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网红们的最终归宿,是低价售卖祝福视频

  • 3DM游戏网
  • 2022年7月25日11时
狠活终究还是死了

在开始今天的文章前,先给各位整个活吧。请戴上你的耳机,拉好你的窗帘,鼓起十二分的勇气,点开下面这段视频。

现在你看完了,你觉得很疑惑。但是没有关系,我的朋友——带着这份疑惑,你才能更好地理解我接下来要说的故事。让我们步入正题吧。

七月的上海,连续多日的高温预警,把每个渴望自由的灵魂,都牢牢束缚在了空调房里。即便我此刻所处的办公楼,常年能保持20度左右舒适的均温,但窗外止不住的蝉鸣和整整两天都憋不出一个好选题的焦虑,还是让我对这个夏天产生了极度的厌倦。

无奈之下,我再次点开了B站,渴望从那些不断被补档的“这一脚,踢出了整个盛夏”系列视频中,寻找到一丝只有在记忆中的夏天才存在的清凉和悠闲——详情可参考两个月前的这篇《虎哥的“东百往事”,和他回不去的“沈阳大街”》——但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最终真正给我带来透彻心扉的寒意的,不是网友们五花八门的二创作品,而是刚刚在这个夏天宣布重回互联网的虎哥,和他那早已失去灵魂的整活视频。

差不多是在我发出那篇文章后没多久,已经被快手封号五年的虎哥,终于获得了刑满释放的机会,以“东北虎哥”的快手ID,重出江湖。在“东北虎哥”的第一个视频中,虎哥既没有高喊“全体目光向我看齐!我宣布个事儿!我是傻逼!”的经典口号,也没有应屏幕前观众的要求,表演咬个打火机之类的经典绝活。

除了用字幕打出“5年了,我回来了”外,他没有在视频里整任何花活、说任何抽象话,虎哥开了美颜,在镜头前抚摸着自己的光头,温柔得像是个即将出嫁的大姑娘,这与他过去沈阳大街霸主形象,相去甚远。

在之后的视频中,虎哥变得一点都不像虎哥了,他不是把自己的脸,贴到各种已经烂大街的短视频拍摄模板上,就是跟着快手上的土味电音在镜头前起舞。

稍微有点意思的,也就是他在镜头前还原“这一脚,踢出了整个盛夏”和“东百往事”中的那些名场面,再配上“影流之主”“人类高质量男性”这些已经过时的互联网烂梗,试图用情怀证明自己的价值。

为此,他有时还会请来刀哥、杀马特团长徒弟白牛等“东百往事”中的老面孔们,一同拍摄联动视频,顺带为这些曾和他“同甘共苦”的兄弟们引流。在他的带动下,白牛也在快手重新创号回归,二人时不时搞点互动,被评论区的观众调侃是在筹拍《东百往事》第二部。

虎哥甚至还和刀哥一起重回了当初的“沈阳大街”,但如今那里已经没有了好果汁。他拉来当年的“赵三金”,代替徒弟小亮,表演了经典整活“艹、走、忽略!”,这条视频后来成为虎哥复出后,在快手上获赞最多的作品。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现在的虎哥,已经没活可整了。

随着近几年短视频平台内容监管的不断升级,如今的虎哥,已经不可能再在光天化日之下大喊“我是傻逼”,也不可能再整出电瓶车碰瓷、裤裆塞鞭炮这些当年惊心动魄的狠活。属于虎哥的狠活时代,终究是和他回不去的盛夏,一同葬送在了互联网的臭粪坑中。哪怕他现在和刀哥一起站在大街上喊“全体目光向我看齐,我宣布个事儿”,紧接着说出的也只是“我是二次元刀哥”“我是二次元虎哥”这样掉价的话。

而《东百往事》不可能再有第二部的另一个主要原因,也是因为当初那些和虎哥一起装疯卖傻的“兄弟”们,如今大多已经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在某个和杀马特徒弟白牛的联动视频中,虎哥和白牛告诉观众,虎哥的徒弟小亮,现在在哈尔滨的一个酒吧里上班,唐老鸭已经结婚了,杀马特团长开了自己的超市,黑牛去了杭州。这些当初和他们一起主演《东百往事》的狠人们,如今已经四散在全国各地,他们脱下了杀马特的头套,成了和你我一样的普通人。

