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角网络逆势加速买买买,究竟为哪般

  • 竞核
  • 2022年8月08日10时


在大周期下寻找公司自身发展的合理节奏

游戏行业投资并购热潮仿佛停留在了昨天,当时高溢价收购、光速打款,甚至仅凭Demo就能获得巨头青睐。


人来人往,潮涨潮退。进入到2022年,国内游戏收购热潮戛然而止。如今,大家看到的新闻更多是哪家项目组集体毕业,哪家岗位晋升不涨薪等。大家开始更多地思索,如何才能熬过经济下行周期,不至于被踹下牌桌。


眼下端坐在牌桌上,频繁出手的游戏企业实为稀少,鹰角网络便是典型代表之一。今年以来,鹰角网络已完成投资6家公司,涉及游戏研发、发行和产业投资三个方向一向慢热的鹰角似乎也积极主动起来,想要通过投资补强巩固自身的护城河


慢跟快的抉择

目前,鹰角除了在运营的《明日方舟》外,只有《来自星尘》、《明日方舟:终末地》两款游戏在研,不过较慢的进度秉承了鹰角慢工出细活的风格。


俗话说得好,鸡蛋不能只放在一个篮子里,全凭《明日方舟》一款产品保证营收毕竟不是长久之道。但做游戏总需要时间,于是,鹰角也没有选择盯着自家碗里的菜,还伸了伸筷子去“锅里”试了试深浅。


据竞核不完全统计,鹰角累计投资20多家企业,涵盖游戏研发商、音乐公司、动画公司以及投资基金。

如上图所示,鹰角网络直接投资CP包括成都乙钛、星线网络、彼方网络、成都三厘米网络以及上海锅烧捌角网络。在发行侧,鹰角早期已参投老伙计悠星网络。今年7月底,还投资了独立游戏发行商Gamera Games。

说鹰角跟悠星网络是老伙计可不是随口一说。2017年,鹰角网络立项《明日方舟》,它是在海猫(制作人)个人作品《3.0》的基础上做世界观设定。2018年,海猫和黄一峰此前的合作伙伴,悠星网络创始人姚蒙入股鹰角并给与了很大帮助,故在次年《明日方舟》上线爆火后,鹰角投桃报李,和悠星完成了互相持股,且授权悠星作为其日韩地区的海外代理。


所以说,在19年《明日方舟》上线前,鹰角的重心都放在产品打磨上,既没有精力也没有经济实力让他们去考虑对外投资的事。


不过,发迹后的鹰角对于联合机构参与产业投资,倒是显得比较积极,成为了多家机构旗下基金的LP,例如厦门诺惟合悦创业投资合伙企业、上海游扳创业孵化器管理合伙企业、上海原子朋克网络科技合伙企业等。


通过这些基金,鹰角间接投资了《流浪方舟》研发商畅娱时空,《青空之刃》研发商上海闪焰回廊以及《高能手办团》研发商心光流美等一众研发公司


这让鹰角网络保持了对业内新兴团队的关注和布局。从LP企业分布来看,也能够看出鹰角跟吉比特、青瓷、勇仕等一众厦门游戏厂商保持着融洽的关系。

在主营游戏业务外,鹰角这几年也开始以游戏IP为圆心,辐射动画、音乐等领域。尤其从去年开始,对外投资和开设子公司的节奏大幅加快。目前,鹰角衍生品牌和作品早已涵盖音乐、服装、手办、漫画、动画等诸多领域。


不止于游戏,横向拓展不停歇


不同于从网游时代存续至今的老牌游戏厂商,新生代厂商们似乎并不满足将自己定义为单纯的游戏公司,反而热衷于将业务触手扩展到ACGN甚至更广的领域。


鹰角也是如此以投资公司武汉两点十分为例,公司在动画行业,具备过硬的制作能力和较高的行业知名度。公开资料显示,两点十分先后为腾讯《王者荣耀》五周年、网易《阴阳师》《哈利波特:魔法觉醒》、库洛《战双帕弥什》等游戏,制作了CG、PV和短篇动画。


当然公司也曾与鹰角有过合作,为《明日方舟》音律联觉线下演出制作了活动PV。


除了投资外部公司,从《明日方舟》二周年活动【覆潮之下】先导PV动画开始,鹰角就展现出独立生产优质动画的野望。公司于今年H1公开的“重力井动画”工作室,作品题材不局限于3D动画,还探索了像《鲤氏侦探事务所》、《小刻的画图写话》等2D动画短片题材


