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流行语正在渗透小学生试卷

  • 游戏研究社
  • 2022年9月11日11时

几乎每个人都在上学期间做过同样的事:在面对写不出答案的考题时,拿出自己最后的底牌——「胡写」。

胡写是纯粹的碰运气行为。在面对无法处理的难题时,学生们会下意识填上自己认为最可靠,乃至最顺口的答案,尽管它实际上与正答差上十万八千里。

他们中有的人实现了单车变摩托,有的人却因留下过于离谱的答案,成为了千古笑料。

类似的“小学生离谱答案”,一直以来是互联网上的热点之一。孩子们的种种“急中生智”,总能让人们回忆起自己曾在考场上绞尽脑汁的过往时光。

但在近些年开始,情况却变的略有不同。在大量「胡写」的案例中,一种特定的答案类型开始更频繁出现:

网络用语。



在数年之前,学生们在试卷上胡写乱填时还没太多心理压力,因为最严重的后果不过是遭到班主任痛批。


但随着善用网络的90后成为教师群体的主要组成部分,学生们还要面对新的压力:自己写下的离谱答案,有可能被老师发到网上吸引注意。


在豆瓣上,就有个名为「那些年我改过的卷子」的小组。在该小组内,作为组员的老师们会不时贴出自己批改到的奇葩卷面与作业答案。

它们大多诞生于绝望的学生笔下,一部分出于滑稽的疏忽,一部分出于纯粹的敷衍。

这些答案大多有着调剂心情、治愈低血压的神奇效果,也让该小组自2018年开始繁荣建设至今日。

而从近些年老师们发布的大量帖子中,一个趋势开始变得逐渐明显:

越来越多的网络用语,开始出现在了学生们的试卷上。

在面对解不出的难题,或是不充足的作答时间时,当下的学生们仍然会选择胡写乱写。但在他们的这些随性作答中,诸如“666”等网络口头语开始不再罕见。

根据当下各大网络平台的流行趋势,学生们开始熟练在卷面上应用起了这些热梗。

就在近段时间的组内,一位组员老师还曾发帖提示学生们“不要用网络词汇”。原因是自己的学生在为「舔」字组词时,组出了一个「舔狗」。

有趣的是,这一现象并不只有一例。「舔狗」一词作为当下最新,且已被普遍接受的网络词汇,正在被小学生们频繁使用。

一是因为“舔”字实在不好组词,二是因为「舔狗」一词过于深入人心。在互联网词语无孔不入的当下,一些词语早就刻在了网民的DNA里,对学生来说自然也不例外。

这也导致了如今的景象:哪怕只是试卷上的胡写乱写,也正在随着时代一同变化。

“厉害”的同义词是“666”。

“无微不至”可以解读成“没有微信的地方不要去”。

一部分学生或许是分不清网络词语的使用环境,总能在组词造句的环节给老师们造成精神上的痛击。

在这之前,老师们还会担心孩子们思维不够活络。但放在现在,他们更担心学生“太懂网络”。



时至今日,“太懂网络”的学生总能给老师造成意想不到的刺激。


在2020年左右,一位00后学生就曾因自己的一份试卷而在互联网上成名。


这并不是因为他创造了满分作文或拥有格外独特的笔迹,而是因为他近乎在所有的填空处都写了“奥利给”。

类似的“奥利给”狂躁成瘾型学生,在2020年左右最为常见。这一网络用语诞生于2016年,并于2020年被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选为年度十大网络用语。

但随着一代代更新的网络用语前仆后继地出现,“奥利给”便不再被挠头的学生们所青睐,他们会一次次转战下一个目标——

其中的道理十分简单:即使在试卷上瞎编,小孩们也要十分固执地跟上潮流。

一个个流行语在网络上更新换代,而在小学生的试卷上,情况也是同样:

在“勇敢牛牛不怕困难”流行的年代,它是小学生的造词库新素材。

自“打工人打工魂”开始出现,作文里也多了新素材。当“你是我的神”在短视频成为热点后,它便自然而然地出现在各种作文里。


自填满“奥利给”的学生之后,更有人走上狂暴使用“双枪会给出答案”的求学路。

学生们会比成年人更常使用“栓Q”,更爱在生活中使用各种互联网热梗,正如当年的90后执着于火星语。

只是区别在于,相较数十年前有限的“偶”“GG”“MM”“醉了”,当下的学生有更多的“选择余地”。

在网络上,人们围绕流行语展开一场场热闹的语言游戏,学生们也加入其中,并把自己获得的成果展现在试卷里。

在全民上网的时代,网络用语的这种普及与渗透已经成为一种必然。人们把事件、现象浓缩进结构无线简化的网络语句中,在传播、互相模仿的过程中寻求宣泄与共鸣。

而最年轻、最具学习能力的学生们则成了最热情参与的群体,他们重复着这些语言的空壳,作业本上的热词换了一批又一批。



这种网络用语在学生群体间的爆炸式流行,如今时常被更年长的成年人诟病。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上,老师们的交流求助也逐渐开始聚焦于“怎么引导学生正确用语。”

他们较为一致地表示,自己班上的孩子因受短视频平台影响,总是“跟风玩梗”。

类似的话题,在互联网上一直有着巨大争议。有人认为,网络用语的惯用会消解文字的严肃性,让青少年的表达能力退化;有人认为,这不过是一场必将到来的文字革命。

人们对此的仅有的意见一致只有“让家长正确引导”,但如何“引导”对大部分人来说仍然是个谜。

在过去的数十年间,这似乎是不断轮回发生的事。在这之前,是已经失去生命力的“蓝瘦香菇”“十动然拒”;是曾被痛批的“屌丝”“神马”“伤不起”;是琳琅满目的非主流火星语。

在这不断诞生新事物的世界里,每一代学生也都是薛定谔的年轻人——只有长大后才知道,自己究竟会不会是被“网语”弄垮的那一代。




文章转发自游戏研究社,版权归其所有。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任何投资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