而东百往事,真的已经成了往事。

但虎哥还不想放弃,虎哥还想挣达布溜。

这应该是他选择再次回归互联网的主要原因。随着前段时间“东百往事”在B站的再次翻红,视频不断被网友们用各种形式补档,甚至还衍生出了诸如“这一脚,踢出了整个夏天”“团长,我徒弟呢”这样既鬼畜,又在被网友们一次次解构后,变得带有一丝独特浪漫气息的烂梗。其中暗藏着的巨大流量和商机,的确很难不让虎哥等人动心。

于是,在回归快手没多久后,虎哥也在B站和抖音开设了自己的个人账号,试图在这些更容易赚到快钱和流量的平台上,重拾自己的荣光。

低价蛋黄酥是所有抖音带货博主无法逃避的宿命,即便是虎哥也不例外

入驻B站并不难理解,毕竟“东百往事”最初就是在B站火起来的,而早些时候,刀哥已经率先入驻了B站,给自己起名为“二次元刀酱”,靠着碰瓷二次元观众的整活和辣眼睛的COSPLAY视频,成功收获了47万粉丝。

或许就是在他的引导下,虎哥才把自己的B站账号也取名为“虎哥二次元教父”。而刀哥也在虎哥正式入驻后的第二天,亲自发视频为他完成了初期的引流工作——二人的兄弟情义,可见一斑。

有趣的是,刀哥的确比虎哥在某种程度上更了解B站用户的喜好。他先是在视频中喊话虎弟柴浩——也就是虎哥在现实中的真名,贡献了“你把虎哥整哪去了?”“虎哥没有了活,就是个拉胯”这些新时代的“东百往事”抽象语录。紧接着,他又频繁出现在“沈阳大街”上,宣称自己将筹拍《东百往事》第二部,可以说是把B站的整活思路给摸得一清二楚。他和虎哥这对卧龙凤雏,今后有饭一起恰,有活一起整,立志要搞出一番大事业。

其实也就是忽悠了一些粉丝来撑场子

但理想再丰满,现实的巴掌还是狠狠地抽在了虎哥和刀哥的脸上,然后告诉他们如今想要当网红赚钱,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原因很显然,即便目前B站上有很多以他们俩为主角的“东百往事”二创视频,它们的播放量也会高达几百甚至上千万,但虎哥和刀哥这两位主演,却无法从这些人气作品中获取到分毫的收益。

另一方面,因为他们当初成名是因为扮丑和整烂活,所以一般正规的甲方,也几乎不可能会选择找他们来打广告——毕竟,流量再多也比不上品牌形象来的重要。

在这样的情况下,入驻B站虎哥和刀哥,虽然各自也已积累了三四十万的粉丝,却几乎不存在什么变现的能力。而他们平时更新的视频,也因为整不出什么新活,播放量整体趋向低迷。不出意外的话,等到这波“东百往事”的热度过去,他们受到的关注也会就此终结。

为了能在那之前挣到一波快钱,他们把目光抛向了个人祝福视频,这个在近两年里逐渐火起来的产业。

不知道你对祝福视频这条产业,是否有所了解。它是近两年里逐渐走进大众视野,并正在被广泛接受的一种,融合了网友猎奇心理和互联网病毒式营销策略的视频服务模式。

最早的时候,你应该是在一些微博营销号和微信聊天群中,看到过这类视频。形式无外乎是找一群非洲当地健壮的黑人男性,光着上身在镜头前用中文高喊一段祝福语,可以是生日祝福、毕业祝福,也可以是庆祝升职加薪、公司上市,反正无论遇到啥值得高兴的事,都可以花钱找一群健壮黑人男性,来给你吼上两嗓子中文。

而随着这条产业做大做强,视频的内容也开始变得更多样,比如你可以花钱让黑人朝天开枪致意,也可以把健壮的黑人小伙,换成非洲美女、泰国美女。

总之,如果你想要更好的视频节目效果,就一句话——得加钱!

