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版号的时间,治好了游戏人的急脾气

  • 游戏茶馆
  • 2022年8月18日06时


文/迷宫



导语


此事根本没法急

收到《谍:惊蛰》版号批文后,游戏制作人小渣(唐一辰)第一时间将好消息分享给了《谍:惊蛰》原著作者海飞。海飞回复小渣:“会好起来的。”

是的,会好起来的。

近一个月里,小渣他们团队(好乐猫工作室)连续两款游戏获得版号。上月获得版号的《匿名爱人》已于上周五(12)上线,而《谍:惊蛰》的上线工作也在紧张进行中。在游戏茶馆眼中,好乐猫工作室正逐步走向良性循环。

小渣在知乎上用“开发一年半,版号等三年”来形容《谍:惊蛰》的开发经历。

2020年,好乐猫工作室向游戏主管部门递交了《谍:惊蛰》的版号申请,中间根据审核意见反馈自查修改,而这一等就是三年。中间这三年里,小渣他们经历了商业合同纠纷、产品出海失败、发不出工资的困难期。好在他们最终挺了过来,等到了版号发放。

但,不是每个开发商都能如好乐猫工作室这样坚守至黎明到来。游戏茶馆发现,今年下发的四批版号中,不乏所属游戏公司已经注销、解散的情况。

上月下发的版号中,木七七的《很多勇者》名列其中。而就在此几周前,木七七CEO陆家贤在内部信中表示,因公司长期入不敷出,只能选择解散。据《中国经营报》报道,木七七的“遗腹子”《很多勇者》并不会上线,陆家贤目前在休息中,暂也没有回到游戏行业的打算。

木七七的这款游戏不会上线了

那么其他游戏团队在经历漫长的等待后,终于拿到了版号后是什么心情?下一步打算怎么做?等待版号的期间是怎么过来的?游戏茶馆近期采访了多家游戏团队,听听他们的故事。

PART I

克瑞因的纷争

“去年4月开始,我们已经发不出工资了”

讲述者:制作人冯海洋

提交版号申请时间:2021年3月

收到版号批文时间:2022年7月

等版号是一个悲喜交加的过程,我也不知道该用幸运还是不幸来形容我们等待过程。

幸运的是,我们等了一年半时间就获得了版号,相比其他同行我们等待时间并不算长;不幸的是,其实去年8月初总局那边就已通知我们审核通过,预计几个月后能拿到版号批文,但谁知道8月底就遇到了版号冻结,这一等又接近一年。

在省局审核时,我们修改了三遍,主要是对文案、颜色方面做调整。提交到总局审核后,我们又修改了两遍。总得来看,审核老师并没有提出什么苛刻的修改要求,相对而言省局的初审会更严格些。版号冻结后,当年10月总局要求我们按“防沉迷新规”再修改下防沉迷措施,此后再无任何修改要求。

克瑞因的纷争PC版即将上线

今年4月版号又恢复发放,我们团队看到了希望,很期待自己游戏的版号。但五月又没有版号下发,让我们心情沉入谷底。

我清楚记得7月版号下发那天,我正在公交回家的路上,在微博上刷到了新一批版号下发的截图,《克瑞因的纷争》榜上有名。但由于此前出版社一点消息都没有,我真不敢相信我们游戏居然获得了版号!最后还是在同一家出版社办理版号的朋友团队,向我证实了《克瑞因的纷争》获得了版号批文。当天我真的非常激动。

激动是有原因的。

其实从去年4月开始,我们团队资金已经捉襟见肘,发不出工资,团队由8人减员至目前的4人。我们尽可能压缩一切开支,但每月还是有1万元的硬性支出,挺让人头疼的。现在《克瑞因的纷争》拿到了版号,让我们有活下去的可能。

《克瑞因的纷争》本来是我在19年业余捣鼓的项目,拉上了老同事和网上结识的朋友一起做的。2019年7月,《克瑞因的纷争》DEMO参加了TapTap篝火测试,并获得了编辑推荐,预约量从1万猛涨至10+万。看到玩家们那么热情,我们团队萌发了全职开发《克瑞因的纷争》的念头。

在我的前老板——汉家松鼠创始人CG的帮助下,2020年3月我们团队在西安正式线下一起办公。

当自己真正经营工作室时就会发现,现在大环境对小团队并不友好,当然与小团队自身能力欠缺息息相关。招人、制作DEMO、找发行、全力研发每道坎都是难关,最终能通关的都是胜利者。