笔者认为,广泛的选材策略展示了其蓬勃发展的态势。


鹰角网络《小刻的画图写话》

转换视线到“主业”– 音乐方面,鹰角为《明日方舟》内“塞壬唱片-MSR”这一虚拟音乐公司打造了三次元的接入口,并以高频率不断发布高质量单曲由于出色的音乐质量,鹰角网路被粉丝冠以“音角”的别称


玩家们经常调侃为爱发电,不过鹰角的玩家则是用真金白银在投票。2021年线下音乐会“明日方舟 Ambience Synesthesia 音律联觉专场演出”,成功进入当年演唱会票房场次综合榜单前十。


在已经有了塞壬唱片的情况下,鹰角又成立了新品牌“乌柯塔界限”(全资子公司),并有意将其和游戏业务进行区分。“乌柯塔界限”包含了主流或独立、传统或另类、古典或先锋的多种音乐风格,展现出了冲突和融合的奇妙对立,给人一种接受过往,恣意前行的自由精神。


“乌柯塔界限”的音乐企划“CUBES COLLECTIVE 库柏思”

潮流服饰方面,鹰角于2020年推出了独立设计品牌“一拾山”,初期与《明日方舟》联名导流后,同样选择了进行业务区分,强调品牌的独立性和辨识度


如今,它已开始推出“过载突破”等原创设计系列,意图为为年轻群体(不仅仅是二次元群体),提供拥有极强烈的自我表达和个性的服饰,带来独属于他们的潮流风尚。



独特且美丽,慢工出细活

望尽外界繁华后,还是得立足原点,潜心打磨产品。


比起近两年如火如荼的投资动作,鹰角在产品研发方面却似乎有些“难产”。


两款在研游戏中,《来自星尘》自去年9月15日发布了先导概念PV与实机视频后,便再没有新官方消息传出,玩家们似乎也习惯了鹰角的突然失踪,对于后续的进展,除了无奈就只剩下等待。


然而等来的不是后续,而是又一个新坑——《明日方舟:终末地》,还是熟悉的配方,在今年3月发布完PV后,好像又没了下文。

好在主力产品《明日方舟》上线三年多,成绩依旧保持在二游前列。作为鹰角的第一款游戏,《明日方舟》将塔防这个看起来与二次元游戏并不兼容的玩法融合了进去,在以往二次元游戏“重人设、轻玩法”的环境下给出了自己的独特解法。

而也正是因为这款产品,玩家们才有足够的耐心和信心去等待鹰角细细创新与打磨玩法,从而给越来越卷的二次元游戏市场带来一些新风貌。

鹰角自身也非常明白二次元游戏市场强烈的马太效应,在保证自身美术、故事水平的同时,力图在游戏玩法上有所突破,也有所差异。

像《来自星尘》就是一款回合制买断游戏,这在大步迈向F2P的二次元手游中可谓是“逆流而上”。不过从鹰角近期投资Gamera Games来看,或许他们对买断制游戏依然保有着自己的一份热爱与期待。

至于十分火爆的二次元开放世界赛道,鹰角其实是国内老牌二次元厂商中第二个有动作的。只是,鹰角的二次元开放世界并未和《原神》、《幻塔》以及《鸣潮》一般把重心放在ARPG上。反倒是延续了《明日方舟》的风格,继续挖掘游戏的策略性。

可能比起挑战全球范围内最热门的手游,鹰角认为另辟蹊径,走一条属于自己的路更符合鹰角当下的规模与战略,这也是鹰角结合了自身优势及开发经验后选择的结果。

就像海猫自己所说:“游戏注定是一条充满坎坷的道路,没有坑是不可能的。但这条路又是一条四通八达的路,充满了各种可能性。”

鹰角的产品规划也处处透露着独特鲜明的“小而美”理念。

结语:


纵观鹰角网络布局业务,从游戏,到影音,再到服饰,看似风马牛不相及,但他们的风格和气质却都有强烈的鹰角Style。在笔者看来,鹰角不止是一家游戏公司,它想要打造的是一种现象,一种潮流,一种心中梦想国在真实世界的具现。

无论何种形式的介质,都只是具现这个虚拟世界的工具和手段。基于《明日方舟》,这代年轻人对于这个虚拟世界的风格审美和故事情感有了广泛的认知和共情。

鹰角则试图将这种认知和共情,变成这代年轻人的精神家园和文化符号。从某种意义上说,鹰角可能更符合虚拟世界的精神内核。





稿
luoxuanwan111










文章转发自竞核,版权归其所有。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任何投资暗示。