当这条产业经历了层层包装和演变后,就诞生了一个更为庞大且利润可观的生产线——明星祝福视频。顾名思义,就是花钱让一些明星、网红给你录制专属的祝福视频,在视频里,这些和你无亲无故的陌生人,会主动和你称兄道弟,仿佛你们已经是认识多年的老友一般,向你献上真挚的祝福,而他们的开价,也已经不是像黑人兄弟那样,拿几百块就能对付的,稍微有点名气的明星、网红,一条祝福视频的报价,就可能达到几千甚至上万元。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你可能还记得不久前发生的这样一条新闻。

国内知名虚拟女团A-SOUL的成员嘉然,曾在自己生日会开始的一周前,收到过由前英国下议会议长约翰·伯考送出的,一段长达四分钟的生日祝福视频。

这条祝福视频诞生的原因,既不是嘉然小姐真的和这位英国前议会长平日里私下交好,也不是约翰·伯考本人对嘉然小姐仰慕已久,而是某位财大气粗的“嘉心糖”,花费100英镑在国外视频祝福平台“Cameo”上,专门为嘉然定制了这段特殊的祝福视频。

“Cameo”是目前国外体量最大的祝福视频定制平台,据不完全统计,光是在2019年,就有近两万名外国名人——包括政客、作家、歌手、网红、模特等各种职业,入驻了该平台,并在平台上明码标价售卖自己的祝福视频。这在国外已然形成了一条相当发达且完整的产业链,而当国内的商家发现了这一商机后,近几年国内也出现了不少类似的定制明星祝福视频的平台。

我们以其中一家规模较大的国内平台为例,目前在该平台上,你也能看到数百位明星、网红们在售卖自己的祝福视频,其中不乏侯耀华、董浩、罗家英这些国内观众耳熟能详的明星,也有来自海外的国际友人,但更多的,还是一些早已退居二三线的过气明星。根据各自的知名度,他们的一条祝福视频,价格从几千到数万不等,而购买这些祝福视频的买家,也多以企业为主。

其实这也不难理解,毕竟动辄几千甚至上万元的祝福视频,普通人是很难消费得起的,而那些来自全国各地不同城市的头部企业,却可以借助这笔并不算多昂贵的投资,在当地显著提升自己的知名度。平台也正是看中了商家的这一需求,才将过往散落在各大购物平台上的视频送祝福业务,整合在了一起,并通过中间商赚差价的形式,获取到一笔可观的收入。即便是对于明星本人来说,用短短几十秒就可以录好的祝福视频,不光可以用来赚点外快,而且也远比过去亲自到全国各地走穴表演,来得方便。

所谓有需求就有市场,虎哥刀哥这些网红们,敏锐地嗅探到了面向个人的祝福视频市场所蕴含的商机,虽然他们无法像明星们那样,开口就要价几千元一条视频,但用百元左右甚至更低的价格,来满足普通消费者对于祝福视频的猎奇心理,也未尝不是一门有利可图的生意。于是,他们光明正大地将自己送祝福的联系方式,留在了不同平台的个人简介中。

抱着也给3DM的读者们整点活的想法,我添加了虎哥送祝福的微信号,并亲自体验了一波网红定制祝福视频的流程。

虽然不知道洽谈的对象是否真是虎哥本人,但“虎哥”的确一上来就非常直接地给出了自己的祝福报价。

我去B站查了下别人收到的虎哥祝福视频,所谓“加节目一脚盛夏,祝福有好果子吃”,就是让虎哥在原本祝福语的基础上,加入那段经典的踢腿演出,以及“有好果汁吃”的额外台词。短短十八秒的视频报价一百三十元人民币,谈不上有多高的性价比。

对比之下,要价一百元的刀哥,不光一口一个好兄弟,给你好果汁吃,还用自己跑调的歌声给你唱生日快乐歌,可以说是把能整的活都整上了,虽然也是套公式的祝福,但弹幕不少观众都觉得物超所值。

