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在中国神话宇宙里的彩条屋,《哪吒》的红利还能吃多久?

  • 3DM游戏网
  • 2022年7月21日11时
《冲出地球》未能给国产动画电影打开新局面,中国的神话故事,还是要继续讲下去。

在无声无息当中,由彩条屋出品的动画电影《冲出地球》,单日票房已经跌至100万以下,票房颓势尽显。这部曾经被寄予厚望的电影,不要说创造《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票房奇迹,目前看来,恐怕连回本都难以实现。

而在上映之前,相关机构对《冲出地球》的票房预测,便呈现出谨慎的态度。首日票房预测仅为384.2万,最终票房维持在2020.2万。然而,《冲出地球》实际只拿到了278.9万的首日票房,比预期低了100万。目前,猫眼已经将《冲出地球》总票房预测下调到了1515万。

图源:猫眼

如果《冲出地球》只是一部平平无奇的电影,或许并不值得为此感到惊讶。但作为出品方的彩条屋,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动画电影发行公司,先后发行过《大鱼海棠》《大护法》等多部知名动画,2019年发行的《哪吒之魔童降世》,更是创下了50.35亿的票房奇迹。而且,《冲出地球》改编自知名国产动画《星游记》,自带情怀加成。加之同档期并没有其他动画电影与之竞争,票房表现不应该如此低迷。

由于疫情的影响,今年的暑期档,相较于往年平淡了几分。截至7月19日,2022年暑期档票房突破37.69亿,仍然无法达到去年暑期档的水平。客观而言,电影大盘遇冷,是众多影片票房表现不及预期的原因之一,《冲出地球》也是如此。

图源:猫眼

但疫情的影响,绝不是《冲出地球》表现如此糟糕的主要原因。同档期上映的影片中,《神探大战》上映12天,已经取得了4.31亿票房;上映26天的《人生大事》,累积票房已经超过14.45亿;而比《冲出地球》早一天上映的《外太空的莫扎特》,票房也已经突破了1.3亿。电影大盘虽然冷,但日票房依然维持在1亿左右。

相较之下,《冲出地球》的票房表现,已经不能用惨淡来形容。

《冲出地球》的微博广场上,不时有人发表对电影的评价。略显尴尬的是,周深的粉丝占了相当一部分,他们对电影的评价较为温和。周深演唱了《冲出地球》的主题曲,粉丝出于支持偶像的目的,往往会自发对电影进行宣传。除了周深粉丝之外,讨论这部电影的网友并不算多,网络热度肉眼可见的低。

在豆瓣,《冲出地球》还未开分,网友评价褒贬不一。作为一部改编自《星游记》的电影,原著粉对《冲出地球》评价普遍偏低。不过,在整个社区,也仅仅有80多条讨论帖,热度同样不高。

而在《星游记》百度贴吧,《冲出地球》正在遭受最猛烈的批评。即便是乐观的吧友,预测《冲出地球》的最终票房也不会高于2000万,而悲观者认为这部电影会大暴死。和豆瓣相似,吧友们吐槽的重点,是《冲出地球》的剧情失去了原作《星游记》的精髓,堪称“毁童年”。

如果算上《冲出地球》,《星游记》系列已经诞生了四部作品。2011年推出的TV动画,评分高达9.6,被誉为国产少年动画的巅峰之作。而在2017年和2020年上线的网络大电影,则遭到了观众的一波又一波批评,评分不断下降。虽然《冲出地球》还未开分,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其最终评分并不乐观。

无论如何,这样的结果,都不是彩条屋想要看到的。

事实上,《冲出地球》已经经历了一次撤档,原本这部电影所定的档期为2021年7月30日。然而,在2021年的暑期档,动画电影就有大热IP《白蛇2:青蛇劫起》,加上《中国医生》《怒火·重案》等大片的挤压,《冲出地球》最终只好选择逃档。

虽然《冲出地球》的制片成本并不高,外界传言在1000万左右,但却是耗时六年精心打磨的一部作品。之前有消息称,《冲出地球》的手稿超过了12万张,为纯手绘制作。而作为一部国风科幻动画,手绘的难度与工程量更是水涨船高。截至目前,《冲出地球》的特效以及人物、场景设计,并未遭到广泛诟病。正因如此,外界曾一度希望这部电影可以再创奇迹,打开国产动画电影新的领域。

而对于彩条屋来说,摆脱“封神宇宙”的束缚,开辟出一条新的赛道,同样显得十分重要。从结果来看,《冲出地球》避开2021年的暑期档,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但遗憾的是,即便在2022年暑期档这个得天独厚的档期,《冲出地球》依然没能带来奇迹。

《冲出地球》的作画质量可圈可点

毫无疑问,赋予彩条屋光环的作品是《哪吒之魔童降世》。这部电影之前,虽然彩条屋已经制作了《大鱼海棠》《大护法》等多部动画电影,但市场表现并不理想,票房和口碑都不及预期。