就我们麒麟座工作室而言,下一步就是与发行配合做好《克瑞因的纷争》PC版上线工作,继续寻找手游版发行商。在等版号期间,我们对《克瑞因的纷争》UI、美术表现做了大幅度的迭代提升,同时还做了两个新游戏的概念DEMO。希望我们有机会将这些新创意最终落地。

PART II

勇敢的哈克

“等待版号的时间很难熬也很漫长”

讲述者:可口工作室创始人竹子

提交版号申请时间:2020年3月

收到版号批文时间:2022年7月

拿到版号批文的那一刻,我们团队都非常激动,也非常意外。我们本以为《勇敢的哈克》版号还需要等待,真没想到在7月就拿到了。

当然我们的开心劲头也没持续太久。拿到了版号,就意味着需要筹备《勇敢的哈克》上线事宜,还有许多工作需要推进,比如版本预热、最终测试等等。

从测试效果来看,勇敢的哈克质量挺高

很多玩家好奇,《勇敢的哈克》拿到了版号都快一个月了,为何还没有上线日期?其实手游版还有一些移植工作需要处理,另外还需针对不同平台进行调整、优化手感等,所以游戏不能拿到版号后就立马上架。目前手游版付费模式我们还没想好,还需要根据市场情况与发行伙伴进行确认。

《勇敢的哈克》其实在2019年时完成度就有70%了,等待版号期间我们也没闲着,为游戏新增加了许多关卡、技能,扩展了探索收集内容。《勇敢的哈克》游戏时间由原来的12小时增加到现在的30小时。

等待版号的时间很难熬也很漫长,我们工作室主要靠其他项目收入支撑。我印象比较深刻的就是2020年年初疫情爆发,对我们已上线的产品造成冲击,收入变得不稳定,甚至还有所下滑。雪上加霜的是,这两年行业竞价加剧,开发成本逐年递增,工作室生存压力比较大。所幸我们的《猫旅馆物语》后来顺利上线,取得了不错的市场回报。

在国内行业环境变化下,我也常常思考如我们这样小团队的生存之道。个人认为,我们小团队就是需要把“小”的内容做精致了,游戏能做完就是胜利的第一步,将游戏体验做流畅、做完整也是非常重要的。小团队需要有将复杂问题简单化的能力。

等版号治好了游戏人的急脾气

在采访过程中,游戏茶馆还听闻一些有意思的八卦。

一家小型团队,等待三年后一朝喜提版号。平时对他们产品爱答不理的发行们,纷纷开出数十万元的预付争夺产品的发行权。而更有甚者,有掮客居中报价百万欲收购该团队含版号在内的所有资产。

每每听到这样的八卦,游戏茶馆总忍不住摇摇头。

版号是国内游戏上市开展商业化的许可证,但其办理周期漫长。游戏茶馆观察,版号从申请到获批,怎么也需要一年的时间,而等待3年、4年的情况也非孤案。一些抗风险能力薄弱的小团队耗不过这样的等待期。

游戏茶馆了解到,版号申请大致需要经历三道关口:

  1. 出版社,出版社在接收游戏材料,完成自审后,将在3~7个工作日内向省局提交材料

  2. 省局,省局收到材料进行初审,初审通过后在14~30个工作日内下发批文。得到批文后,经出版社将游戏材料递交总局终审

  3. 总局,材料送到总局后大约有一个月的排队时间。排队过后,总局进行一审,并反馈修改意见。每次修改完成后,还需再经历为期一个月的排队等待。如无修改意见那么再过一个月左右就能拿到版号批文

不过游戏主管部门可能也意识到游戏行业所面临的困境,今年下发的版号有意向中小团队倾斜,而腾讯网易已经超过一年未获得版号了。

衷心希望版号等待期能够缩短。

附 疫情以来版号政策变化的一些重要时间节点

  • 2020年1月,文旅部重申无版号游戏不得在直播平台进行直播

  • 2020年3月,国家新闻出版署下发通知,要求游戏行业严格落实实名制,严格控制未成年人游戏时长和消费总额,并于当年6月前开展专项检查


  • 2020年9月,国家新闻出版署官网公示已获版号游戏因“违规行为”而被撤销版号


  • 2021年8月,版号审批冻结


  • 2021年9月,国家新闻出版署下发通知,进一步缩短未成年人游戏时长,要求所有游戏都接入国家防沉迷实名验证系统;当月游戏防沉迷举报平台正式上线


  • 2022年4月,版号恢复发放


  • 2022年6月,国家新闻出版署新下发的一批版号中出现了“国产移动游戏(试点)”的申报类别,或为属地自审



联系作者请点击





推荐阅读

每一个「在看」,都是鼓励

文章转发自游戏茶馆,版权归其所有。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任何投资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