而当我谈到要以3DM的名义送出祝福时,虎哥警惕地问我3DM是什么。并在得知是游戏网站后,立马告诉我这活不能随便接,因为对象涉及企业,意思大抵就是——得加钱。

交涉无果后,我只好转投另一位同样开通了祝福视频业务的古早网红,也就是我们的老熟人,B哥马牛逼。

B哥的故事,我们之前就已经写过了,他是中文互联网上最早出现的网红之一,凭借思路超前的整活视频和“互联网吃屎第一人”的名号,他在当年将自己活成了一个异类。他的那些狠活,即便放在后来短视频平台最野蛮发展的时代,也能让老八、虎哥这些土味短视频博主,恭敬地喊他一声祖师爷。而B哥自从十年前参加电视台求职节目无果后,慢慢地也淡出了公众的视野。直到去年“社交牛逼症”这个梗火起来后,人们再次回想起了这位整活网红鼻祖,B哥才开始酝酿他重出江湖的计划。

但当时B哥面对的局势也很尴尬,他的那些狠活,不是早就已经被后辈老八等人玩烂了,就是压根不可能再在如今的中文互联网监管体系下,存活过一秒。毫无疑问,B哥想要借“社交牛逼症”这波流量再火一次,赚点达布溜,那他就要想办法整点新活。

今年二月,B哥正式宣布入驻B站,或许是当年的人气多少还保留下了些,也可能是大家现在都知道他是社交牛逼症的头号病患,B哥在B站发的第一个视频,就获得了六十多万的播放。随后,他隔三差五就会上传一些视频到B站,但大多也就是社交牛逼症的现代版——相关的内容,网友们已经看了无数次,再加上这个梗本身的热度已经过去了,所以B哥的这次回归,也就没能在互联网上掀起什么波澜。

即便他试图重启《B哥的一天》系列,但因为不敢再整狠活,所以视频的质量,也就和如今快手网红们拍的烂俗段子一样平平无奇。就算B哥在镜头前竭尽所能装疯卖傻,但最后视频播放数据惨淡不说,网友们还嘲笑他是个过气网红、胯子。

不过,B哥还是找到了拍视频变现的手段,就是和虎哥刀哥一样,给别人拍祝福视频。你只要添加了B哥的祝福微信,V他60并告诉他想祝福的名字,B哥就会以最快的速度,为你录制一段集祝福和整活于一体的视频。虽然视频文案都是预先设计好的模板,但考虑到60块钱就能买一段网红鼻祖马牛逼的祝福,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的确要比虎哥和刀哥的祝福,更具性价比。

而为了给文章增加一些娱乐效果,我也尝试去B哥那消费了一把,于是就有了各位在文章开头看到的,那段由B哥亲自为3DM的读者们录制的祝福视频。

除此之外,B哥也在自己的B站账号上,发布了不少他自认为优秀的代表作,用来吸引更多的顾客。相比于60一部的入门款,这些祝福视频中,加入了一些B哥新发明的整活方式,比如单脚骑车送祝福、骚扰“路人”送祝福,甚至穿上充气装表演一个肥肥入水后再送祝福,内容扎实,形式多样,可谓是“诚意满满”。

但从它们整体的数量和播放数据,你也能看出,B哥的祝福视频业务,开展的或许并不顺利,大多数观众在第一次看过这样的乐子后,面对后续每期重复的祝福话语,很容易就会产生审美疲劳。即便B哥在这些视频中不断整活,但来来回回也就那几个道具换着花样拍,看多了自然也就没什么意思了。B哥从二月份开始拍祝福视频,最开始他一天能更新两到三个祝福视频,但到了现在,这个频率已经被降低到三四天才出一部。显然,这不是一笔能长期经营的买卖。

随着“社交牛逼症”这个梗的热度的流失,整不出新活的B哥,或许很快就会再度被大众所遗忘,现在能做一单是一单,所以价格自然也不会高到哪去。他不像那些同样是录祝福视频的明星网红,即便不搞这个副业,他们也能活得相比普通人更好一些,但B哥如果整不出新活,那就真的只能回去干婚礼司仪的老本行了——前提还得是有人愿意再花钱请他。

