂多半在北上广深,应届生如果拿不到大厂的offer、也就等同于无法靠进入互联网行业拿高薪迈入一线城市体面生活。

7000变200?“不够机械厂塞牙缝”

比较直观的是字节跳动,秋招HC据传从去年的8000腰斩到今年的3000+。

此前字节跳动已经打好预防针。7月,CEO梁汝波更新个人OKR,明确新的O1(Objective,目标)为“组织去肥增瘦,根据业务形式更新人力计划,让组织不膨胀和效率提升”。具体KR就有“大幅降低2022-2023 HC规划”。

由于肉眼可见的寒气,原本分享经验的秋招群成了应届生抱团取暖的庇护所,同时也成为谣言发酵的温床。如一个“网易10个HC岗位收了10w+简历”的谣言就在各大秋招群中不胫而走,事后也被网易辟谣称其实只收了1万+的简历,但即便1万+、平均下来也是走钢丝的难度。

9月15日,“有鹅选鹅,无鹅延毕”的腾讯2023秋招启动,虽未明示HC数量,但网友通过检查发布该信息的网站前端代码后发现,今年秋招腾讯技术岗HC只有15个前端、68个后端、13个机器学习、2个nlp算法工程师,总共岗位人数加起来不到:100。

根据腾讯ESG报告披露的信息,腾讯2021年员工流失率为12.4%,每年离职的人都要大几千、甚至过万,从这点来看,今年秋招还不至于少到只有100个不到岗位的程度,数字存在明显缺漏的问题,但该网站上腾讯100个不到的HC着实让今年的毕业生惊到了。

知乎网友“程序员库森”根据腾讯8月实习生大概8000人,实习转正10%~20%比例,而实习转正通常和校招旗鼓相当。不过对比去年腾讯秋招的HC可是有7000,即使以乐观的方式估算,腾讯今年的校招规模确实出现了HC大幅下滑的情况。

有网友不禁感慨,2021年腾讯校招热搜是“白菜总包近40万,倒挂老员工”,今年热搜就变成了“腾讯2023校招,HC不明”。

如此形势下,985毕业生做外包也不再是新闻,而是变得越来越普遍。毕竟根据教育部《2019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2023年毕业生数量将达到1174万人,比2022年增加近百万人,而互联网大厂你几百、我几千的数量显然杯水车薪,难怪有人会调侃称大厂HC不如“机械厂塞牙缝”。

收缩非核心业务,寒气传遍互联网

市场增长乏力、企业降本增效、招聘谨慎,不是腾讯、字节一两家的问题,而是游戏行业、乃至整个互联网行业的现状。

腾讯今年来也多次强调降本增效,但外界此前关注焦点主要集中于裁员,而根据财报显示,截至6月30日腾讯雇员总数为11万715人,比今年一季度末的11万6213人减少了5498人。而腾讯表示降本增效还有空间,也预告着裁员尚未结束。

除了剥离非核心业务的主因,当时有猜测指出,腾讯裁员的目的之一,有为校招腾位置的可能。然而,如此想法可能也要落空了。

互联网企业今年秋招HC大减是事实,缩减比例50%已属于行业均线水平,而HC总量大约回到各公司两年前的水平。而HC减少的本质原因是企业业务收缩,外部各大厂重新划分业务边界、公司内部取消赛马竞争,把资源集中到主营和能赚钱的业务上,拿腾讯的话来说是“退出非核心业务”。

当各公司开始聚焦核心业务,不再把手伸向对手甚至同事的地盘,很多重复性建设的研发团队就没有再存在的必要,资本泡沫被挤掉的同时、挤掉人才泡沫也成为了结果。

但收缩之后、大厂要做什么?什么业务能支撑公司中短期的增长目标?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毕竟学习同行容易、自己开荒难。而出海成为为数不多各公司都赞同的方向,只是出海就是招聘海外人才了、这已经与国内的校招没太大关系。

华为其实也在做类似的事。8月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新文章流出,因喊出“活下来”传阅全网,在文中任正非强调“未来三年有质量的活下去”、“盲目投资的业务要收缩”、“放弃部分市场”、“让寒气传递到每个人”。

就在文章登上热搜之后不久,华为南京外包公司中软国际传出裁员,虽然“1万多人全员被裁”说法疑似编造,但人们也的确开始意识到,寒气已经传递至身边了。

而从政策监管上,反垄断、加强互联网监管,则有着更多空间留给初创公司的潜在含义,以及引导更多技术人才进入非互联网行业的目的。显然这个结果正在整个大互联网行业逐一兑现。

千万应届生要求职,除了互联网、求职者能去哪?

大厂没HC了,人才都要去哪?应届生大抵有考公和考研两条出路。今年高校毕业生人数为1076万。据不完全统计,其中有537万人考公、377万人考研,大约有85%想要继续精进学业或进入公务员队伍,当然二者存在一定重叠。

无论是考公还是考研,上岸率都算不上高,央视报道数据显示,2022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报考人数457万,录取110.7万,录取率24.2%;公务员考试通过资格审查破200万人,录用3.12万人,录用率1.56%。

换言之,1076万名毕业生中,只有110.7万上岸研究生、3.12万人上岸公务员,共113万人明确去处,还有962.18万人,也就是九成毕业生需要企业接收。

前文提到,2023年应届毕业生将会有1174万人,同样以90%的比例计算,明年需要求职的应届生将超过1000万人。

在1000多万人的应届生面前,互联网大厂校招几百、几千人的HC自然是杯水车薪。考虑到大厂通常位于一线城市,其HC的减少也变相减少了全国人才向一线城市集中的可能,同时为其他城市发展提供了机会。

而随着互联网神话的逐渐破灭,人才还可以向新能源、芯片、制造等非互联网行业流动,也符合国家西部崛起、中部崛起的战略。

这也让问题的关键多出了非一线城市的吸引力问题。GameLook同时在一线城市的上海和新一线的武汉有办公室,多多少少有些发言权。

在GameLook武汉办公室近半年接到的很多简历中,有两大趋势最让我们印象深刻:一个是投递建立的多半还是本省内的求职者、或者在武汉读书的外地应届生,另一个则是原先在北上广工作如今想回乡发展的越来越多,我们收到了不少这类简历。不再一味追求在高成本的北上广深死磕,或许是更多企业和人才的新选择。

在降本增效的大潮中,已经规模数万、乃至数十万的互联网大厂们,应该放弃一线城市“守城者”的固有而昂贵的经营方式,虽然一线城市汇聚了全国乃至全球的顶尖人才,但对这些身强马壮的头部公司而言,进军中西部、新一线才是这个时代不可逆的潮流,大厂们该开荒了。

·····End·····

GameLook每日游戏产业报道

全球视野 /深度有料

爆料 / 交流 / 合作:请加主编微信igamelook

广告投放 :请加 QQ:1772295880

长按下方图片,”识别二维码” 订阅微信公众号

·····更多内容请访问www.gamelook.com.cn·····

CopyrightGameLook2009-2022

觉得好看,请点这里 ↓↓↓

文章转发自GameLook,版权归其所有。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任何投资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