2016年上映的2D动画电影《大鱼海棠》,豆瓣评分仅为6.9,最终票房5.65亿。电影中大量出现的中国古典文化元素,一度让观众眼前一亮。然而糟糕的叙事节奏与人物刻画,拉低了这部电影的整体质量。

图源:豆瓣

一年之后上映的2D动画电影《大护法》,受到的关注程度已经无法和《大鱼海棠》相比。《大鱼海棠》的评价人数多达52万人,而《大护法》减少到了34万人。电影的热度反映在了票房上,《大护法》最终只获得了8761.3万的票房,略显惨淡。

和《大护法》相比,2018年上映的《昨日青空》,豆瓣评分仅为6.1,2020年上映的《妙先生》豆瓣评分仅为6.2,连口碑都已经守不住了。

图源:豆瓣

不得不说,2019年横空出世的《哪吒之魔童降世》,改变了彩条屋的命运。时至今日,《哪吒之魔童降世》依然是彩条屋出品的动画电影中,豆瓣评分最高的一部。同时,也是彩条屋票房最高的一部电影。自此开始,彩条屋便被赋予了一层神话色彩。同时,在中国神话体系之下,中国动画电影迎来了新一波井喷。

图源:
豆瓣

《哪吒之魔童降世》开启了彩条屋的“神话三部曲”,也就是影迷们所津津乐道的“封神宇宙”。2020年,“神话三部曲”的第二部《姜子牙》上映,有着上一部《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巨大影响力,外界对《姜子牙》的期待格外高涨。然而,《姜子牙》的实际表现,却让影迷大失所望。《姜子牙》最终收获16.02亿票房,这一成绩已经位列中国大陆动画电影票房第二,仅次于《哪吒之魔童降世》。但和《哪吒之魔童降世》的50.35亿相比,《姜子牙》已经让彩条屋“跌落神坛”。

如果对《姜子牙》的票房走势加以分析,会发现上映前四天,《姜子牙》就已经达到了10.36亿票房,这符合大众对《姜子牙》的预期。然而,随着口碑发酵,《姜子牙》在豆瓣的评分,从7.5一路下跌,最终跌破6分,口碑翻车。而《姜子牙》的单日票房,最终也跌到了不足500万。

图源:豆瓣

平心而论,《姜子牙》虽然表现不及预期,并且剧情遭到了广泛诟病,但导致这部电影舆论翻车的原因,离不开彩条屋这座大山的宣发。在《姜子牙》上映之前,官方已经在不断加强《姜子牙》与《哪吒之魔童降世》的联系,进行大量捆绑宣传,影迷的胃口被一再提高。电影上映期间,这种“梦幻联动”依然存在,甚至从二次元辐射到了三次元。最终,当《姜子牙》的表现不及预期时,舆论的反扑又怎么会不猛烈呢?

而《姜子牙》与《哪吒之魔童降世》的过度捆绑,也让一些人物出现了前后割裂——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申公豹。《哪吒之魔童降世》里的申公豹,是一个老谋深算的反派形象,而到了《姜子牙》里,却成了一个形象粗犷、思想单纯的壮汉。

作为出品方的彩条屋,并没有向大众展示出一个清晰的“封神宇宙”,导致很多人自然而然地认为《姜子牙》是《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续集。而由于这两部电影都是取材自《封神榜》的神话故事,人物和背景存在诸多重合,由此产生的人设混乱,难以避免。但实际上,这两部作品相当于平行宇宙,彼此之间并没有深度联系。如果这种情况长期延续下去的话,彩条屋想要搭建“中国神话宇宙”的愿望,恐怕会困难重重。

更为糟糕的是,这种人设冲突的局面正在国内动画电影圈蔓延。

《哪吒之魔童降世》爆火之后,中国古代神话故事已经成了众多动画公司跟风的重点题材,动画电影进入“神仙”打架时代。而这些作品,集中在《西游记》《封神榜》这两个神话体系下。2021年上映的《新神榜:哪吒重生》,同样将目光锁定在了哪吒这名人物身上,故事别具新意的设定为穿越,让哪吒与传统形象大相径庭。但在《哪吒之魔童降世》之后,任何同类题材的作品,都免不了会被拿来进行对比,即便不是彩条屋出品的电影也无法避免。而对比的结果,往往都比较惨烈。以至于人们开始调侃,《哪吒》之后的动画电影都像《哪吒》,但都无法超越《哪吒》。

图源:豆瓣

而在哪吒之后,以杨戬为主角的动画电影,即将迎来井喷。《新神榜:杨戬》《二郎神之深海蛟龙》《二郎传》《杨戬》,以及彩条屋的《杨戬篇》,将陆续登上大银幕。

经典神话IP过度集中,无可避免地造成了观众的审美疲劳,这种情况在《哪吒之魔童降世》之后愈加明显。尤其是这些作品的质量良莠不齐,更加难以得到观众的认可。继“动画电影都像《哪吒》”之后,“动画电影都像《杨戬》”的时代,可能就要来了。