这一点,对于虎哥和刀哥来说,也是一样。如果不是“东百往事”的翻红,他们或许早就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但面对送到眼前的流量,本着不拿白不拿的心态,他们决定再次把自己包装成乐子人们所期待的样子,试图在这些梗还没有被大众遗忘之前,捞波快钱。

但因为没法再扮丑整狠活,也无法像其他靠B站火起来的网红那样,接商单恰饭养活自己,所以最后留给他们的,也就只剩拍祝福视频,这条较少有人关注到的致富之路。至于这条路能不能真的为他们带来足够养活自己的收入,这一点恐怕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但不论怎么说,属于这些古早网红的狠活时代,如今的确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观众虽然一遍遍在补档视频的评论区留言“狠活是杀不死的”,为狠活时代赋予了一定的浪漫主义气息,但他们真正想找回的,从来不是狠活,而是那个时代自由不受拘束的互联网谈论环境,虎哥和B哥自以为受到了时代和群众的召唤,但在这个没有狠活的时代,他们也只是随时可以被取代的乐子。

所以,狠活最终还是被杀死了。

Q&A
伊東的“答读者疑”

快乐乃生存之本问:

得了电子游戏阳痿怎么办?库里的剧情向游戏都差一点点就推完了却又懒得去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剧透了太多的原因



伊東答:

我见过不少电子游戏阳痿加早泄的患者,排除掉闲暇时间实在太少、每天工作太累,或者游戏难度太高之类的客观原因致病外,这类病患中最常见的,其实还是对那个游戏本身兴趣就不大(或者之前喜欢,过了一段时间口味变了),凭着最开始的兴头一顿猛玩,冷静下来却觉得获得和支出不成正比,最后游戏搁那儿了,心里还难受,毕竟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游戏的本质还是为娱乐消费,而消费之中冲动又占了大头,因为外界环境影响,买了自己不喜欢的游戏是个太常见的事情了(我自己就在周围影响下买过《PUBG》,结果也就最开始打开了几次)。
还有一种其实不算阳痿,但是也比较典型的病例,就是轻度“依存”带来的反效果,因为你确实挺喜欢这款游戏(甚至一度接近通关),而且很顺利地带入了进去,不舍得离开,但是这个理由太感性也太模糊,时间一长,你也搞不清楚自己为啥不把游戏打通了。
说实话,我不太清楚你说的“剧情向游戏”具体指的是哪一种类型,如果是像《死亡搁浅》,或者昨天咱们聊的《Flowers》那种游戏的话,那问题很大可能不出在剧透上,毕竟前者的玩点本身就有点特殊,后者自带的阅读过程本身就需要耗费更多的精力,并且缺少强烈的感官刺激,但如果你指的是《采石场惊魂》那种类型的游戏,那……可能就真的要远离互联网了,毕竟谁也不想在看电影之前就听一遍带剧透的影评吧。



yzf
问:
老头环真的好玩吗(萌新被困在风暴关卡)



伊東


总觉得这个问题和上面电子游戏阳痿话题有一种微妙的关联性,就是游戏好不好玩其实都看个人,外界可以给你大致的信息导向,但是改变不了你在冷静下来之后获得的真实感受,你看之前有个游戏叫《幽灵线:东京》,不知道多少人在骂,但我就是喜欢。
而且说真的,你这“老头环”进度已经不错了,我还在大树守卫前面晃悠呢。

“答读者疑”环节:
从今天开始,你可以在每篇头条文章下面的留言板块里,对作者发出你的疑问——我是说,你可以问任何你想问的,你可以问文章的细节,你可以问个人的喜恶,你可以问对待生活与工作的想法,你可以问社会时事的观点,你甚至可以问他昨天的晚餐菜单。而相应的作者则会在次日头条文章的“答读者疑”环节里,挑选一些问题进行回答——他们会保证真挚、诚恳,且知无不言(隐私除外)。
那么,你想问我们什么问题呢?欢迎在留言板块写下你的疑惑。

文章转发自3DM游戏网,版权归其所有。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任何投资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