但在这场针对杨戬的“围猎”中,彩条屋似乎有些落后了。

根据公开的消息,来自追光动画的《新神榜:杨戬》有望7月上映,而彩条屋的《杨戬篇》自2019年曝光后,迄今仍未进入宣发阶段。而且,中国古代神话属于公共版权,而非彩条屋独有。既然《封神榜》的IP价值已经被市场充分证明,只会有越来越多的入局者,加入到这场围猎中来。可以想见,即便在杨戬之后,这种现象也不会消失。

虽然彩条屋的母公司光线传媒的董事长王长田此前曾表示,未来将会实现一年推出2~3部中国神话宇宙系列电影,但显然,光线传媒所做的准备远不止于此。今年上映的《冲出地球》,就被看做是彩条屋求变的信号——如果脱离了神话故事的国风科幻可以走通,那么眼前将是一片全新的蓝海。但可惜,结果不尽如人意。《冲出地球》耗费六年时间打磨而成,如今的票房表现,远远没有达到外界的期待。

当然,对于彩条屋而言,依然存在试错空间。即便是票房表现亮眼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与《姜子牙》,两部电影几乎同时开启的制作,制作周期达3年。而在项目设立之初,两部电影就已经确立了各自不同的艺术风格与剧情基调,一切都等待市场来检验。如果站在创作者的角度,彩条屋给予了创作者充分的艺术表达自由。但结果,却难免会充满苦涩。

以此来看,《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爆火,多少有一些偶然因素,彩条屋赌对了。而《姜子牙》的不及预期,以及《冲出地球》的遇冷,同样是市场做出的公正的评判。

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我命由我不由天”更多的只是一句口号。下一部《哪吒之魔童降世》什么时候才能出现?或许,彩条屋自己也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在“冲出地球”之前,留在“封神宇宙”里,才是破局的关键。

即便大众已经对神话题材逐渐审美疲劳,但如今的彩条屋,只能知难而上。

Q&A
中等偏下的“答读者疑”

WTG问:

最近书荒,大妈可以推荐几本书吗?



中等偏下答:

朋友你看,你就这么直挺挺一句“推荐几本书”,范围实在是太大了,我也不知道你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所以就给你推荐几本类型有点杂,但我个人都很喜欢的书。
《过于喧嚣的孤独》:来自捷克作家博胡米尔·赫拉巴尔的,一封写给所有文艺逼的情书。
《斗破苍穹》:由“萧炎,斗之气,三段”开启的网文传奇,改编的动画质量颇高(第一季除外),萧炎和云韵突破原著的一吻,甜到中年肥宅都能爆炸。
《沉香屑:第一炉香》:张爱玲少女时代作品,很有时代氛围的一本书。另外,这是属于我妈的《斗破苍穹》,我把我妈在少女时代感受过的张爱玲在少女时代臆想出的少女的少女时代传递给你,希望你能品味这股也许放陈了的香气。



杨逸欢
问:
编辑部里管人痴含量有多少



中等偏下


在资深A-Soul粉丝店点老师回家考公后,大概只有自称“我的朋友很少,但质量很高”的伊東老师。



奇星星
问:
3dm,想听听编辑大大们对于现在有兴趣的时候没有一台好设备,有经济实力后却又没法踏踏实实享受一款游戏,这种矛盾的看法。是大众真的患了电子杨威,还是说有别的原因凑巧变成了现在的状况。



中等偏下


这其实是现在已经发生的事,我觉得买台好设备用来弥补童年缺失挺好的。即使你每款大作都只玩几个小时,后来再也没打开却也不舍得卸载。在那几个小时里,你穿越了时光,所以很快乐,你心里那个小小的你满足了。
要是小时候的你,可能还会因为得偿所愿而痛哭一场,但今天的你没有哭,因为岁月把你的泪腺硬化了,但这一点关系都没有,至少硬化的不是你的血管。
当然啦,这是我给自己的答案,希望对你有点帮助,没有就算了。因为明天你还可以继续问下一位老师,就像点技师,主导权始终在咱们这里,多好呀。



“答读者疑”环节:
从今天开始,你可以在每篇头条文章下面的留言板块里,对作者发出你的疑问——我是说,你可以问任何你想问的,你可以问文章的细节,你可以问个人的喜恶,你可以问对待生活与工作的想法,你可以问社会时事的观点,你甚至可以问他昨天的晚餐菜单。而相应的作者则会在次日头条文章的“答读者疑”环节里,挑选一些问题进行回答——他们会保证真挚、诚恳,且知无不言(隐私除外)。
那么,你想问我们什么问题呢?欢迎在留言板块写下你的疑惑。

文章转发自3DM游戏网,版权归其所有。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任何投资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